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6
灼见(微信号:penetratingview)
承认吧,每个女孩都想过靠男人,也都有过虚荣心
作者 | 李娜
来源 | 与尔同消万古愁(shovidnana)
海明威在《流动的盛宴里》说,“假如你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
巴黎换成北京,就是我的整个青春。
我想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姑娘看《北京女子图鉴》会忍不住湿了眼眶。北京,这座令人倾倒的城市,它是我们的战场,也是命运的胎记。
/ 01 /
我们这样的姑娘,
注定离开家乡去闯荡
如果当初知道,在北京奋斗得这么艰难,我还会义无反顾离开家乡吗?
跟随着剧情的节奏,我好像又回顾了一遍我的青春——
四川女孩陈可,家境和学历一般,她本来可以像多数女孩那样,早早安定下来,结个差不多的婚,过个差不多的日子。可是,她不甘心。
镜头掠过热闹的市井,人们悠闲地打牌,聊天,买菜,公交车徐徐穿行,一派熟悉的岁月静好。
陈可的妈妈托关系给她安排工作,月薪2000多块,“你不知道多少人打破头想进来”。
又被安排相亲,对方抽烟,抖脚,对她作为四川人却“不喜欢打牌”表示震惊。
闺蜜结婚,两家人为份子钱而算计,女孩淡定地挑婚纱,“等我生了儿子,一切还不都是我的。”
这一切令陈可窒息:小城市工作机会有限、反智风气、狭隘单一的价值观、错综复杂的人际、彼此相互制约的家庭关系……
必须离开的念头,像一只小野兽在噬咬着她的灵魂,令她,和千千万万的我们,夜不能寐。

我们这样的姑娘,注定会离开家乡去闯荡的。
  • 因为对熟悉的环境、生活方式和价值体系,做不到“理所当然”地接受;
  • 因为对远方和未知,怀着强烈的好奇心和探索欲,不用双脚去丈量,怎么肯甘心;
  • 因为胸口写着勇字,心里住着乱世,野心勃勃的人,自带天真的勇气。
陈可终于来到北京,“这座闪光的城市”令她兴奋眩晕。可是,她也很快被现实狠狠教训:投了那么多份简历,期待的月薪从6000降到5000,再到不敢提要求。
是的,北京到处充满奇迹,这是一座恢弘的巨大的城,总让人喟叹皇城泱泱,山河浩荡。长安街无比宽阔,整个城市高楼林立,高架桥四通八达,地铁呼啸而过。
它如此辽阔,如此立体,如此丰盛、包容、自由,它是无数人追梦的热土。可是,也残酷而冷漠,势利而疏离。
没做好头破血流的准备,别想在这个城市活下来。
/ 02 /
承认吧,每个女孩都想过靠男人,
也都有过虚荣心
《北京女子图鉴》最触动我的,是它的真实:每个年轻女孩,都想过靠男人,也都有过虚荣心。
陈可刚到北京时,投靠住在清河的一个男同学。她帮人家洗衣服,分摊水电费,却在某天晚上遭遇男同学性骚扰。
原来她以为的友情,如此不牢靠。把对方暴打一顿后,仓惶离开。但是又咬咬牙回去,争取到一个创业公司前台的工作机会。
一个女孩子,单枪匹马闯北京有多难?陈可拖着行李住到老乡佳佳的家里,没有想到,多年前就来北京的佳佳,外表看起来时髦又洋气,却租住在半地下室,花800块买一只假的Gucci,为了一条裙子可以对男人处心积虑撒谎+撒娇。
陈可借佳佳认识了吴总,被吴总带着去见识北京的高端饭局,体贴地帮她挑蟹肉,开车门,她的眼睛在一只漂亮杯子上多停留了几秒,饭局结束马上就收到那个杯子作为礼物。
当她心动地以为爱情来临的时候,吴总往自己衬衫上喷白酒,大方地承认“老婆管得紧”。原来她只是老男人饭局上的一道点心。
陈可换了新工作,也终于交到势均力敌的男友。可是再次跳槽拿到更高薪水时,男友却不高兴地说“有欲望的女人,让男人不喜欢”。
他计划着两个人回他的家乡买房结婚生子,带她吃金钱豹还精打细算做攻略,给她的生日礼物是网购的299块的仿LV的吊带睡裙。
陈可主动提出分手,“我爱你,可是我好像更爱我自己。”是的,他的地图没有她要的风景。
分手后的陈可立即申请信用卡去买了一只LV包——是的,站在我这个年纪,早已对名牌包云淡风轻,可是当我只有20出头月薪几千的时候,也是踮着脚尖想拼命够到我当时买不起的奢侈品。
虚荣心,是我们年轻时必须要穿越的魔障;也正是这份想要最好物质的虚荣,让我们后来走了更远。
/ 03 /
后来我们自立为王,
感谢野心勃勃的青春时光
剧中有个女高管顾总,是陈可的偶像。
顾总在北京有好几套房,开好车,拎名牌包,活得又美又自由。她把房子租给陈可住,陈可忍不住问她,“你怎么赚到这么多钱的?”
顾总神秘一笑,“我离了两次婚,拿到不少赔偿金。”
后来的陈可,交了一个多金男友,穿一千多块的bra,背几万块的包。可是我敢肯定,女孩子要走很长的一段路,才会明白男人是靠不住的。
想要在北京真正活得好,你必须彻底断掉依靠男人的念头,因为你为此付出的时间机会和试错成本,可能比自己去踏实奋斗多得多。就像佳佳说的,“在北京,除了你自己,谁也不知道谁几斤几两。”
人生从来没有捷径。你想要的,自己去闯出来,“那双可以去参加舞会的水晶鞋,既然全城的女孩都在抢穿,那我不如自己挣钱买一双,或许能到达得更快。”
我17岁来北京,到今天已经15年了。这个城市早已成了我的第二故乡,我也终于走过那些欲望和迷惘、自卑与自负、纠结和困顿,关于事业和爱情的理想,都实现了。
是的,后来我们终于自立为王。
可是在回望青春的时候,依然想感谢那个曾经野心勃勃的自己,那个跌到谷底依然不服输的自己,那个哭完之后就会穿上高跟鞋去战斗的自己。
PaulGraham在那篇著名的《cities and ambition》里说:
“最终决定一座城市是否吸引我们的,是它是否满足我们对生活的雄心。野心高低决定着我们可以多大地忍受环境并追求自我可能性。你要是在一个城市过得很自在,有找到家的感觉,那么倾听它在诉说什么,也许这就是你的志向所在了。”
献给我始终热爱的,北京。
—THE END—
 作者:李娜,畅销书作家,理性水瓶女。爱美爱文艺,也非常独特非常清醒。已出版《你走的弯路,每一步都算数》,公众号:与尔同消万古愁(shovidnana)。灼见经授权发布。
MORE
灼见热文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