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知情人介绍,因前几个月有很多人投诉,40路上有大量按摩女在路边招揽生意,警方终于采取了此次行动。
近日一名中国按摩女郎在纽约警方的追捕下跳楼身亡,而家属称死因存疑,想讨要说法。
据悉,这位按摩女名叫宋扬(Song Yang 音译),今年38岁。

美国警方“扫黄”
美国当地时间11月25日晚间7时45分左右,警方对法拉盛40路的一家按摩店突击检查,一名按摩女疑似因惊恐与害怕被捕从四楼窗户跳下导致受伤,被送往布斯纪念医院救治。

据知情人介绍,因前几个月有很多人投诉,40路上有大量按摩女在路边招揽生意,警方终于采取了此次行动。
当天晚间7时45分左右,警方派便衣警察前往法拉盛40路上的一家按摩店突击扫黄,一名沈阳籍的中年按摩女因惊恐加怕被捕从四楼的窗台跳下,头部一侧受伤,流了许多血,现场血迹斑斑,之后马上被送往医院进行救治。

事件发生后,警方封锁了现场,民众不可出入40路,导致一些餐馆的生意受到影响,缅街上聚集了许多围观的民众,都在好奇,互相打听发生了什么事情。
“被警察抓是很让人羞耻的事”
根据皇后区刑事法院资料, song yang有三次被捕纪录,前两次皆认罪,已结案不对外公开。 song yang聘请的移民律师陈明利表示,这名东北女子在2014年7月卖淫被捕,担忧前科影响申请永久绿卡受阻,去年8月上门求助。
“她曾说,被警察抓是很让人羞耻的事、没脸见人。” song yang对被捕感到羞辱,曾谘询如何打消案件,因律师费没谈拢而作罢。
警方线索称,之前也发生过类似的事,有些在按摩店的男子看到警方来搜查,会因惧怕警方抓捕,突然从楼上跳下来。
法拉盛40路中餐馆“新十里香”门口旁,经常站着位皮肤白皙、长发大眼的华裔色情按摩女Cici,今年38岁仍显年轻,同行皆说:“40路就Cici生意最好。”

然而,多名知情者指出,
她三次被捕饱受精神摧残、屡遭不良少年欺侮,甚至被便衣警察企图强暴,仍无法脱离色情业的深渊。
终于11月25日第四次被捕之际,从四楼阳台一跃而下,了结生命。

曾被警察要求性服务
今年4、5月之间, song yang曾表示,有光头便衣警察上门,亮出配枪与警徽,扬言若不提供性服务就立即逮捕。她决定向警方报案,指控该便衣警察企图强暴她。
song yang说她在警局的列队指认(Lineup),一眼就认出那名便衣警察,当时警方也表示会惩处该警员,不过她很担心对方报复,怀疑自己成了警察选择性执法对象。
song yang第三次被捕是今年9月27日下午6时27分,地点即是平日接客的40路135-32号。在检方的刑事指控文件中,她涉嫌提供性服务给卧底警员,收费70元,当场被捕。

林小姐(化名)目睹9月27日警方扫黄,她指出,当天 song yang准备把客人带上四楼时,可能在楼梯间查觉对方是便衣警察,马上冲入公寓锅炉房,向管理员大喊“把门关上”。当时管理员还说:“要关门你自己关。”
此时警察已一脚伸进房内,不让她关起门,随即多名警察前来支援,硬是把song yang抬走、移送法办。
宁肯去死也不要再被抓
“虽然无照按摩或涉嫌卖淫,关押24小时以内就放出,但她说宁肯去死也不要再被抓。”林小姐表示, song yang说自己曾做过护理,由于有前科纪录,遭护理公司开除,不知道能做什么维生,只好继续在社会暗角讨生活。即便第三次被捕,她获释后又立即重操旧业。
11月25日是 song yang第四次被捕,她从四楼高阳台一跃而下,先撞上“新十里香”招牌,弹开再坠地,头部与身体都撞击地面。目击者拍的视频显示, song yang侧卧在地,还略抬起头。她在警察协助下送医,隔天不治身亡。

