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要:
事情曝光后,新东方对其进行紧急处理,北京新东方表示已对该教师进行严肃处理,同时责令泡泡少儿部总监以及学校校长作出深刻书面检查,并在集团范围内通报批评。

[摘要]所谓“K12”,是国际上对基础教育阶段的通称,其中“K”代表Kindergarten(幼儿园),“12”代表12年级(即小学一年级到高三),所以“K12”指从幼儿园到高三这个阶段的基础教育。
“这个礼拜我对新东方做了六个改造,将坏事做成了好事。”8月18日,亚布力论坛上,新东方(NYSE:EDU)创始人俞敏洪在回应新东方“名师造假”事件时如是表示。

坏消息似乎来得猝不及防。就在新东方(NYSE:EDU)发布亮丽四季度报前夕,新东方旗下泡泡少儿英语被媒体曝光“名师造假”—泡泡少儿英语的培训老师在对新老师进行培训时,会教新老师弄虚作假对自己进行包装,并教新老师如何忽悠学生和家长,使学生家长留在新东方。
事情曝光后,新东方对其进行紧急处理,北京新东方表示已对该教师进行严肃处理,同时责令泡泡少儿部总监以及学校校长作出深刻书面检查,并在集团范围内通报批评。
北京新东方学校在其官网首页发布公告,宣布了对该事件的处理结果:
8月14日晚,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发布长微博《你们决定了新东方的风貌和品格—致培训师的一封信》,认为此事“没有底线,在价值观上这么low,令人深感耻辱,也深深给新东方蒙羞”。
在俞敏洪的推动下,事情似是很快便得到了解决。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这桩丑闻是新东方对竞争日趋激烈的培训行业的一次“过敏反应”,如今企业发展的驱动力已不再是传统的英语培训业务。
俞敏洪认为,新东方在2017年度的业绩增长主要源于“通过对O2O双向互动教学系统的改善,我们持续地在优能中学及泡泡少儿两大业务板块中提升客户的回头率,并有效吸收新的客户”。
实际上,新东方大力发展K12业务不过是近几年的事情。曾在2013年于新东方任职的老师刘东向记者表示,当时公司的营收主力是北美(即托福、GMAT等培训),优能中学和泡泡英语的作用并不突出,只是新东方的K12业务要面临的是一片野蛮生长的市场,在这块竞争激烈的市场中占得优势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名师”卖点
新东方这艘教育航母仍旧向前快速行驶。根据新东方公布的2017财年Q4及全年财务业绩,2017财年,新东方净收入约为17.99亿美元,同比增长21.7%;净利润约为2.74亿美元,同比增长22%。其中泡泡少儿业务营收增长超过55%,优能中学收入增长率约为40%,报名人数增长率为45%。
若以人民币计,新东方的K12业务收入在2017财年度同比增长44.2%,占2017财年总收入的55%。不过,这样的成绩对于规模庞大的培训市场来说算不得什么。
所谓“K12”,是国际上对基础教育阶段的通称,其中“K”代表Kindergarten(幼儿园),“12”代表12年级(即小学一年级到高三),所以“K12”指从幼儿园到高三这个阶段的基础教育。
在K12教育领域,新东方除了要面对同为美股上市公司的学而思(NYSE:XRS),还有多如牛毛的小型培训机构。
课外培训机构的产业链短小且精悍,一般只有家长和学生、老师以及培训机构这三个部分,其中除新东方、学而思这类规模较大的连锁机构外,大部分培训机构均只活跃在区域市场,数量庞大且分散。
培训市场的规模毋庸置疑。2016年底,中国教育学会发布的《中国辅导教育行业及辅导机构教师状况调查报告》指出,2016年该行业的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7亿人,约占全体在校学生总数的36.7%,其中在北上广深等大城市,更是高达70%。
对于家长来说,培训机构的吸引力主要在于培训老师的资质,因此大部分培训机构均将“名师”作为主要卖点。
记者了解到,目前培训机构的老师主要有两个来源,一种是曾在或现在仍在公立或私立学校任职的优秀老师;另一种则是从培训机构的流水线上走出来的重点大学毕业生,其中新东方、学而思较多采用第二种形式。
来自华南一所私立小学的老师陈宸告诉记者,在一些一二线城市,公立及私立学校老师不常去各教育机构兼职,“公立学校对这个(去教育机构做兼职)管理得很严格,而且公立学校待遇很好,老师们一般都不会出去做兼职;我们学校(私立学校)的薪酬不低,而且老师们平时工作很累,周末想好好休息一下,我没听说过有出去兼职的”。
