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雷锋网
编者注:这些产品大部分功能都类似,面向的用户群体也一样,但现实却是,一个K12用户可能只会选择一个app,在这样的情况下,各家公司对有限的用户资源之间的争夺自然也会越来越激烈。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在线教育市场竞争不断加剧,未来,作业帮、猿辅导这样的撕逼闹剧或许仍将持续。
导语:“打架就打架,别开童车!竞争就竞争,别没价值观!”
从昨日至今,不到两天的时间,K12在线教育行业两款学习类APP——小猿搜题和百度作业帮之间的「掐架」,终究还是愈演愈烈了。
缘起和始末
“这是我见过的史上最肮脏的攻击陷害行为,简直触目惊心,而且还发生在了教育行业。”8月14日下午,在小猿搜题举办的媒体沟通会上,小猿搜题副总裁李鑫如此表示。
会上,小猿搜题针对8月9日开始出现在其内容评论区的涉黄非法信息,做了一系列取证和解释说明。通过查询这几条信息呈现的虚假IP地址、非法手机号码,以及小猿搜题后台记录的相关设备信息,最终小猿搜题将目标锁定在了三台终端设备上。小猿搜题称,这三台发布涉黄信息的手机设备均是通过5个IP地址访问小猿搜题的,其中一台手机登录小猿搜题达369次。
小猿搜题查询IP地址后发现,这5个IP地址均为“百度作业帮”办公所在地使用的IP地址。根据公开可查信息,百度作业帮CEO侯建彬也曾使用其中的IP地址登录小猿搜题。
小猿搜题在媒体沟通会上发布的事件由来和一系列取证(图/转自粉笔网CEO张小龙微博)
而让整个事件变得更为复杂的还来自于另一件事。继微博、自媒体相继传播小猿搜题涉黄违法的内容和相关信息之后,8月10日晚,某电视台播出一档《学习App惊现“黄段子” 熊孩子父亲投诉无果将其曝光》的节目。在该节目中,一位声音经过处理的“家长李先生”爆料称,自家孩子在小猿搜题上偷看涉黄内容,向小猿搜题客服投诉无果的相关采访内容。而小猿搜题通过来电记录和通话录音对比查证后发现,该“家长”实为百度作业帮销售员工王某。
两起事件放在一起,这让小猿搜题不由怀疑是竞争对手“蓄意抹黑”。李鑫表示,“对于这种最无底线、手段手法最为低劣、自导自演,并涉及刑事犯罪的、攻击竞争对手的做法,小猿搜题感到无比震惊。”
也就在同一天的上午10点,百度作业帮刚通过新浪官微发布其完成C轮融资的喜讯:
“作业帮已于近日完成1.5亿美金C轮融资,本轮融资由H Capital领投,老虎基金跟投,红杉、君联、GGV、襄禾等早期投资者全部跟投。这是K12在线教育领域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单笔融资。”
而沉浸在喜悦中尚不足7个小时的百度作业帮,正如吃瓜群众看到的那样——随即受到了小猿搜题的“怒怼”,称其「最肮脏、最低劣、最无底线」。
不过,相较于小猿搜题的「激烈情绪」,百度作业帮则显得有点「过分冷静」。在其新浪官方微博上,我们只看到一则与该项事件相关的回应:
作业帮公告(图/作业帮新浪官博)
如公告原文所示,百度作业帮是在再次强调1.5亿美元C轮融资之后,才对小猿搜题的指控做出了这两点回应:
“某同行的陈述与事实相悖,作业帮坚决杜绝任何不利于行业健康发展的行为。”
“作业帮不做口舌之争,对于任何故意诋毁和诽谤作业帮的行为,我们已经进行证据保全并将通过司法途径追求其法律责任。”
针对双方目前的回应,乂学教育创始人栗浩洋对雷锋网表示:
“我相信所有的人应该都会认为小猿搜题的证据更有说服力。他们敢于向媒体去公开,说明这是经得起推敲的,否则这是一场自我的打脸。所以,除非最后有警察或法院再推出相反的结论,不然从目前来看,作业帮的状态更为被动。”
背后
