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8日,开办近10年的外语培训机构环球美联毫无征兆的停止了经营并启动破产清算程序“环球美联”的破产,刷屏了朋友圈。这已经不是第一个倒下的英语培训机构,我想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为何教育机构破产的这么严重,有想过这个原因吗?
培训机构都在抱怨培训利润之低,学员越来越少,成本越高。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让教育机构从业者如履薄冰?
培训机构的倒闭从大型的环球美联,到灵格风,无一不是学员的流失。而现资金的问题,一半出在“收钱”的时候,一半出在“花钱”的时候。
“收钱”出现问题?
这就得从培训机构的盈利模式说起
主流的盈利模式确认模式无非分两种:以“上课”作为收益的来源,和以资金到账为确认的方式。正确姿势:以“上课”确认收入。这种收入核算方式,为正规(尤其是大型)机构所用:学员报名缴纳一定的学费,在收取学员学费资金做为重复转化;在上课服务中,将实际完成的授课课时,也就是正常授课模式做为收费标准,为确认收入。
这种核算方式满足会计准则中“授课模式做培训机构盈利模式的主要收入”这一要求;也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学员缴学费安全性。
机构资金安全到账,确实很常见
这种方式多为刚创业公司与小型机构使用。单纯以入账资金做为核算,好处是简单易操作;同时他的缺点也在一定程度逻辑上的不合理,且容易给教育机构带来资金周转不灵。
理论上来说,采用此种方式需要提前准备一笔足够公司正常运转的“备用金”,作为运营波动中的备用和保障。
除了培训行业,很少有其他行业能让学员把“预付款”给得这么心甘情愿。学费作为“预收款”,如果没运营好,一旦出现没有预期的资金进入,问题也就出来了。
所以“预收款”是原罪么?
按照现今会计管理企业盈利标准来看,提前收取学费应被记为负债。中小机构公司不规范的核算方式,在现金大量积累一定厚度前提下,很容易让机构误以为利润增长的错觉。
这种错觉非常致命
如果你采用标准收款方式的话,将“预收款”金额记录为负债项,会发现机构原本的资产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反而负责将在一天又一天的增加,你就会采取弥补资金不足的准备措施。
但如果采用不规范的记录方式,比如单纯以到账的金额来算的话,就容易对公司运营状况(尤其是盈利情况)发生实质的改变。准备一定的“启用资金”相应对这种潜在的风险是必要的,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匹配多少“启用金”本身就很难预估的。
又在机构运营模式模糊的情况下,就更难以预估下,快速的扩张模式看起来盈利空间很大,而快速增长的现状又逼迫你采取更激进的扩张。教育机构在迅速扩张与隐藏在背后的风险,始终无法摸清。
由此来看,“预付款”的确是引发风险的首要条件最终导致风险发生,不在于“预付款”本身,而在于你对“预收款”理解存在一些偏差,以及在种现状出现后带来严重扩张形式。二、佛说,欲望是一切苦难的根源。
而金钱就是人类本身欲望的摧残着,即便你对“预收款”有足够的认识,能否抵御表面现状带来利润诱惑,则是一个挑战。去年“聚智堂”的倒闭,并不源于你财务核算方面多么精通或者对“预收款”理解存在偏差。其将预收的学费作于其他资金方面投资,也正是被这种无法控制的欲望所吞噬。
德鲁克所说的那只野兽,也许可以用来表达如今许多教育机构创业的现状:以商业的模式来运营教育,就如同慢慢培养一头野兽,如果你总是想着怎样才能喂饱这头野兽而不想其他事情,很可能你逐步失去做教育的初衷,进而完全失去对才开始做教育的初衷
我们反观在线教育,在2013年8月,百度探索在线教育领域有了新的发展,其推出的独立二级域名百度教育已经上线。据悉,这是在推出百度文库和百度学习之后,百度在教育培训领域的又一次探索。百度这样一搞,多少教育机构想进入这一行业。
最稳的机构,获得了最长久的增长,或许可以这么理解:盈利核算与资金管理上的稳定与保守,让教育机构在授课售后的提升上有更多的余地,而有了平台优良通道,才有了教育机构长期良性发展的基石
三、规范入账标准,是初创业公司必经之路。
这可能是初创业难以跨越的一道坎。
迟迟没有将入账标准化,可能不是因为财务处理有多复杂,而是你知道,一旦入账标准化了,原本漂亮的财务报表可能你将无法直面。
培训行业利润不高,10%以内的盈利率对与初创业公司说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如果严格按照会计准则,或按照税务标准核算,很容易让本就不容易产生利润率消失殆尽。
所以我们经常看到,初创的教育培训公司为了赢得一定时间上的成长,会选择将财务标准化的日期后延。
这种操作很务实,它给机构带来的发展空间包括但不限于:
1、通过个人账户收取学费,回避了相应缴纳的培训税费;
2、通过到账金额为实际公司收入方式,报表会非常精彩...
3、过私入账处理招生学员问题,间接降低了招生成本的浪费;
总之,教育机构一方面通过不规范入账标准操作,回避了很多需要缴纳的税费;另一方面,通过不规范入账核准方式,营造了比较好看的账目标准(虽然这看起来有点自欺欺人)。
如果说中小机构能通过入账的不规范存在一定上的漏洞,可以获取上述众多“利益”,那么规范化操作的机构,又靠什么赚取利润?
回到文章开始的那个话题,线下培训机构跑路,是因为行业本身的利润低吗?
教育机构平均利润在下,这既是事实。但这不是理所应当吗?
每一个行业只有经历初创期、发展期与成熟期。从一个行业初创业到成熟期不是一个发展过程吗?不断加入的新竞争者与其他教育机构增加资源争夺战,都会让行业参与者的利润空间缩小。
所以,是培训不好做了,还是你没找到方法。
来源:时光钥匙 

