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卑诗省府推出了一项提案,拟将车祸受轻伤人士的赔款上限定为5500元,以填补卑诗车险公司ICBC财务亏损的窟窿。由于牵涉面广,该提案一出台便引起广泛的争议,一家致力于交通伤残人士权益保护的机构已经在网上发起了签名请愿活动,号召大家来抵制这项不公平的提案。今天,今日加拿大请来了温哥华著名的专业受伤索赔大律师沙恩(Dairn Shane),看看专家怎样说?
最近,卑诗省府推出了一项提案,拟将车祸受轻伤人士的赔款上限定为5500元,以填补卑诗车险公司ICBC财务亏损的窟窿。提案称,2016财政年度数据显示比起灾难性重大损伤,轻微受伤发生次数更多,赔偿额自2000年起增加了265%,个案的平均赔偿额为1.65万元。因此,卑诗省也将效仿阿尔伯塔省等将车祸轻伤的赔偿额最高上限设定为5500元,希望以此来扭转ICBC亏损的局面。如果该提案通过,那么最早将会在2019年4月起实施。
轻伤最高赔偿提案由于牵涉面广,一出台便引起广泛的争议,卑诗一家致力于交通伤残人士权益保护的机构Rights Over Arbitrary Decisions (简称ROAD)已经在网上发起了签名请愿活动,号召大家来抵制这项不公平的提案。(详情见https://roadbc.ca/)
那么,究竟这项提案是否可行,如果真的实施起来会有哪些问题,对受伤人士有什么样的不利因素,提案是否能解决ICBC的亏损问题……,温哥华著名大律师有话要说!
记者日前带着这些问题有机会采访到了大温专门从事交通赔偿案件的Preszler Law Firm LLP律师行律师沙恩(Dairn Shane)。他有多年的从业经验,此前曾受理过一起中国新移民车祸索赔案。2011年,一位抵达温哥华才5个月的男子不幸遭遇车祸导致脑震荡及精神受损,沙恩律师代理了此案,案子已于2017年7月21日在卑诗最高法院裁决,陪审团裁定ICBC须向该男子支付180万元,其后法官将裁定赔偿额调低为约130万元。
遭遇车祸是否轻伤,谁说了算?
按照新提案,伤势严重程度由医生决定。除了由医生决定伤势严重程度外,ICBC对“轻微受伤”也有一套自己的标准。按照其指引,轻微受伤定义为轻度扭伤(mild whiplash)、疼痛(aches)、关节扭伤(sprains)、割伤(cuts)、淤青(bruises)及精神焦虑(anxiety)等。如果伤势持续12个月以上,并严重影响日常生活、工作或学习,则可归为“严重受伤”可不受索赔上限的限制另行立案。此外,在协调事故时,ICBC还会采用民事协调系统,统一仲裁,以减少庭外法务开销。
对此,沙恩律师的看法是,首先,虽然ICBC公布的索赔上限为5500元,但这不等于伤者自动获得5500元的赔偿金,这只是赔偿的上限。如果要获得全数赔偿额度, 伤者需要在卑诗民事决议审裁处申诉有关案件。在这种情况下,一般都不会获得法律代表的帮助。卑诗民事决议审裁处的守则是鼓励申诉者以个人身份进行申诉。实际的情况就是申诉人需要为自己争取赔偿并提出有关证据。
假设受伤者的伤情超过12个月并有持续甚至是永久性的影响,按照新规定,当事人也需要提出申请进行民事决议审裁,自行安排提交有关的证据给民事决议审裁处,并需要证明受伤对个人生活造成的“重大”的影响。但何谓“重大”的影响,目前还没有任何的细则说明。 
自费取证,对当事人相当不利!
沙恩律师指出,在这一过程中,对当事人至少有两方面的不利,首先是要自费去获取医生的证明,而且对一些医生无法提供证明的伤情,诸如软组织受伤,永久痛症或头痛等如何取证,这是个难题。按照以往的诉讼,当事人的个人陈述或相关证人的证词都会被法庭作为考量的依据,但在民事决议审裁处这些都是无效的。
其次,根据目前民事决议审裁处的规则, 申请人将不会得到律师的协助。一般要拿取专业医疗报告的平均费用要几千元。在司法程序下,律师行一般都会为他们代表的申诉者先垫付有关费用。 假设民事决议审裁处的规则不变,当事人不能委托律师,他们将需要自费承担有关费用。如果申诉被拒,当事人案件继续被视为轻伤类别,受到赔偿上限的限制,这对其财务状况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沙恩律师称,ICBC此次下调索赔上限后,在加拿大并非个例,加拿大全国只有另外2个省份的索赔上限比这个数字还低。一个是阿尔伯塔省的索赔上限为5020加元,另一个是萨省为5000加元。新不伦瑞克省、新斯科舍省、纽芬兰省和爱德华王子岛都比ICBC的上限高,而魁省和曼省则对非过错方提供全额保险赔偿,与卑诗省此前的处理方法相同。
ICBC要扭亏,四大漏洞必须堵!
