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老公出差,我带着五岁的女儿一起去给家长们上亲子教育课。女儿去年曾经有过无数次跟我一起上课的经历,我自信她能像以往那样乖乖地坐在旁边画画,不会对我的上课造成干扰。
刚开始女儿很合作,我与家长们一聊火热,忘了在开场先对女儿作一番介绍与感恩。当她看到我们大声说说笑笑时,她忽然冲我大发脾气,以哭闹阻止我的讲课。我使出浑身解数都无法让她安静下来,她一直大喊很无聊,大哭大叫。
因为是中午,我知道她有困倦,没有对她作任何批评,但亲子课我收了家长们的费用,课堂的混乱局面让我感到无形的压力,且“教育专家”这顶帽子更让我为自己的手足无措感到惶恐。
无奈最后使出绝招,让女儿看我手机中的各种她喜爱的花草视频,让她安静了下来,我得以断断续续把课讲完。
下课以后,女儿忽然如释重负,开始蹦蹦跳跳十分高兴。我把她带到户外的草坪,陪她欢快玩耍,没有提课堂上的事。
过了大半小时,我们都玩累了坐在石板上,她靠在我身上喝水,我问她:“你今天是不是觉得妈妈不理你有点生气?”
她说:“我没有东西玩。”
我说:“对不起!我忘了给你带玩具了,我以为你喜欢画画。”
“今天我不想画画,光画画很无聊。”她说。
“下周日爸爸仍然不在家,我还是需要来上课。如果你觉得无聊,要不下周日我请一个babysitter 在家陪你?我上完课就回去。”我说。
“我不要babysitter。”她抗议道。
“那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你也开心,妈妈也能好好上课呢?”我问。
“带一些我喜欢的玩具吧。”女儿说。
“那要不我给你带一束你喜欢的花,再带一些乐高,还带一些你爱吃的饼干?”我问。
“好啊好啊!”女儿两眼放光。
“那样你能做到不再打扰妈妈上课吗?我意思是,你坐在一边玩这些玩具,不跟妈妈说话也不哭闹?”我问。
“可以。”她说。
“那如果你还是觉得无聊该怎么办?”我问。
“不会无聊了!I promise!”女儿肯定地说。
我拥她入怀,说:“谢谢你!妈妈爱你!”轻轻地亲吻她的额头。
她搂着我闭上了眼睛,嘴里挂着微笑。
2
我感激孩子对我发脾气,她把她心中对我的恨意表达出来以后,她会形成内化的美好品格。没有人会强迫她要做好孩子,她知道无论她怎样,妈妈都会接纳她的情绪,从而让她成为真实而追求美好的自己。
回国参加售书活动一周,我回到美国第一天,儿子便借一点小事对我大发脾气 。老公不解,说他们一周以来都非常乖巧合作,而我回来了,他反而不乖了。
心理学家认为,人类在演化的过程中,为躲避危险保障基因的延续,潜意识里逐渐被埋下一些决策捷径:当我们遇到危险和不安全感时,我们会自动加入群体,潜意识里知道要追随大众,避免落单;而当我们处于安全的环境下,面对一段美好的情感或事物时,潜意识却会让我们想着避开群体,想着独享美好并变得特立独行。
孩子在我离开时与爸爸的合作,便是一种不安全感驱动下的自觉追随权威,而在我回家后的大发脾气,却是因为安全的环境下,他们想通过发泄情绪来做真实的自己!
一位好友称她老公调到外州工作半年,那半年她孩子变得异常独立乖巧,而老公重新回家后,她孩子又开始调皮捣蛋。她把这个现象归结为她老公对孩子的溺爱,实际上,她没有看到孩子调皮捣蛋背后的爱的心流体验。他可以重新做向爸爸撒娇发脾气的孩子,而不需要只做焦虑不安的妈妈的好孩子。
我感恩孩子对我发脾气,让我有机会知道我在他们心目中是如此重要!
3
好友V是一个年轻女企业家,三十多岁便坐拥上亿资产的商业帝国。她不是富二代,命运对她来说却似天意弄人。她出生后父母因为她是女孩而把她过继至叔父家中,以便在一胎制的时代再生一个男婴。在叔父家长大至青少年,她又被接回父母身边,重新成为父母的孩子。V的性格倔强,无论在叔父家还是亲生父母家,都非常独立有担当,从来不对命运抱怨。
后下海经商,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在商海杀出一条血路,在三十出头便成为为乡里人傲娇的千万富翁。V从此为父母买车买房,以大把的钱帮扶不太出息的弟弟。早年被父母抛弃,出息后却如此恩待父母,V的故事在那个小镇成为美谈,也成为许多父母教育子女的莫大榜样。
作为V的好友,我却为V心疼不已。她一路走来,为了向父母证明自己的强大,所有对父母的恩待其实都是由于潜意识里对早年被抛弃的恨的表达,她潜意识里的意思是:“你们当初抛弃我,是错误的!”