附:近年教育机构跑路一览表(不完全统计):

决胜网作者:彩虹 
2016年12月18日,开办近10年的英语培训机构环球美联毫无征兆的停止了经营并启动破产清算程序,法定代表人失去联系,这让尚未完成课程的学生措手不及。
2016年12月9日有媒体曝出绩优堂遣散员工,疑似资金链断裂,有员工估算拖欠员工工资共800万。
2016年12月,一起作业宣布了对快乐学的全资收购。据接近快乐学的相关人士爆料,从2016年年初快乐学开始就有大量员工离职,并购对快乐学来说是件好事。
2016年11 月 3 日,据匿名人士爆料,北京题谷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题谷”)正式宣布破产,目前在遣散员工。
2016年10月,环球托业英语培训机构突然突然停业,负责人携款跑路。近千名学员的学费打水漂,而其中不少是通过借款分期缴费,此外,机构教职工的工资也拖欠数月。
2016年7月,在广州增城区一小区内,一家名为“东方金子塔儿童潜能培训学校分校”的加盟店,租用两层楼的别墅开始招收3至7岁儿童进行培训。可办学不足一年,负责人就跑路了。100多个孩子的家长投诉无门,涉及金额二三十万元。
2016年5月17日,K12培训机构聚智堂教育集团董事长杨志被曝“卷款跑路”,涉案金额预估高达十几亿元、多校区人去楼空。
2016年5月在湖南发生的“明思教育”跑路案,73名家长的143万元被卷走。
2015年12月底,青少年英语培训机构“朗文启智”的多位股东被曝“失联”后,老师工资被拖欠,无奈宣布停课。
2015年12月,大兴一家购物中心内的倍优天地早教机构负责人卷款潜逃。
2015年9月,位于成都吉的堡培训学校宣告破产,20余名家长集体维权要求退钱。
2015年5月,灵睿培训学校突然关门,数十名家长预付的总共22万学费打了水漂。
2014年11月,广州旭日教育培训中心负责人卷款“跑路”了,不仅200多名学生突然无学可上,那些预付了巨额培训费的家长们,也很难拿回自己的预付款,这其中,有的学生预付费高达六七万元。
2014年11月,北京育才苑“一对一”培训机构跑路,上百家长讨钱无门。
2014年11月,常青藤教育培训中心也突然关停,部分家长和学生的利益莫名遭受损失。
2014年10月,广州旭日教育培训负责人携款跑路。
2014年8月,南瓜英语培训学校停业,上百位家长讨学费。
2014年6月,英特教育跑路,揭开了北京最大规模的机构关店潮。
2014年4月,在北京拥有18个教学点的英特国际少儿英语遭遇资金链问题,老板“出走”。
2014年2月,北京引航思培训机构因经营不善而被迫停课,拖欠学生家长费用。
2014年2月,重庆渝中优维语言培训学校(对外简称“南瓜英语”)因破产关门引发退费纠纷,导致数百名家长围堵机构,造成现场混乱。
2013年11月,有15年历史的上海易思教育因资金链断裂关门,老板“消失”并拖欠员工工资。
2013年10月,北京瀚林新思维几个分校同时关门,卷走数以百万元的学费。
2013年,全国连锁教育机构“至善教育”突然停业,家长上万元学费打了水漂等等。
2012年12月,爱乐国际早教朝阳门加盟店停业,卷款40余万元学费。
2011年,浙江台州一家著名教育机构西西里董事长卷款潜逃,公司2000多万资产无法追回。
2009年底,凯恩英语一夜间消失,上海总部人去楼空。
……

灯叔推荐阅读:
————我是分割线————
灯塔EDU的每一篇文章,都会注明作者和来源(除非实在找不到),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原作者不同意,请与我们联系(微信号qq948645101)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