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1
《我不是药神》难得的是规矩。

没有那么庞大的企图心,规规矩矩地回到电影最基本的三元素里,做好故事、人物和情感。
《我不是药神》根据药侠陆勇的经历改编,在民间,陆勇有“抗癌药代购第一人”之称,他流传最广的一句话是“不索赔还会帮人买药”。寥寥几个字,已经刀光剑影、两世为人。
现实中,陆勇免于起诉,并没有像影片中徐峥饰演的程勇那样,坐了三年牢,当然也没有出现影片最后那场催人泪下的送别。
“抗癌药代购第一人”陆勇
在故事上,《我不是药神》并没有对这个世界做出任何解释的企图,从影片风格上讲,前半部的笑点仍然可以归纳到类型片套路上来,后半段的泪点也可以看出叙事上已经约定俗成的思路,它甚至没有替观众去分辨一部电影应该得出的是非。
它规规矩矩地呈现了这个世界、这个当下的复杂性。
药价问题不是利益集团的利欲熏心或者有关部门的不作为,就能解释得了的。各个流通环节,分担药物研发的天价,这不是罪恶。虽然各个环节要承担的那个数字,怎么看怎么凶残。
印度的低价药,对全世界癌症患者都是一个天大的福音,但这个良心是在政府默许情况下,建立在对知识产权公然侵犯的前提下。
罪恶的合理性、救赎的天然不正义,具体作用在比细胞分裂还复杂的生活里,就是医药代表令人厌恶的义愤填膺,有关部门为虎作伥一样的抓捕,癌症病人卑微而坚韧的求生欲望,程勇在法律和道义之间黑白难辨的游走,是局长必须将假药贩子绳之以法的命令,是影片最后警察告诉同事“开慢一点”的叮嘱。
电影里有善恶黑白,生活里没有。在既翻江倒海又波澜不兴的生活里,笑与泪的常态,是尴尬。
《我不是药神》拍出了这种无处安放又必须安放的尴尬。
Part
2
一部电影及不及格,主要看人物塑造能力。
《我不是药神》里每一个人物都鲜活。这种鲜活倚靠两点完成,一是细节的定量,一是渐变的变量。
徐峥卖印度神油时半瘫在椅子里,卖格列宁时坐姿写满了嚣张,做服装厂时和客户点头哈腰,坐在警车里看到街边送行的人群时,是婴儿在母体内蜷缩的姿势。
徐峥剧照
他在影片开始扑过去要打前妻,那时还是一个不成器的混蛋,周一围饰演的小舅子要揍他。

影片最后,因为黄毛的死,他扑向周一围饰演的警察,“他只是想活着,这有错吗”,这时他已经从一个混蛋成为药侠。
王传君饰演的吕受益第一次见徐峥的时候戴三层口罩,他和徐峥说起孩子时脸上幸福的样子,揭开了他戴三层口罩的原因。
王传君剧照
最后,他笑着对徐峥说,“你们出去吧,我要清创了”,然后嘴里咬住一块毛巾,徐峥在走廊里听见他杀猪一样嚎叫,这是他自杀的原因。
病痛,在吕受益几个动作间,露出了无法用语言描述的魔鬼的样子。
谭卓饰演的刘思慧,穿上性感内衣,想用身体报答程勇时,是那种诚惶诚恐的卑微、偶尔泛起的屈辱、别无选择的决然。在贫困和疾病的万丈深渊前,作为母亲,她选择踏出脚步。
留着黄毛的黄毛和最后剃了黄毛的黄毛,他的义气和那张车票一样,在一个谁都不知道该如何选择的时代里,更像是一张废纸,一个隐喻,永远也到达不了已经标注好了的终点。
就连周一围饰演的曹斌,也在变化。作为小舅子,他看不起徐峥,要揍他,后来他约姐夫一起喝点酒。他痛恨假药贩子,时刻想将他们缉拿归案,了解了大概后,他和局长说,“我不干了”,因为下不去手。
周一围剧照
这是一部特别中国、特别当下的电影。
它特别珍贵的一点是,说的是痛苦,但面带着微笑。说的是丑恶,但用的是善良的方式。
贩药小团队一共四个人,黄毛代表义气,吕受益代表家庭,刘思慧是善良,刘牧师是信仰,这四种东西都是之前程勇缺失的,也是后来程勇找回了的。
这四种东西也是当下的中国缺失的,好在,有人开始寻找了。用电影,或者别的方式。
Part
3
《我不是药神》很容易行差踏错,滑向控诉或煽情。但影片拍摄得非常克制。
情感都有迹可循,也都点到即止。
程勇开始不同意孩子出国,后来主动送孩子出国。选择卖药,不再卖药,再继续卖药。
吕受益从怕死,到自杀。
黄毛从离家到决定回家。
癌症患者都戴口罩,因为怕感染,最后目送程勇的囚车,纷纷摘掉口罩。
影片的题眼都是出场很短的配角说出的,“世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谁家没个病人”,而不是主角。
这就是中国式的表达。胸有激雷而面若平湖,顾左右而言他。
无论发生了什么,生活还得继续下去。
药价是困扰着全世界的问题,但在共同问题的具体呈现方式上,因为国情和文化传统的不同而截然不同。
《药神》经常被拿来与《达拉斯买家俱乐部》比对,但《俱乐部》针对的是美国药物实验反人类一样繁琐的流程,他制作假药是在和时间赛跑。
《达拉斯买家俱乐部》讲述了罗恩·伍德鲁夫被诊断出感染上艾滋病毒之后,与病魔和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斗争的故事
而《药神》需要面对的情况,远比《俱乐部》更复杂,它几乎没有一个明确的针对者,它的阻碍来自于每一层、每一面、每一个。
只要能买到药,只要能活下去,都可以忍,都可以不争辩。
Part
4
影片中癌症患者都戴着口罩,而那些不戴口罩的人,也不一定没有病。影片最后,黄毛、程勇都治好了自己的病,但显然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病了。
影片中的药物名字叫格列宁,白血病专用药,四万块钱一瓶。但并不是所有的疾病都有针对性药物可以治疗,影片中很多病人,就是有再多的钱也买不到药,他们病入膏肓、已经无药可治了。
来源:阿郎看电影(ID:alangkandianying)  编辑:于欣宜
◆ ◆ ◆  ◆ ◆ 
点击你感兴趣的关键词
立即获得关于TA的更多信息!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