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8日
断桥公园Bahia Honda是个不错的去处,风景独特,海滩漂亮,暴热的天气正好下水。老人们坚持穿着长裤球鞋徜徉在比基尼大肚皮横行的海滩上,俺作为狗仔队当然也没机会下水,晒得烤猪一样。
老爷子昨天鱼没钓到大的,鱼瘾倒是钓大了,总想着哪儿下一杆子。这容易,岛礁上到处都能下杆子。于是就沿途停停,有枣没枣三杆子,恢复了我出门玩的常态。第一个能停车的地方刚下去惊扰了一大蜥蜴,一米多肯定有了,悉悉索索的爬走了。风还是满大的,鱼没钓上啥,就runner和jack。于是再找地方,在一个好像叫Indian Bridge的地方又玩了两下。基本就是拿鱿鱼喂小鱼,偷饵的还不会上钩,嘴巴都贼小。老爷子开始惦记着大鹏,后来弄上一个小needle fish,也开心了。去投店的路上步步是景,后座一片呼噜。。。。。。

到Key Largo附近住店,窗户外面就是西面平静的海滩,几个躺椅看着挺舒服,边上还有个小河道,有戏的样子。跟大堂的多聊了两句,说是曾经看到有人清晨用活虾爆钓mangrove snapper。活虾咱没有,颤悠悠的假虾咱不缺。晚上等老人关门睡了,溜出来甩两杆,荧光虾没有效果,水面上渐渐开始热闹,忽左忽右的冒几个水花。于是玩玩水面饵,手里仅有的水面系是3d popper,第一杆就咬了,拉上来是条大眼睛水汪汪的ladyfish。这东西搏的像skipjack,也爱跳,也爱咬,还挺好玩,拉了几个都是lady,大的两三磅,小的不到一磅的样子。两对年轻人拿着啤酒出来晒月亮,跟在我周围大呼小叫,指挥我往哪里抛投,看到鱼没咬中饵一阵叹气,上了鱼比我还兴奋,帮我拍了张照。热闹一阵后水面活动少了,我竖在角落的另一根杆子响起来,那上面是一条白天钓的blue runner。紧卸力,杀钩, 杀钩,紧满了卸力线还在中速平稳的出,从杆子上传来的缓慢节奏感觉这家伙不小,线出了一大半时喘口气缠斗了几下,抢回
一点点线,又是一轮出线,这次见了杯底,还有几圈的时候无奈放平握杯,杆子一震,主线回来了,50前导线没了。估计是个鲨鱼。后来四下无人又上了个小鲨鱼,浅水处打着滚,黑灯瞎火不好拉上岸,也不想弄死它,剪线了事。
本来还想早晨再来玩玩鲷鱼,睡过了。叹息。

11月9日
上午来到John Pennekamp Coral Reef State Park,玻璃底船我也做过了,等人的功夫钓两下。这地方本来每次都能用假饵钓到lizard fish 玩,这鱼逮啥咬啥。可这天风太大,海边根本扔不出去。于是找了个背风的小桥下面钓钓。看得见mangrove snapper,挺精啥都不咬。只有yellow grunt傻,没大的也没意思,头天没睡好又困,就跑公园游客中心里面看珊瑚,还看到一条会打哈欠会钻洞的鱼。

往北面开到棕榈沙滩时天就变坏了,风雨交加黑云蔽日。MC hammer的too legit to quit 和着袁阔成的薛刚反唐在雨刷后面交混回荡,昏昏欲睡。强打精神开到了Jupiter投店,吃了饭雨大概停了,去出海口看海景。这里据说是世界snook之都,也没考证过。疾风小雨,精神一振。鸥鸟成千,一堆菜鸟在冲浪,石堤顶端的浪能把人拍飞。雨里的钓鱼人加我一共四个,看他们都是在往冲浪的身边投,看来鱼在内湾,一个本地老头用4' johnson勺子上了个27寸的snook,他量了半天,看来是想留下,可惜那里是29-34。一个小哥用撒网上的小鱼上钩了一条,在水面折腾了几下个头不小,脱钩了。我用2 oz的白尾Kastmaster半个小时没有收获,除了草,后来挂石头了,家人也催了,又一次在这里入宝山空手而归。
11月10日
Jupiter的Juno海滩栈桥是老幼皆宜的钓鱼地方,这个早晨晴朗大风,还挺暖和的。本来是想弄俩西班牙,那个栈桥常能钓到。结果看到几个老越在上带鱼,我拿假饵也划拉到两个,可是钓不过老越,老岳父也没上鱼,于是搞肉无底线跑着到门口买了两套老越的设置,加重锥子漂,下面拖两米多50线,中间加两三个铅坠,12寸铁丝,3/0,4/0的钩,把开始钓的带鱼切下四五寸的肉条,这玩艺喜欢银色的,后来舍不得带鱼把西班牙也切了,看漂子拉鱼。因为等带鱼从咬到杀钩总得等半天,我就把俩钩子过眼串连,不等了,敢咬就杀钩,一段时间里击败了了老越,后来潮水高了,就没了。据说我们去之前的低潮是最火的时候。
总之就象相声里说的“赶上这波咸带鱼了”。不过有差不多一半的带鱼牙都长得烂七八糟,记得中国的带鱼牙都挺整齐的没这么狰狞,也许不是完全一样的品种。