事实上,百度作业帮被指涉黄已经不单单是这一次了。据雷锋网了解,此前,曾有家长向媒体反映,作业帮的子版块“同学圈”出现“黄段子”,影响自家孩子学习。而在知乎上,也有匿名用户反映,作业帮的“同学圈”存在很多“交友贴、各种爆照各种加QQ”等现象。在该举报成为网络热点之后,作业帮已于本月下架了这一功能。
另一方面,作业帮和小猿搜题的「明争暗斗」也由来已久。二者均发布于2014年,作业帮是由百度孵化的、由百度知道打造的中小学生作业问答和话题交流平台,2015年,作业帮从百度分拆正式独立运营;
小猿搜题由粉笔网于2014年发布,定位是搜题答疑工具。粉笔网的产品矩阵除了小猿搜题,还包括猿题库、猿辅导。而小猿搜题与作业帮定位、受众非常相似,因此形成了直接竞争关系。
据了解,粉笔网猿辅导旗下的三款产品——猿题库、小猿搜题、猿辅导,共拥有1.6亿学生用户,百度作业帮在官网称其有2亿+激活用户。今年5月,猿辅导宣布完成新一轮1.2亿美元的融资。
这次,作业帮紧随其后,1.5亿美元的融资额堪堪优胜。在业界看来,这两家体量相当的公司,不仅从数据还是行为来看,都“火药味十足”。就拿这次互撕一事来说,未免也有太多「巧合」。
然而,两家定位在K12在线教育的学习类软件,一旦将隐藏在暗处的利益之争摆到了明处,就非常不好看了。
观点
移动互联网教育产业基金创始合伙人尉迟道坤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表示,这暴露了中国互联网教育的乱象。教育背离了培养人的宗旨。在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下,惟市场份额,不惟素质和能力。
也有观点认为,竞争对手在每次互撕的背后,其实都是资本关联方之间的交战。比如,提到作业帮就会想到百度,提到摩拜就会想到背后的腾讯。正如此次互撕事件,在各个平台的评论区里,大家都直接绕过作业帮,而对百度一阵指摘和讨伐。
而在栗浩洋看来,在线教育行业互撕现象反映了两个问题:
“第一、 K12在线教育的未来已经被所有人大量的看好,不然也不会有如此过激的手段。因为只有在大的利益下面,才会有大的纷争。”
雷锋网了解到,自去年下半年以来,K12在线教育就开始获得资本的青睐,尤其以在线答疑、搜题类为代表的APP因为处于同一赛道而进入激烈的白热化竞争阶段。除了前文提及的猿辅导和作业帮,在线辅导APP学霸君也于今年1月完成E轮1.2亿美元的融资。
“第二、就自身的经历来看,传统教育行业互黑的情况还是非常少见的。(像小猿搜题和作业帮)这种情况更多的是互联网人开始将互黑手段蔓延到互联网教育行业的结果。个人认为,做出此类行为的人不配做教育,应该被驱逐出教育行业。”
而对于有关部门应该如何做来减少或禁止此类事件的发生这一问题,栗浩洋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表示:“此类事件已经不单单是仅凭惩罚的手段来减少或降低。它已经违反了商业规则,涉嫌不正当竞争。有关部门应采取「乱世用重刑」的方法,对此类行为的涉事人员处以刑事责任的处罚。”
结语
然而,该项事件发展到现在,已经占据了网上热点的制高点。不管是胡天硕的“等真相大白”,还是栗浩洋的“应当严惩”,相信在各位看官的眼里,已然有了一些判断。雷锋网编辑也只想在尾后,借用一位知乎网友“挂云帆”对此事的评价来表达一下立场:
“打架就打架,别开童车!竞争就竞争,别没价值观!”
原文题目:

小猿搜题大撕百度作业帮,业内:互联网那一套放在教育上,不合适


灯叔推荐阅读:
————我是分割线————
灯塔EDU的每一篇文章,都会注明作者和来源(除非实在找不到),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原作者不同意,请与我们联系(微信号qq948645101)
转载请注明出自 灯塔EDU (ID:dengtaedu)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