不过陈宸同时表示,她身边有优秀老师在学校任教几年并拿过奖之后选择去培训机构任职,“毕竟那里薪水较高”。
某三线城市毕业生李一则向记者表示:“我从小学四年级开始补课,我们那时候都是在学校老师那边补,学校老师之间有时也会互相介绍学生”。
一位不愿具名的东北某中学老师向记者表示,在很多家长眼中,“名师”这个概念通常和“名校”挂钩,因此重点初高中的老师便成为教育机构重点寻找的对象。
至于学生的权益是否可以得到保障,该中学老师向记者表示:老师们还是会认真上课的,“毕竟这个在明面上是不被允许的,谁也不想弄得不开心”。
市场竞争白热化
“小升初”、中考、高考等考试的惨烈使得家长愿意付出不菲的补课费,老师每节课的收入与之比起来并不起眼,相对低廉的成本使得这一行业变得有利可图。越来越多的资本及人力涌入这个市场,教育培训市场的竞争也日趋白热化。
一般而言,教育培训市场的集中性并不高,且具有一定的地域特征,即使新东方、学而思这类的连锁教育机构,目前也只能在各大城市立稳脚跟。
上述东北某中学老师向记者表示:“我们这里一般都是找学校老师补课,学而思这类的教育培训机构在我们这里并不是很吃得开”。
相比之下,在一二线大城市,学而思这类的连锁教育机构往往是“一席难求”。
曾在学而思任职的张默向记者表示,学而思在面对家长时并不会强调名师概念,学生家长可以坐在教室后面听课,如果不满意,学校会按照固定的流程退款,“基本上退款在第二天就可以到账”。
但在家长心中,老师和老师之间终究不同。“这里的‘名师’主要就是靠口碑,家长与家长之间会相互沟通,当‘名师’班上有空出的名额时及时将自己的孩子补进去,但如果孩子真的在‘名师’班里,那个班级会相对比较稳定,极少出现空缺的时候”。在张默看来,学而思的老师无异于一条流水线上下来的工业品,标准化程度高,这也使企业大肆扩张成为可能。
教育机构之间的竞争通常都是师资与家长之间的竞争:家长直接为公司带来盈利,而好的师资是吸引家长的必要条件。
张默向记者透露,学而思在大肆扩张过程中不可避免地遭遇到竞争对手大量挖人,最有名的无异于学而思与乐课力教育之间的纠纷。
公开资料显示,乐课力教育是由数名从学而思出走的老师成立的地区性教育机构,由于薪水条件较为优渥,乐课力教育自成立以来便挖走了大量学而思老师,与此同时也带走了大量的生源及教学资源。
乐课力教育与学而思之间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一定纠纷。2015年,双方对簿公堂,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案号(2015)徐民三(知)初字第1324号】显示,上海学而思状告乐课力教育侵权并胜诉。
学而思采取了多重手段防止竞争对手侵蚀。据悉,学而思花重金向微软购买一套电子加密设备以防止电子版本的讲义外流;当老师离职时,公司采取多重审核制度;除此之外公司也加强了后勤保障工作,“很少有教育机构的老师可以像学而思一样只需要讲课就可以了,公司有专门的人负责后勤保障工作,家长的诸多需求也可以得到马上解决”。
张默向记者表示,在上海市场的中小学课外辅导领域,新东方的优能中学并不占优势,这一信息得到年报上的数字的佐证。
谁来监管
在整个产业链中,大的教学机构处于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张默向记者表示,一般家长有不满会向公司反映,“收到投诉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一般会有人约谈”。
如新东方“名师造假事件”一般,事情到了公司层面似是有了一个完美解决。记者尝试联系泡泡英语部门,但该部门电话一直无人接通。随后记者在给新东方的采访提纲中询问公司是否会通过管理机制避免上述事件,但截至发稿,记者并未收到公司方面的回复。
8月18日,俞敏洪公开表示,在名师造假一事之后,公司在一周内采取六大措施,但并未说明具体细节。
一位不愿具名的教育监管部门人士向记者表示,目前省教育厅方面似乎并未有相应部门来对教育培训机构进行管理,“如果家长想投诉机构,那应该去找消协”。
广州市教育局则给出不同的答案,记者获悉,不同区域的教育机构应交于具体某区的教育局来管理,但上述观点并未得到区域教育局的证实。
来源:时代周报

灯叔推荐阅读:
————我是分割线————
灯塔EDU的每一篇文章,都会注明作者和来源(除非实在找不到),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原作者不同意,请与我们联系(微信号qq948645101)
转载请注明出自 灯塔EDU (ID:dengtaedu)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