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特利尔的夜晚很长。每当天色暗下来,这座城市便会醒过来。

这里是北美的性都,所有的美国男人都能向往开着车来到这里嫖娼。“每年一到旅游的旺季,蒙特利尔就会变成一座巨大的妓院。在这里点一个女孩就像叫一个披萨饼一样容易。
打一个电话,可以要求姑娘的种族、头发的颜色、身高、胸部大小,半个小时候,就会能到,VIP还能赊账

这里在五大湖的最东边,紧邻着美国,属于加拿大——一个冰毒海洛因都能合法的国家。 在加拿大卖淫合法却嫖娼不合法,简单地说就是抓嫖客不抓妓女,虽然美名其曰妓女才是受害者要去保护,却是苦了自己国家的嫖客。
隔壁就是美国,整个国家都是性欲旺盛的男人。他们想在自己的国家买春满却大街都是钓鱼执法的女警。不想被抓只能去乡村妓院。外国人买春,正好钻了加拿大法律空子。

当地的标志,一个红色的唇印
从波士顿坐灰狗大巴去蒙特利尔只要六个小时40美元,连上100美元的嫖资,带上两百美元就可以得到一个性感的周末。甚至一家在线旅游网站专门为此推出了套餐,还配上广告语:“在蒙特利尔,你可以找到一切想要找到的艳遇”。对于美利坚的青年来说,这里是个暧昧的地方,是通往成熟道路里面一个重要的部分。“在我年少而且无知的时候,我经常去加拿大,我一直记得那里古巴雪茄和便宜的姑娘,我想我在那里完成了成长,感谢加拿大!”

据说妓女帮助一个男人成长最好的方法,就是让他知道,一个成熟男人的标志就是不再劝妓女从良。
除了满脑子都是性欲的美国屌丝。

来这里寻欢作乐的女人知道,Le 281是北美最好的男脱衣舞俱乐部,要想有个位置得中午就过去排队。那里不允许男性进入,舞者都是最棒的,简直像是女性的天堂。

名震北美的男脱衣舞俱乐部Le 281,排队的大多是体面的女性,隔壁就是一家教堂。

有趣的是这些排队的女人都很年轻漂亮,上了年纪的也气质不凡,穿着体面的衣服。
她们存粹是来找乐子的,只是一种享受,甚至排队的时候都看不到那么多的欲望。
不像是不远处两眼放光的男人,处处体现着廉价的气质。

性服务场所的地图,全市一共有四百多家按摩院。我不知道有没有我住的安慧北里多。
脱衣舞俱乐部和按摩院院都在最繁华的商业区和旅游景点。哪里人多它们就开在哪里,比方说大学和教堂旁边都是重灾区。

夸张的霓虹灯招牌的底下,隐藏着一个狭小灰暗到稍不注意就会错过的门。门口健壮的白人保安大哥憨态可掬,穿着笔挺的制服,从来没有其它地方夜店门卫的蛮横。总是热情地冲路过的人群招手,一边大声喊着:“Come in!Come in!”
不需要入场费,最多给那个热情招呼自己的保安大哥一美元的小费就够了。
法律上不允许妓女上街拉客,说是这样会妨碍交通。

用管小贩的方法连卖煎饼的都赶不走,夜晚仍然是流莺的天下。
如果在大街上面听到一句慵懒而且性感的:“Do you have cigarette?”(你有烟么?)这是加拿大站街女标准的开场白。

记得多看两眼,蒙特利尔的美女很多。就算是这里寒冷的冬天,也穿着黑丝高跟小短裙。总是喷着劣质而且浓郁的香水。
拒绝也没有关系,蒙特利尔妓女的态度很好,不管交易有没有达成,都会挂着灿烂的笑容跟你说再见。
妓女经常抱怨因为新嫖娼法,本地的熟客都不敢消费了。只能想方设法地拉外国人的生意。

尴尬的是,对于本地人来说,买春早就成了生活一部分,这些针对本地嫖客的法律,太不人道。所以本地人也开始乐忠于“旅游”。
蒙特利尔的冬天实在是太冷。一旦入冬,他们急不可耐地订上飞往古巴的机票。
那里有加勒比海的阳光沙滩。对于豪放的加拿大人来说,带着草帽穿着夏威夷T恤,要比在老家受冻舒服地多。更何况,在这里享受艳遇的时候,不用提心吊胆的。

外国友人不怕抓嫖的,这种权利人人都有权去享受。
加勒比地区的“沙滩男孩”对于豪放的魁北克妇女来说,是一个令人神往的旅游项目。有一个叫做“加拿大书记综合症”的词专门形容他们去外国买春的状态。
他们回到蒙特利尔,这里又变回那座疯狂的城市。

经常会有姑娘脱光了上身,探出汽车天窗,从圣.凯瑟琳大街飞驰而过。
曾经本地的报纸报道了这样一个事情:一对青年男女坐上一辆出租车,女孩坐在前面,提议要为司机口交。司机顿时蒙蔽了,连声拒绝,坐在后排的男孩随即一把枪顶在司机脑门上,“放轻松,随便一点,就当享受了。”司机大哥感觉非常爽,于是两人一走就报了警。说到底加拿大还是一个开明的国家,蒙特利尔也是个令人安逸的城市。不少拉美难民都选择住在这里。在蒙特利尔拉美难民每个月能够拿到800加元的政府救济款。
他们吃饭从来不花钱,饿了跑到Clark街上的福利机构去混顿饭,里面的三明治比subway的要好。冷了可以直接问社工阿姨要衣服。“不要有羞愧感,不白吃白拿哪里有钱买啤酒呢?”还有一份有前途的收入是去地铁开门,冬天蒙特利尔地铁站大门总要关的很紧。别人出入站的时候把大门打开,然后伸一个杯子过去,就能挣到钱,一天下来最少也能挣两三百。
桑塔斯是个古巴来的性工作者。当年坐快艇从古巴偷渡去美国的时候,她一直以为那里是自己的梦想之地。

对于性工作者来说,美国从来就不是实现美国梦的地方,加拿大才是。于是桑塔斯穿越半个北美大陆,最终来到了蒙特利尔。”这儿是我的梦想之地。
“桑塔斯说这句话的手舞足蹈,紧跟着她吐了一口烟。”虽然本地人都去我老家了。
延伸阅读(可点击以下蓝字)
关于我们
汉加风平台聚焦于加国政治、财经资讯、社区动态、草根创业。致力揭示事件背后的深度、温度;传递正义、担当;体现社会责任。旗下品牌栏目:《加拿大骗子曝光台》揭露各类大小骗子、骗术;《汉加风系列》为时事评论;《闲闲聊时事》为一周新闻综述;《加国职场》关注留学生就业;《汉加财经》为北美和中国每日财经简讯及《温哥华创业故事》系列、《加国养老》专题。
新闻线索:[email protected]l.com
继续阅读
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