7月16日,美俄两国领导人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会晤。这是两国总统首次举行正式会晤。克里姆林宫表示,普京与特朗普计划就双边关系发展前景及迫切的国际问题进行讨论。
美国驻俄罗斯大使乔恩•亨茨曼(Jon Huntsman)表示,这不是真正的峰会,只是一次会议。亨茨曼预计,此次会面议程包括:俄罗斯在2016美国大选中的“恶意活动” 、英国脱欧公投,以及从国际军备控制努力到伊朗在叙利亚的存在等广泛议题。
特朗普7月15日预测,无论结果如何,他都会因与普京的会面而受到批评。
纵观特朗普对俄罗斯的态度,总是让人感觉难以捉摸,他表示期待与普京的会晤,还希望有朝一日能和普京交上朋友。同时,特朗普又表示,他将会要求普京解释黑客事件、同意修改俄罗斯宪法与美国达成引渡协议——这基本是不可能的事。
这些矛盾的来源,可能有一种能自圆其说的解释:特朗普把普京当做“男子汉气概”的竞争对手。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提名的国务卿人选麦克·蓬佩奥(Mike Pompeo)在他的任命确认听证会上说,美国对俄罗斯的“软弱政策现在结束了”。他说的“现在”指的是什么时候?这一点耐人寻味。
美国有一种错误的说法,认为特朗普对俄罗斯的强硬立场是最近才形成的。只消梳理一下特朗普政府这些年对普京治下的俄罗斯的敌对态度,这个说法应该能不攻自破。
阴晴不定
从特朗普起用“鹰派”人物算起,如任命尼克·海利(Nikki Haley)担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蓬佩奥担任中情局局长;2017年4月,美国首次导弹袭击普京盟友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的军事设施;同年8月底,突然关闭俄罗斯驻美国三处外交设施(俄罗斯用“公然为敌”几个字予以了准确描述);2017年12月,决定向乌克兰运送致命武器;2018年2月,对叙利亚的一帮俄罗斯雇佣兵发起反击,造成多人死亡。新闻网站“拦截者”(The Intercept)4月11日刊登的一篇专栏也历数了特朗普政府的种种反俄行动(与这里的稍有出入),但该专栏作者和我一样,一直不认同“特朗普是普京傀儡”的说法。

蓬佩奥担任中情局局长
特朗普可以在推文里对普京和俄罗斯阴晴不定,他曾先用“好的、新的和‘聪明的’导弹”威胁俄罗斯,后又说美俄关系“没理由”这么差。美国人应该习惯了特朗普的大嘴巴。和很多积习难改的社交网络用户一样,他是用语言传达情绪,而不是表达准确的意思。
前面那条导弹推文其实是在说“我很生气” ,而后面那条看似讲和的,流露出的则是“我很受挫”。实际上,真正重要的是看特朗普如何行动,或如何交易。就这一点而言,他从一开始就不是亲俄总统。那些认为克里姆林宫利用特朗普又口说无凭的人似乎也这么想。
近来的一些做法只是先前行动的延续,譬如在一名前俄罗斯双面间谍在英国被毒害后,美国发起了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驱逐俄罗斯外交官行动;史上最严厉的针对俄罗斯亿万富豪、铝业大亨奥列格·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的制裁;任命多名反俄官员,如将蓬佩奥调任到美国国务院,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升任国家安全顾问。做法可谓变本加厉,但政策上并无变化。
俄罗斯铝业大亨奥列格·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

蓬佩奥指的是奥巴马对俄罗斯实行了“多年的软弱政策”。的确,奥巴马对特朗普采取的所有敌对行动都表现出了明显的排斥,唯一的例外是对鹰派人物的任命(那些任命最后只是让被任命者深受挫败罢了)。蓬佩奥说的“现在”指的是从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
常有人把特朗普总统的反俄思想描述为是受共和党的影响,或听取了政府里“成熟男人”的建议。但是,正如彭博的蒂姆·奥布莱恩(Tim O'Brien)所写,特朗普很少征求建议,若是别人主动献计献策,他也很少听取;美国现在的对俄政策不是外部强加给他的。
特朗普想要的是大张旗鼓的胜利。然而,他并不是一个韬光养晦的人。他要求别人拱手交出胜利,因为他觉得胜利本就属于自己,属于掌握终极权力的他。自从普京说特朗普“有趣”“有才”被错译为“杰出”后,特朗普似乎就期待看到一个更加顺从的普京。“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开局不错,”身为总统候选人的特朗普在2016年评论道,“他说‘特朗普是个天才’,对吧?”
不过,普京可没给他献上任何见面礼,也没让他尝过胜利的滋味。如果一定要说他对特朗普的胜利有任何兴趣,那也是对其“胜利”会给美国政坛造成破坏的兴趣。同样,普京也总是以大权在握的身份前来谈判,哪怕这种身份遮掩了真正的弱点。
硬汉对抗
对特朗普来说,商业和政治是比拼男子气概的游戏。难怪他在大选期间总是明显摆出一副神气十足的样子,给竞选对手起带有侮辱性的绰号,并对他们的男子气概品头论足,借此树立自己的硬汉形象。他对朝鲜金正恩(Kim Jong Un)是如此,现在对普京依然来这套。他7月11日发表推文说:“俄罗斯需要美国帮他们发展经济,这件事太容易办了。”这是有意为之的措辞,就是要让俄罗斯不爽。

特朗普的男子气概情结与对俄罗斯持负面态度的共和党传统鹰派一拍即合。他并不是不情不愿地被共和党牵着鼻子走,也不是迫于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的通俄门调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任何勾结迹象)才对俄罗斯采取如此强有力的行动。他知道自己不能通过轰炸叙利亚或驱逐俄罗斯外交官而让穆勒走人。特朗普是想证明,他才是那个大块头的金刚,吼一吼就能让地面抖三抖的老大。
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

硬汉对抗的基本思路是,除非一方退缩,否则就升级为格斗。然而,普京有一种天分,对于他无法大获全胜的对抗,他会使用拖延战术。他将利用美国的敌对行动,一方面不想被视为跛脚鸭总统(依据宪法规定,这是他最后一个总统任期),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进一步实现他长期以来的梦想——让外流资本返回俄罗斯。普京的优势在于,2020年若特朗普不连任,那他当总统的时间自然长过特朗普。
自从苏联解体以来,美国和俄罗斯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为它们的敌对活动划定界限。随着这场男子气概比拼的日益发酵,美俄必定会一次又一次交手。至于华盛顿和莫斯科的战情室里到底是否有“成熟男子”,一个重大考验是,美国针对阿萨德的任何行动或联合行动是否与俄罗斯进行了军事协调,就像2017年发动导弹袭击那样。希望如此。
(本文内容不代表彭博编辑委员会、彭博有限合伙企业、《商业周刊/中文版》及其所有者的观点。)
撰文:彭博新闻社 编辑:杨贵、赵露露
◆ ◆ ◆  ◆ ◆ 
点击你感兴趣的关键词
立即获得关于TA的更多信息!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