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鉴黄师已经在路上……
在全球范围内,有各种各样的奇葩工作,例如试睡员、套套试用员、小鸡性别鉴定师以及鉴黄师等,在这些奇葩的工作中,在很多人看来,鉴黄师已经是一份很不错的工作,天天都欣赏不同爱情作动片,还能有一份不错收入,轻轻松松过完一天。
这份看起来很轻松的工作,但实际上却一点也不轻松,因为长时间对着电脑屏幕对眼睛和颈椎都不好,久坐对腰椎也不好,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内容对鉴黄师的摧残也是很大的。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近日发表文章称,Facebook、YouTube等硅谷巨头雇佣了大批外包人员,在大量帖子和视频中搜寻带有色情、种族主义和暴力倾向的内容。这些人就是内容审查员,也就是我们俗称的“鉴黄师”。事实证明,他们从事的是最糟糕的高科技工作——工作压力大、心理伤害重、工资还很低。
“鉴黄师”是美国最糟糕的高科技工作吗?
这是萨拉·卡茨(Sarah Katz)第二天上班,工作是Facebook的内容审查员,每天要看多达8000个帖子,几乎没有上岗前培训,只签过一份弃权协议。她在Facebook的加州门罗总部上班,在公司的咖啡厅免费用餐,但却并非正式员工。事实上,她受雇于一家员工服务公司,该公司向社交网络企业提供了数千名外部员工。

萨拉·卡茨
Facebook员工管理外包商、召开会议、制定政策。
外部员工做的是“肮脏、繁忙的工作”
,卡茨女士说,她每小时挣24美元。她在2016年10月离开原来的公司,目前在商业软件公司ServiceNow担任信息安全分析师。

决定什么内容应该上线、什么不应上线,是技术界增长最快的工作之一,也许是最累人的工作之一。
每天上传到YouTube的视频数量是全球65年的视频量的总和,Facebook每天接收超过一百万个关于可能有害内容的用户报告。

人类仍然是第一道防线。密歇根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埃里克·吉尔伯特(Eric Gilbert)说,Facebook、YouTube和其他公司正在竞相开发算法和人工智能工具,但要取代人类,大部分技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截止到今年十二月底,Facebook的内容审查人员将从4500名增至7500名,到2018年底,该公司计划将处理安全和安保问题的雇员和承包商的数量翻一番,达到20000人。

员工有时会在第一天或第二天辞职。有的人出去吃午饭,再也不回来了。其他人仍然对这项工作感到不安,即使在离职很久之后,还是觉得在情感上得不偿失。
一位从事色情内容审查的前谷歌人员说,每天看色情图像内容,他都变得麻木了。而与他一起工作的另一位内容审查员因虐童内容所受到的打击最为严重。他说:“最糟糕的是明知道这些事情发生在真实的人身上。”
Facebook的一位女发言人说,公司为所有审查内容的员工提供咨询、弹性训练和其他形式的心理支持。
YouTube的一位女发言人说:“我们努力与有良好记录的供应商合作,我们为那些在工作过程中可能会遇到令人沮丧的内容的人提供健康资源。”
在华盛顿州一家法院提起的民事诉讼中,几位员工说他们患有失眠、焦虑和创伤后应激障碍。一位名叫亨利·索托的微软员工称,他发现很难靠近电脑或自己的儿子。
虽然Facebook和其他科技公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花更多钱来管理他们的网站,但很少有人愿意把外部员工变成正式雇员。一些内容审查员说,管理人员已经告诉他们,将从他们的工作中采集数据,更新算法,以期最终以人工智能取代人类。
当社交媒体前所未有地将人们越来越紧密地联结在一起,美国大公司都会面临一个“祖母难题”:现在爷爷奶奶辈也会日常性地使用像Facebook这样的社交工具去联系他们的子孙,因而他们就有可能碰上怪咖、种族主义、惊悚、犯罪、欺凌行为等等“全套网络奇葩”。如果他们发现他们的家庭照片混在一大堆血肉模糊的俄罗斯高速车祸现场和赤裸裸的色情视频中间,他们可能就不会再登录了。
社交媒体如今已经发展为几十亿美元的产业,它的持续吸引力,大部分基于公司如何划定用户自创内容的边界——以保证祖母们不会撞上“少儿不宜”的那种图片。
所以,像Facebook和Twitter这样的公司,依靠一支雇佣劳力大军吸收了社交网络中人性最恶的部分,保护了我们剩下的所有人。这个“擦洗者”的职业是一个大规模军团,蓄积着大群未进入公众视线的劳动力。Hemanshu Nigam是MySpace的前任安全长官,现在经营着自己的在线安全咨询公司SSP Blue。据他估算,全球社交网站、手机app、云存储服务的“擦洗者”已经远远超过100,000人——这个数目是Google公司员工的2倍、Facebook公司员工的14倍。

