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
洋洋洒洒几千字
但其中最刺眼的就下面这个字:
信息简洁明了:
同性恋=非正常的性关系
与乱伦和性变态是同类
拜托!我们节目可以不看
你话能不能不乱讲?
一位同性恋朋友异常的淡定
淡定中透露着绝望地说:
“攒钱移民吧 ”
就在三分钟前
远在欧洲大陆的德国议会
表决通过了同性恋合法化法案
成为世界上第22个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国家
本来今天的朋友圈和微博
应该是和美国同性恋婚姻恋合法化那天一样
飘满了彩虹旗的吧
我们虽然知道中国距离同性婚姻合法化
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但至少我们能看到不远处
那光明的未来
但讽刺的是
三分钟后
同性恋又和性变态画上了等号
这是一个国家级别的机关的通则里
白字黑字写着的
1990年
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将同性恋从疾病名册中去除
认为同性性倾向乃人类性倾向的其中一种正常类别
1997年
中国刑法取消了‘流氓罪’
标志着中国对同性恋行为的非罪化
2001年
在“中华精神科学会”推出的第三版“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CCMD-3)
将同性恋从精神疾病分类中删除
2017年
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网络视听节目内容审核通则》
将同性恋和乱伦、性变态一起归入非正常性关系
眼看他起高楼
眼看他宴宾客
眼看他楼塌了
我们可以接受进步缓慢
但我们真的不能接受倒退
因为对于同性恋群体来说
每一点微小的进步
都不知道有多少人的奔走相告
不知道有多少人的流血流汗
我以为外面的风向变了
想要穿戴整齐走出柜子
打开一道缝隙向外望望
原来还是满地的魑魅魍魉
于是我又默默地关上了它
永远的关上他
你们给的理由是
怕教坏小孩子
我们无法接受
到底是谁在教坏小孩子?
小孩子早晚会长大
小孩子里也必然会有同性恋
你们难道希望看的
被你们宣扬了同性恋是性变态的这代小孩子
是同性恋的 自卑自杀
不是同性恋的 追着骂别人是同性恋怪物吗?
呵呵
到时候真的是“这盛世如你所愿”了!
我本可以保持沉默,
但我不敢。
当初他们(纳粹)杀共产党,我没有作声,因为我不是共产党;
后来他们杀犹太人,我没有作声,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再接下来他们杀天主教徒,我仍然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
最后,当他们开始对付我时,已经没有人为我讲话了
过往,我们学了那么多立论、反驳、质询
那么今天,就让我们立一个问心无愧的论,
将某些东西驳斥个痛快,
用心里和笔下的一轮轮质询打爆它们敷衍的借口,
尽情地嘲讽那些该被嘲讽的。
身为辩手,岂不快哉?

也许有一天,当禁令蔓延到辩论场上,
我们在各大赛事中再也见不到「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利大于弊/弊大于利」这个辩题。
看着当年准备过的资料,写好立论的手卡,
没来得及升的价值,希望你我还能记得这个老朋友。
谢谢主席大家好,所谓同性恋,是指只对同性产生爱情和性欲的人,具有这种性取向的个体被称之为同性恋者。早在1990年它就被……”
辩题无对错,但今天,我们都是正方。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