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当年学习植物学时,认识到了本学科的重要传统:遇到不认识的植物要踩在脚下。这样至少不会被问起,在朋友面前丢脸。可惜,没法用这招对付乔木。
万幸的是,有些乔木特别好认,比如我校园时代最喜欢的树之一,
鹅掌楸
[qiū]
Liriodendron chinense
。显而易见,中文名描述的是它的叶形;这鹅掌其实更像马褂,所以这种树也被广大群众亲切地称为
马褂木

2011年秋北京植物园中的鹅掌楸落叶,一堆大大小小的马褂叠在沉醉于博物学情怀的背包上。来,记住这个长相的叶片,分享认识植物的快乐吧。图片来源:紫鹬
这个只看“衣装”而不用看脸(嗯,姑且把花称作植物的脸)因此抗脸盲的特征,让鹅掌楸即使不在花期也可以被轻易认出。不用在树上找挂牌就能随口说出厉害的名称,感觉真好!
再,记个拉丁名呗
当然,光说出中文名还不够厉害,于是Liriodendron便成了我最先背熟的拉丁词之一,它的意思是“百合树”,加上种加词就成了L. chinense“中华百合树”(咦?)。
“中华百合树”——鹅掌楸清新脱俗的绿色花朵,这样也能吸引到一只食蚜蝇来访啊。 图片来源:KENPEI / Wiki Commons 
每年五月,鹅掌楸偏绿色的花朵刚刚开放时确实略似百合,因为它看上去也是有六个花瓣。不过,
鹅掌楸绿绿的“花瓣”应该叫做“花被片”
,因为在鹅掌楸所属的木兰科植物中,还没有出现明显分化的花瓣和花萼。一朵花中不负责繁殖而起保护和辅助功能的变态叶片统称为花被,鹅掌楸有九枚花被片,分成三轮,里面两轮组成了
略带橙黄色花心的“绿百合”
,外轮开展的花被片则很像萼片。 

会飞的种子

和大部分木兰科成员一样,鹅掌楸的花蕊数量很多且都一圈圈地排成了螺旋形,中心的雌蕊排成圆锥状,颇有点松果的样子。难怪人们很早就觉得,作为早期版本被子植物的木兰科保留着裸子植物的特征。
被子植物顾名思义,是指种子由真正的果实包被,它们也开出了“世上唯一的花”。鹅掌楸已经成了虫媒花,它开始用富余花粉和少量花蜜吸引昆虫,只是这种针对性不强的方式还没有培养出用户忠诚度,因此还缺少特定物种作为传粉者。 
再来一张鹅掌楸花特写,注意中间的圆锥形的雌蕊群以及周围长条形的雄蕊花药。图片来源:ashitaka / Flickr 
与传粉不同,鹅掌楸的种子传播更自力更生。作为高达40米的乔木,它的种子可以自己从高处落下飞向远方。每年秋风卷起落叶之时,花中间雌蕊群发育成的圆锥形果实就会裂开,从中飘出长着翅膀的种子。它们可以竹蜻蜓般旋转着下降,轻盈地随风飘荡。这个古老的传播方法,如今许多不差身高的物种——比如裸子植物松树——都还在愉快地使用。 
鹅掌楸的果在秋季裂开,散出长着一枚翅膀的种子。图片来源:Evan Chak / Flickr 
古老血脉遇到传承危机
然而现在有个尴尬的局面:虽然列入国家二级保护植物,野生鹅掌楸的香火却有断绝的危险。如今存留的鹅掌楸种群西起越南,经云贵高原东部、大娄山、武陵山到达大巴山,在东边则困于长江中下游平原之间的山头“孤岛”上,大部分种群的天然结实率不足一成。这个锅传粉效率不背,即使人工往鹅掌楸雌蕊柱头上堆满花粉还是不能让它结更多种子,所以可能是遗传结构的问题。因此,鹅掌楸已经在IUCN红色名录上归类为近危。 
好在鹅掌楸的引种栽培颇为成功,毕竟它的木材很受欢迎,又是倍受喜爱的园林树种。鹅掌楸可是有“活化石”称号的,本属细胞内的线粒体拥有许多在其它被子植物中都已消失的基因,那古老的木兰科血脉绽放过了恐龙的末日,又经历了喜马拉雅造山的轰轰烈烈和数次冰期的来来去去。人类真心不希望这样的物种在我们的时代逝去,琢磨着可以帮它做点什么。于是,育种工作者从遥远的北美洲请来了它的近亲。 
让北美亲戚来杂交
北美鹅掌楸L. tulipifera的学名种加词和英文名(Tulip tree)都在描述它那郁金香形的花朵。它有更为橙红色的花心,闻起来还有点黄瓜味。在北美洲东南部的天然林中,这种树能长到50多米高。曾经北美原住民用它粗大的树干做独木舟,如今它是印第安纳和田纳西州的州树,也是北美重要的木材来源。由于它的生长状况不错,把它与鹅掌楸杂交,就得到了更易生长和造林的杂交鹅掌楸L. tulipifera x chinense。 
花朵对比。左上为鹅掌楸,右为北美鹅掌楸,左下为杂交鹅掌楸。图片来源:余天一
于是问题来了:没开花的时候怎么区分鹅掌楸和北美鹅掌楸呢?呃,基本上,即使同一棵树上的叶子形状也各不相同。比较长成完全大小的叶片的话,鹅掌楸的“马褂”有收腰,而北美鹅掌楸的叶片较宽,像T-shirt。至于杂交鹅掌楸长什么样,还要看中美两方谁是爹谁是妈,比较麻烦,需要自己多看多体会才能分辨……
仅供参考的成熟叶片形状对比:左为鹅掌楸,中为北美鹅掌楸,右为杂交鹅掌楸。图片来源:havlis.cz
抛开人为的杂交和园艺品种不谈,如今,鹅掌楸和北美鹅掌楸是这个长着奇特叶子的家族硕果仅存的后代。鹅掌楸仍和许多古老的动植物共享着中国南方大大小小的避难所。但愿这些地方不会在我们手中变得更加支离破碎,如此或许,它们还有足够的遗传多样性,不至于只被后人知晓于园艺栽培的花木中。
一个AI
看到奇怪的树叶就想夹进本子里的,请举手。
左右滑动上图看更多叶子
不认识?
有学名!
80种单叶空白页 + 20种复叶彩页
科学有料又好看
精选用纸 + 180°摊开的装帧设计

书写流畅,还方便拍照嘚瑟
还有书签和隐形收纳袋
真实的树叶、明信片、卡片、小便签
通通装进来

L
E
A
F
长按二维码收集100种叶子
除了一本叶子
本系列还有
一本多肉、一本蘑菇
一本螳螂、一本甲虫
一本贝壳、一本水母
每本都有100种神奇生物
认识自然,从笔记本开始

长按上方二维码解锁全系列
点击“阅读原文
带走你的一本自然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