按照提案的说法,省府之所以要推出这项提案,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填补ICBC巨额的亏空。1月末,负责ICBC事务的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召开记者会,公布ICBC最新的财政状况指出,ICBC本财政年度的亏损数字惊人,预料将高达13亿元,日均亏损350万元,创历史记录。
沙恩律师指出,ICBC长期亏损已经是积重难返,而令人不解的是政府在解决这个问题时却“柿子捡软的捏”,拿弱势群体开刀。就车祸的受害者来说,被撞伤已经非常痛苦了,却还不得不面临自己去举证,自己去申辩,可能还得不到合理赔偿的困境。
沙恩律师指出,实际上,ICBC在运作中至少有四大漏洞需要堵住,但政府一直不作为,视而不见。
漏洞之一,对受伤索赔的双重赔偿。
沙恩律师指出,如果有人发生了车祸,同时他或她也购买了附加医疗意外福利保险,通常这些保险会报销当事人一定的医疗费用或给予一定的伤残福利。同时,如果在对方付全责的情况下,工行也会赔偿当事人一笔赔偿金。问题来了,惯常的做法是,工行还会归还这些保险公司他们支付的部分。沙恩律师指出,这种情况应该停止,工商银行不该在支付系统里再对保险公司进行付款。
漏洞之二,豪车与普通车的保费看齐,但豪车的维修费用是普通车的数倍,甚至数十,数百倍。
沙恩律师称,温哥华是一个豪车非常多的地方,超级跑车如法拉利,兰博基尼,保时捷等遍地都是,价格几十万到几百万加币不等,它们的保费与普通车差距不大,但维修陈本高企,这是推高ICBC成本的一大原因。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ICBC的维修成本将会居高不下。
漏洞之三,对超速驾驶罚款太少,无法起到警示作用。
在温哥华,超跑豪车飙车被罚的新闻经常可见,但几百块的罚金对几十万乃至几百万的豪车来说简直不足挂齿,起不到任何震慑的作用,导致这样的事件层出不穷。
漏洞之四,省政府无节制地从ICBC提取资金来充实其财务报表,而没有将ICBC的保费用在该投资的地方。
ICBC作为省府所属企业,多年来一直是政府的“提款机”。尤其到平衡预算的时候,ICBC的资金总会被挪用到政府的财务中,让决算变得好看,不让赤字那么大,那么丑,这样执政党也能维持统治局面。
据《温哥华太阳报》2014年2月19日报道,自由党政府计划在2015-2017三年中从ICBC和卑诗水电(BC Hydro)提取17亿加元的收入,来帮助自由党政府平衡其财政账本。正是由于省府对ICBC和卑诗水电这些国企的无节制的榨取,才导致百姓的车险和电费年年增长,最终由消费者买单。
沙恩律师说,好在新上台的新民党已经表示不再挪用ICBC资金了,这是个进步,希望他们能兑现承诺。
引入私人保险公司并非良策!
记者问到,既然ICBC作为国企亏损这么严重,为何不引入私人保险公司进入车险市场?
沙恩律师指出,这个不大可行,私人保险公司在理赔方面更加困难,安省就引入了私人保险公司,不仅保费没有降下来,服务质量还下降了。其实,对于ICBC来讲,不改革是不行的,但必须对症下药,目前提出的这个限制轻伤的赔偿额无疑是用错了药方。
沙恩律师称,政府的着眼点应该在防范交通事故上面,比如鼓励司机安装车载摄像头等安全设施,对给予安装者一定程度的保费减免,这样既减少交通事故,也增加举证的容易程度,司机也得到降保费的实惠,类似这种一举多得的措施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途径。
索偿案逾两千,这个律师不简单
在安省出生和成长的沙恩律师,曾在麦克马斯特大学获取心理学学位,后移居卑诗省并在UBC获得法学学位。他于1994年开始法律实践,涉足民法、家庭法和刑法等领域。从2000年起专事交通理赔案件,在该领域耕耘了18年,经手的案件超过2000件。
迄今,沙恩律师职业生涯的巅峰是在2017年6月赢得了加拿大最高法院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胜诉,让心理受伤的人士更容易得到公平的伤害赔偿。该裁决消除了加拿大法律中的一些误导偏见,使得法律对心理伤害者更公平一些。 仅一个多月后,沙恩再次利用加拿大最高法院的裁决,为心理受伤的一名客户获得180万元赔偿的陪审团裁决
沙恩律师最有价值的资产是他脚踏实地的处理方式,他的随和亲近,他对受伤者的同情心,以及善于深入浅出地解释法律程序的能力都是令人敬佩的。与此同时,丰富的从业经验使他有能力处理最合法和最复杂的索赔,并通过和解或判决为其客户实现公平的赔偿。
沙恩律师也坦言说,尽管为客户打官司会承担一定的风险,但他表示一旦决定接受客户委托就会全力以赴,为客户而战。
更多文章推荐
目前100000+人已关注加入我们

版权声明:若该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
电邮:canadanewstoday01@gmail.com
小编微信ID:CanadaTodayMedia
今日加拿大严谨负责的新媒体
微信号:今日加拿大
英文ID:CanadaNewsToday

(长按上面二维码可加入关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