这种恨在意识层面被扭曲,在潜意识层面却无法释怀,V在爱情路上一直不顺,难以找到真实相爱的对象。更可怕的是,V患有严重的失眠症,经常睁眼盯着天花板熬到天亮。事业上的成功成为V唯一的生命寄托,她成为日夜不停的工作狂,一周飞几个国家的日子比比皆是。
分析V的案例,她的失眠其实是对自我的一种攻击。人的思维分为意识与潜意识,她在意识上认为要做一个公认的好人才能获得爱与关注,她甚至以“从小被父母抛弃,长大后却为父母买车买房”的公众好人形象出现,以达到她意识上做一个感恩的人的想法。
但实际上她潜意识内对父母的恨意非常强,每当恨意出现,她会用强大超我压制自己的恨,觉得自己需要做一个好人。但从心理学上来说,如果从意识上她无法表达对他人的恨意,她的原始攻击性没有得到满足,那她在潜意识里会把这份恨意转变成对自己的攻击。
无法成功的爱情、可怕的工作狂、以及无休止的失眠,就是她潜意识中出现的攻击自己的状态。她只知道自己意识上是一个好人,要原谅要包容要有爱,但却无法理解潜意识下的自己,被自己打击得支离破碎。
而如果V能适当对自己的父母表达恨意,即便以大吵大闹发脾气的方式,或者背叛的方式对待父母,那对于她也是一种救赎。因为她可以以此发泄掉她心中的恨意,不要求自己去做一个老好人,从而可以做意识与潜意识同步的真实自我,那样则可避免潜意识中对自己的隐形攻击。
4
我在过去的亲子课上曾经谈过一个案例,一个有各种问题的青少年女儿与父亲之间有强烈隔膜,父亲希望化解而带女儿去滑雪旅行。女儿在旅行中的一天因为一件小事对父亲大发雷霆,把她多年来想骂父亲的话全部骂了出来。
情商比较高的这个父亲因为已经做好了化解前嫌的准备,在女儿对他破口大骂的时候只默默聆听,不为自己辩驳也不数落孩子,待女儿全然发泄完后,他心疼地对女儿说:“对不起,亲爱的,我真的不知道原来我给你带来那么多的伤害,我希望我能做些什么给予你更好的补偿。”
后来父女俩回家后,父亲又继续出差在外,后来他问起妻子女儿的情况,妻子称女儿的很多青春期的问题慢慢被女儿自动解决了,而妻子曾经问及女儿那次旅行的感受,女儿说那是她人生最美好的时光。
孩子青春期中会明明知道一些事情如酗酒性滥交等对自己会造成伤害,但却会因为对父母的叛逆而以此伤害自己,她们不能去攻击伤害父母,因此转而攻击伤害自己。上例中女儿因为对父亲说出了她的恨意,发泄了她的攻击性,那她就可以重新做回真实的自己,并感受到要追求美好的心流体验,从而不会从潜意识去攻击自己。
而如果女企业家V能做到找一个机会完完全全地对她的父母进行一次攻击,而如果她的父母能想通并坦然接受她的攻击向她道歉(这个比较难),那相信V的失眠症状会迎刃而解,她或许也会因为敞开的心扉而获得真实爱情的恩赐。
但最难的,往往就是父母很难接受子女对自己的攻击,尤其是讲究孝道的中国父母。
5
亲子课前,我问大家成为父母后感觉最幸福的时刻是什么,大多数家长都表示在孩子对自己表达爱意时有更强的幸福心流体验。但不会有家长在孩子对自己表达恨意而发脾气或攻击父母时感到幸福,这是人之常情。
而实际上,如果我们能包容和接纳孩子的恨意,那爱意的流动便会更明显更动人。记得有一天有一个妈妈来我的课堂,当时我讲到如果我们的孩子会对我们发脾气时我们应该感到幸福,因为我们只会对我们爱的人发脾气却不会对朋友同事陌生人发脾气一样,孩子会对我们发脾气表明他们爱我们,所以会攻击我们,对我们表达恨意。
课后那位妈妈单独留下跟我聊了很久,她说她的母亲去世后,父亲再婚有一与她年龄相仿的成年继女,她感觉父亲对继女百般迁就疼爱,却常常对自己发脾气,她为此一直感到非常失落而与父亲疏远。听我的课后才知道,他的父亲是因为在对继女掩饰真实情感,而她因为是至亲所以毫无保留,聊着聊着她就哭了起来,觉得自己那么多年都错怪了父亲。我也被她的爱的心流打动,陪着掉下了眼泪。
那课后不久,她就让她父亲回国回去继母身边,不再要求他来帮她带孩子。因为父亲不喜欢留在美国。她也开始真实地体会到父亲的真实需要,而不再认为父亲不肯留在美国帮她带孩子是因为偏心继女。
拥有了爱的心流,我们便能做真实的父母,我们的孩子也能做真实的孩子。只要我们心中有真实的爱,孩子的人生目标会自动萌生,且会产生自我进取的内动力。这就是我们引导孩子找到真实的自己成为最好的自己的最理想状态。
为此,请感恩我们的孩子会对我们发脾气!
积极教养
ABOUT
想申请加入“积极教养亲子教育群”
了解美国育儿技巧,探讨育儿经验,
请添加宽宽妈妈个人微信
长按添加宽宽妈个人微信
回复“入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