11月11日
上次回国才知道现在这个日子叫光棍节,国美电器凭单身证明大赠送阿。可惜可惜。这天早晨想重返栈桥享受美好上鱼时光,光棍节真灵啊,哪还有带鱼啊呵呵,白耽误了一个小时俩人死心了。 还好西班牙有一阵近处blitz, 玩了两下。
一路无话擦着大O湖的上沿从南佛州的东边来到了西面墨西哥湾这一侧,一路很多种植园,看到了上万的橘子树上亿的橘子,要想吃新鲜的橘子要找哪种水果摊或是路边的小蔬果市场,有一种佛州的橙子肉是红的像葡萄柚,味道基本是橙子,有点葡萄柚的hints,很好吃,我每次都要特意去找。种植园直接卖给游客据加油站的人说是违法的,我将信将疑。
晚上住在清水湾海滩附近,天气预报说明天下午开始刮东北风,后天大风警报。
11月12日
清水海滩(Clearwater Beach)的沙子真白,真细,杂质很少,抓在手里绵绵软软象绵白糖一样。水里也干干净净,著名的60栈桥上游人络绎,但没看见几根鱼竿。俺下去游了一圈一直游到浮标界限,还潜了几下,水里空空荡荡,除了岸边几米处有挺多的像小趴虎似的鱼,就只有一条小鲨,没有食物的地方是不会有啥鱼的,专心晒肚皮就是了。说实话我不喜欢这种过分干净和平静的海。


从领导在Jupiter海滩拍的照片里,我们注意到有一种鸟的奇怪姿势,这次功夫多的是,正好比基尼堆里有一大群这种鸟,就多观察了一会儿,初步认定是在求偶,按一般常识推断,低三下四的那个估计是公的。


下午去一个叫Fort de Soto的海滩看看,好大的趴场,很多棚子,设施齐备,烧烤休闲的好去处。沙滩一样的白,一过三点就是阴天大风。也有两个栈桥,至于鱼吗,这边的主打应该是红鱼,海鳟。 溜够了沙滩,到pier看一眼,趴场上一满身刺青的老哥刚刚铩羽下来,告诉我饵鱼已经几个星期没有进来了,鱼情惨淡。告诉了我一好点的地方,就在回去的路上,679公路Tierra verde前面的桥下,等我赶到时他已经在那里奋力挥杆了,也是Johnson 勺子加大铅塔,咬口不少,上的是jack和西班牙。风很大有点冷,女士们都不愿意钻出车。我们钓了一小会儿,既没有红鱼和海鳟的影子,也不好意思让家人等太久,就撤了。留下刺青哥和一头大半个人高的大鸟。

11月13日
天气预报很准,俺们大风里裹着厚外套继续徜徉在西佛州连绵不断的白沙滩上。沿着699往南,有个叫Johns Pass Boardwalk的小地方,邻着港口,小店饭馆林立,需要遮风避雨躲舒坦的时候,还算是个晃荡的好去处。
和清水海滩隔海呼应的Sand Key是冲浪者的乐园,这一天聚集了很多人。这里不许钓鱼,一个挺好的石头海堤拿铁链封着,除了咔嚓相片也没啥别的事干。有人在沙滩上种下了一颗心,是用哪种贴地着生长的草种的,根茎扎实,不知花了多久的心思才慢慢长成这样,踩是踩不坏的。可叹劲草已经随季节枯萎,时光早晚抹平一切。

下午奔袭奥兰多,接近坦帕,沿途海边的红树林旁零零星星停着车,好奇下去看看。有人在活虾钓鱼,没钓到啥。老爷子发现了新玩意儿,红树林倒生的根丛周围泥沙里藏着很多大大小小的海螺。现在正是低潮,螺困浅滩,拿起来还在喷水。于是几个人玩得不亦乐乎,弥补了一下一直未能捡到啥贝壳的遗憾。晚上多了个活儿,要想要人家的壳,得把螺都煮了肉掏出来,要不会臭得像地狱。好在Resident Inn宾馆里都有灶具。

11月14日
早晨天刚亮赶到卡纳维拉尔角看日出拾贝。结果多云,太阳好高才露脸;低潮时间算错,是11点,几位领导对贝壳都很痴迷,所以一上午就在迎面大风里晃荡等低潮,由于下午晚些时候还有个活动,去Sebastian钓两杆的计划直接泡汤,又是个遗憾。不过又一次看到胖犰狳,还是前后两头,还挺开心。
来过四五次了,Canaveral National Seashore的海永远气势磅礴,是我喜欢的海。多贴两张。


11月15日
收拾行装,一路向西北,回到漫长的冬天。
(全文完)

-----------------------
原创内容,版权归北美钓客和作者共同所有。欢迎微信群和朋友圈转载。合作请联系 [email protected]
关注北美钓客,分享精彩生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