12月2日是 song yang的头七,林小姐回到事发现场,指出宋扬生前接客房间的内门锁被敲坏,无法关起,只能拉上外门以锁链拴起。“事发当时警察可能被锁在门外,猛踹房门,她一时著急就跳楼。”
她说,当初 song yang若是放弃旧业,选个钱少一点的职业,可能也不会跳楼身亡。如今外界似乎毫不关注这群底层女子的悲惨生活,“被警察抓也不该这么想不开跳楼,可怜呀”。
黑暗角落里的按摩女
song yang于1979年生于辽宁省,2011年取得美属地塞班岛(Saipan)劳工签证,算是踏上了美国土地,于塞班岛一家酒店做工。

后来当地旅游业变得惨淡,宋扬又和一名比自己大40岁的男人周先生结婚,去了美国。周先生已经是古稀老人,身体不好要靠拐杖出行,平时生活靠政府救济。说白了,song yang就是为了婚姻绿卡才和他结婚的。
之后,song yang变成为了40路的一名色情按摩女,知情者表示曾经有好心的华人警察警告宋扬不要再做这些行当,好好找个正经工作。但是song yang仍然执迷不悟,大概是因为出卖肉体的钱来得快,好赚。
40路的色情按摩女除了不时被警察逮捕,更有一群恶少欺侮她们。法拉盛守望互助队队长朱立创表示,今年7月21日,三名按摩女投诉遭一群非裔青少年攻击,对方不是泼水、推人,就是闯入店里抓走现金与手机就跑。
他下午3时到楼下,刚好目睹一名按摩女被13岁非裔少女推倒,膝盖和手肘都破皮流血。
今年1月法拉盛缅街多名华裔色情按摩女被捕,当众被押上无警徽的厢型车。

纽约励馨妇幼关怀中心人员表示,在他们的服务对象中,有许多是30到40岁来自中国的移民,因为语言隔阂和就业市场限制,让不少人为了讨生活而不得不成为性工作者,其中更有一些按摩女因为过去曾被家暴或是遭遇经济困难而离开中国。
工作人员还说:“我们过去跟这些人聊过,有很多人都说透露宁愿跳楼也不愿被逮捕,但是在这些人之中,有很多都是人口贩卖的受害者,我个人认为如此就将这些人定罪相当不公平。”
按摩是华人最火职业之一
尽管当下,现在美国华人已经不像老一代华侨那样,而是求学之后就直接进入白领阶层,只有到了美国才能明白,现实并非都是如此。
很多美国华人从最低级的工种做起,为了谋生,有些人则开了一些按摩院。新泽西州的大西洋城里华人按摩院一家挨着一家,暧昧在赌城成为一道风景。
从06年之后美国华人一下子发现了按摩这个新兴产业,近几年,华人按摩店在美国各地迅速发展,据业内人士估计,仅纽约一地,从事按摩业的华裔就多达上万人。

此前,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按摩成为美国华人新移民最火职业之一。
或许很奇怪这些华人女子的思维,美国机会如此多,条条大路通罗马,却偏偏非要挤在这条没有自尊的独木桥上呢?
此外,美国警察对于色情服务抓的很厉害,严打色情按摩,有的警察甚至会装成客人和女按摩师混熟后再提出色情服务要求,一旦按摩师同意,他们便立即捉人。如被定罪,当事人轻则罚款,重则判刑入狱或驱逐出境,并取消绿卡和递解出境。
而华人按摩女一旦被起诉非法卖淫,她被罚款然后监外执行社区服务,但是很难无罪。在她的背景记录中,被起诉犯罪会跟随她一生。而且她的绿卡申请被搁浅,也许永远也得不到。
但是,尽管有这么多不利条件,依旧有很多人从事按摩这一行业,最大的原因就是按摩这种非常规碰运气的薪资很诱人,一些运气好的按摩工月薪甚至上万美元,这无疑是华人女子在美国发家致富最快的方式之一。
再加上,远在海外,没有人会知道她们在美国从事这样的行业,很多华人女子或许想着先靠着这份职业挣钱,然后回到中国再“重新做人”,毕竟不会有人知道她们的过去。

揭秘海外按摩院的华人
在海外,有一份工作正逐年不断吸引华裔女性的加入,那就是色情按摩。这些从事性工作的女华人,他们的年龄从十几岁到五十岁不等﹔他们身份各异,从为补贴家用的穷太太到被寄予厚望的留学生,从自享其乐的专业“性工作者” 到孤独挥霍的单身女人。
血液里浸染着传统道德观念的女华人,为什幺会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呢?
她们从事这项工作,从自身条件来讲,是走投无路?是自甘堕落?还是自由选择?


