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少留言:也许,下半年,各种地方债会以各种形式爆发
我们是京州市城投公司,我们为京州市城镇化进程立下了汗马功劳,路是我们修的,桥是我们建的,京州市的角角落落都有我们城投的身影。
我们的股东是京州市国资委,市政府成立我们的目的就是为了加快基础设施建设,然后给我们很多很多项目,然后让我们在限定的时间内建好。
所以我们就听金融机构的建议,包装财务报表,把储备土地、道路、绿化、办公楼等资产装到财务报表里,经过有证券期货从业资质的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瞬间变得有血有肉,从丑小鸭直接变成美天鹅,于是乎,各种资金纷至沓来,门槛都被踏破了,融资部的人接待压力很大,但是来的人每个人都说是谁谁介绍的,又不能得罪。
几年间,大兴土木,各个工地连天加夜干,京州市政府交代的项目陆陆续续完工了,京州也变得更加宜居,更加现代化,更加美丽,作为京州城投人,我们感到非常自豪,可是我们京州城投的负债却增加到了300多亿,平均借款利息在8%,光利息一年就要还20多亿,平均每个月2亿多利息。
屋漏偏逢连夜雨,光景好的时候已经过去。
中央看到,不光是京州市债务增长很快,债务余额较大,全国其他城市也一样,甚至很多城市比京州市还猛,跟同样的财政收入,1000亿的负债都有。疯狂举债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危机,于是乎,中央开始下决心整治地方举债的乱象,控制地方债务过快增长,禁止城投公司替地方政府融资,切断城投公司和地方政府的关联。
一下子,各种融资手段基本都废了,外面的钱进不来了,18年以来,只融了3个亿,而且还是专款专用的国开行棚改贷款。
18年以来,我们京州城投偿还了20多亿的到期债务,账上还剩不到10亿,下半年即将到期的各类借款还有20多亿,如果没有资金到位,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实在扛不住那只能向市政府坦白,请求市政府的帮助,其实我们也知道市政府财力也有限,能不能有这个能力帮助我们,实在是个大大的问号。
17年下半年以前,我们京州城投跟政府的关系绝对是热恋状态,但是17年下半年以后,感觉政府逐渐冷落了我们城投,感觉被打入冷宫,每天都很失落。我们京州城投做17年审计报告的时候,政府不愿意跟我们签署委托代建协议,害的会计师事务所找了几个会议纪要,以会议纪要的内容来确认收入,否则17年我们的审计报告收入就是鸭蛋了。
政府也不再跟我们签署政府购买服务协议了,所有的项目,基本都处于停工状态,已经没有钱继续建了。
政府原来委托我们建的项目,该付的钱基本都没给,都是挂在应收账款科目,为了融资,信托公司想让政府确权,政府却死活不给确权,说这是违规。
租赁也干不动了,因为我们京州城投收入主要是代建和土地整理,没有经营性收入,财政部23号文后,各家租赁公司为了合规基本都不做纯平台。
发债没有被限制,但是我们京州城投只有AA评级,目前市场也不太认可,拿了一个企业债的批文,卖了好久,只有一点点量,都打算去发改委申请延期了。
融资难原本只是中小企业的病痛,现在城投也沦落成困难户了。所以我们京州城投董事长总经理副总经理融资部财务部纷纷使劲浑身解数,频繁出差,拜访各家金融机构,到处找钱。原来1亿以内的根本看不上眼,现在3000万也要,有总比没有好。
但是,如果一直这么下去,我们京州城投总有倒下去的那一天,我的判断就在19年元旦前,融资的速度已经远远赶不上还钱的速度,听说隔壁市公务员工资都发不起了。
所以,我们恳求政府,请不要把我们京州城投抛弃。
恳求政府,回想一下我们京州城投为京州市做出的巨大贡献,看在这个份上,恳求政府给予我们更多的支持,政策上适当放放水,来度过有史以来京州城投最艰难的时刻。
来源:债市研究
本文内容及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版权说明如涉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谢谢!
四大少读者交流群开放中,入群规定动作:
1,将本文转发到朋友圈并截图;
2,加微信 wk2848780872 并出示截图.
3,付200元可进收费读者群,每周六一个主题分享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