“擦洗者”们最大的聚集地是菲律宾。作为美国原来的殖民地,菲律宾保持着和美国的亲密文化纽带,于是内容筛选公司声称,他们的业务可以帮助菲律宾辨别什么样的内容在美国是“不宜公开”的。
另外,他们也可以让更多的菲律宾人获得工作,拿一份“美国水平”的工资。Ryan Cardeno以前是微软的合同工,他告诉我之前他在内容筛选业务外包公司Sykes工作了三年半,到最后,一个月能赚500美元。去年他去另一家为Facebook做内容筛选的公司,每个月赚312美元——这是整个行业的平均水平。
中国鉴黄师自诉:“这行做久了,抬起头看太阳,都是马赛克...”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里,鉴黄师往往被描述成了一份「又爽又多薪」的工作。用上班时间光明正大地做些平常拉着窗帘偷偷干的事情,听上去就很羞射呀——
然而事实上,美国“鉴黄师”的真实经历却向公众证实了,这活儿其实并没那么爽,甚至能把人的身心都压垮,还会受到各种异样眼光的质疑和亲朋好友的怨念……
在中国,相信大家都以为鉴黄师隶属于警察部门,但其实他们只是媒体取的名字而已,警局内部并没有鉴黄师这一职位。这只是专为“扫黄打非”而专门设置的一个特殊岗位,每天的工作内容就是将办案单位送来的淫秽光碟进行逐一审看,并根据内容开具鉴定结论。
呐~下面这位70多岁的老司机,哦不是老警察就说了:以前看的时候都会面红耳赤,蜜汁尴尬。

在看多了之后,就会开始感到恶心,也有扫黄打非小组的成员到最后需要心理医生的协助。

当然,有人会产生疑惑,光看光碟表面不就已经知道这些是淫秽视频了吗?为什么还要专门需要人员再看一遍?

你们果然还是图样图森破!那是因为他们也懂得套路啊!!

要知道有些碟片其实存在外观跟内容有差异的地方,不能光看外观就下结论。最经典的就是这还珠格格套路事件——
以为当鉴黄师很美,其实这工作早就应该由AI代之
面对这样的工作,很多企业都开始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对内容进行鉴定。
首先,AI仅仅是一项技术,利用这项技术,可以帮助企业降低用工成本。虽然说一个鉴黄师的工资并不高,但公司还要为鉴黄师提供一系列的其它服务,例如训练、心理咨询以及心理指导,虽然这些支出不是给鉴黄师的,但也是因为鉴黄师的存在,而带来的额外开支。
如果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在前期需要投入一定的研发费用,但就整体而言,人工智能当鉴黄师还是能节约用工成本的。
其次,人工智能工作效率更高。

人类始终是一个生命体,难免会有各种情况影响工作效率。但人工智能就不会,其可以不知疲倦、24小时全天候工作。所以说,在很多劳动密集型工厂中,都在使用人工智能机器人等替代部分劳动力。
对于内容网站而言,每时每刻都有用户上传内容,而人工智能不知疲倦,更可以每时每刻监督用户上传的内容,对其进行审核,以便将更好的内容更快传播给用户。

最后,科技巨头都已经开始这么做了。
对于任何网站而言,都需要内容审核员,而且是大量的需要,但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取代鉴黄师或者内容审核员也是必须之路。

例如,Facebook已经开始从内容审核员的工作中采集数据,更新算法,目的就是希望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取代现有的人类鉴黄师或者说是内容审核员。

另外,微软也是如此,其已经制定了“AI为先”的政策,目的就是希望利用AI技术来鉴定内容,例如鉴定用户搜索内容是否合法,是否涉黄等。

总而言之,“人工智能“鉴黄师已经在路上,对于这份“肮脏”的工作,早就应该由人工智能取而代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