因为各国相关政策不一,色情按摩院的工作地点以及性服务者的工作方式就有所不同。
无论合不合法,这些色情按摩院都通过铺天盖地的平面广告、网络信息甚至上街拉客的方式吸引顾客,有的打着正规按摩院的幌子来招揽顾客﹔有的则是单干,一人一处房子,通过刊登广告吸引客户,这样也可以躲避警察的干预。
在那些色情合法化的国家,当然更明目张胆,在闹市有大片的红灯区,任由你前来消费,仿佛格外一片自由国度。

色情服务和赌博、毒品一样,无孔不入,各国色情服务行业的规模是根据所在国家经济、移民政策、思想开放程度、以及历史渊源而定。


新西兰按摩院的规模之大在全球是相当闻名的,
色情按摩院属于合法经营,按摩女郎是正常职业,
包括提供性服务。自1999年新西兰政府取消对中国留学生的配额以来,
大量的中国学生涌入这个人口只有400万人的岛国
,因此新西兰按摩院里,中国女留学生越来越多这一现象便不诧异。


更有甚者,
妓女职业在德国法律中完全合法化。
在2003年底,德国科隆为缓解财政压力拟向妓女收“做爱税”,扩大“娱乐税”的适用对象,除了原本的赌场、酒吧和游乐场等,另纳入妓院、色情业、按摩院和脱衣舞俱乐部。科隆市府发言人声称,如此可让市府的娱乐税收增加约三倍,
在2004年时达到 300万欧元。


而在温和保守的英国,性产业却相当繁荣,伦敦一项最全面深入的调查显示:目前,伦敦桑拿室、按摩院等各种色情场所泛漤
,最少有8000名妓女在伦敦从事性交易。
这些女子少部分在红灯区街头拉客提供性服务,大部分女子都以按摩院、桑拿室为遮掩提供性服务。据了解,伦敦的730个性服务场所共有 2972-5861名妓女,
平均每个性服务场所都有4-8名妓女,30%来自东南亚地区。

在美国,
绝大多数按摩院是没有色情项目的
,客人如果无理纠缠,按摩院会报警处理,只有美国各红灯区里的按摩院才有色情项目。另外,美国还有一个庞大的地下按摩市场,
主要就是国际偷渡集团把亚洲、东欧的年轻女性贩卖到美国,然后强迫她们做色情按摩生意。
他们在美国各地已形成一个网络,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临时租赁民宅开按摩院,这在美国属于另类非法交易。


加拿大的色情行业是比较发达的,明暗都有。但是管理也是比较严格的,从正面看有教会、学校、公众、媒体和社会组织施加道德上的影响力,另外一些色情行业企业主、性工作者组织则会在尊重人权名义下反施压力,所以政府政策的制定要权衡双方的利益。

在东南亚地区,自上个世纪80年代中国对部分边境地区实行开放政策以来,跨国拐卖卖淫问题就日益严重。中国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00年,拥有 29万多人口的勐海县有1041名妇女跨境进入缅甸,通常前往泰国或马来西亚。这些被拐女性大多来自思茅、临沧和西双版纳,被拐至泰国、马来西亚和其它东南亚国家从事性服务行业,其中约70%年龄在18岁以下。


而澳洲政府则是
睁只眼闭只眼
,政府一方面认为妓女不合法,另一方面又建立诸如艾滋病防治中心等机构,帮助那些从事性工作的人。这个行业可以帮助政府减轻压力,增加就业率,让很多人不用去领失业金。


正是由于这些发达国家全透明或半透明的政策和规定,吸引了更多的女华人涌向国外。
其实,海外色情按摩院女华人的生活经历就是社会一个的万花筒,一个缩影,我们从中看到的方方面面或许能让我们对所生活的周围世界,对她们的生存法则,有着更理智更清醒的认识。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