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9日晚23:23,环球时报头条发布了一篇题为【中国人在巴被绑惨剧真相:韩国人招募中国青年赴敏感地区传教酿悲剧】的最新报道。
报道中涉及信仰部分,如下:
据《环球时报》驻外记者了解,这次事件并不简单,可能已经遇害的中国人是被一名韩国人带到巴基斯坦进行传教活动的。
《环球时报》记者从事发当地民众那里了解到,被绑架的两名中国人是去年11月底由一名韩国人带领进入巴基斯坦西南部俾路支省首府奎达的真纳镇地区,韩国人在那里开办了一所学校。出入这所学校的中国人还有11人,加上遭到武装分子绑架的2人,一共13人。
为什么巴基斯坦当地武装分子会绑架这两名中国人?韩国人为什么会在那里办学校?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韩国人在奎达真纳镇创办的这所学校简称是ARK,对外声称是一所语言学校,培训一些年轻人学习巴基斯坦当地的乌尔都语。但是,他们的学习和生活轨迹都有浓郁的宗教色彩。
这些中国年轻人以参加语言学校的名义租住在当地旅馆里。他们基本上每天主要做三件事:首先是语言学习,以如何与当地民众沟通和打交道为主;其次是开会,似乎是交流各种心得;第三是搞带有宗教仪式性的活动。尤其是第三项内容,这个学校的中国年轻人出门时会分成几个小组,每个小组三到五人。他们在附近走街串巷,给当地老百姓播放宣扬基督教的视频并进行劝导,还邀请当地人参加他们的活动,为他们唱基督教歌曲。按照当地人的理解,这其实形成了一种“宗教骚扰”,因为当地民众基本上都是伊斯兰教信徒。
目前,这名韩国人是如何在中国招募这些年轻人到巴基斯坦传教的,尚不清楚。但此前,不断有报道称,韩国一些宗教团体和个人冒险到阿富汗、巴基斯坦等地传教,屡次出现被绑架和被杀害的情况。因此有人转向鼓动中国年轻人到高危地区进行宗教活动。
这些年轻人以90后为主,他们涉世不深,思想比较单纯,在受到蛊惑后,缺乏判断力。正因为他们的活动涉及到复杂的政治宗教因素,而且是在穆斯林聚居区传播基督教,所以很容易引起纷争,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中国年轻人应该对此保持清醒头脑,提高警惕。
以上文字来源【环球时报】
人质被挟持登上的汽车
“世界虽无理地仇恨我”
基督徒的传福音被环球时报定性为是“宗教骚扰”。中国一些爱主且有使命感的年轻基督徒藉着韩国基督徒的帮助去巴基斯坦为主做工,却被该时报的编辑混淆为“韩国人热衷传教却因怕被杀害,而转向鼓动中国年轻人到高危地区去传教”。
且极失偏颇地引导舆论、主观臆断:“这些年轻人以90后为主,他们涉世不深,思想比较单纯,在受到蛊惑后,缺乏判断力。”用“蛊惑”这种措辞,把韩国基督徒置于险恶,更无视中国基督徒甘愿为主摆上的心志,文中所出就是什么都不懂的年轻人被韩国人招骗去传教。并劝戒“中国年轻人应该对此保持清醒头脑,提高警惕。”
同时并以【中国人在巴被绑惨剧真相:果然又是韩国人害的!】为题发布在环球时报官方公众号上。明明是恐怖分子杀的人,这么一写,舆论开始一边倒地指责韩国基督徒,两名中国基督徒受害者竟也成了网民口中的活该。
不到一小时,报道下面评论过千。从以下的评论来看,环球时报的编辑成功地把舆论导向:从极端伊斯兰组织的残忍,急转为“韩国基督徒无良与中国年轻人无知”。原本真正应该声讨的isis凶手不再被指责,仅由编辑的失实报道就把黑锅甩给韩国宣教士来背,瞬间把中国网民的愤怒从恐怖分子转移到了韩国和基督教上。
热门评论截图
遇害者的巴基斯坦朋友亲述:
“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他们这样善良的人”
然而,这两位在环球时报评述中没有判断力、被蛊惑的中国宣教士,在他们的巴基斯坦朋友眼里真实样子的是什么呢?
孟丽思(音译,女)和李欣恒(音译,男)在巴基斯坦奎达当地的朋友艾莎,还原了他们在巴基斯坦的生活:
艾莎称,在得知两位中国朋友被绑架的消息后,她简直不敢相信。
就在被绑架的前一天,两人和另外一名中国女孩才在她家中做客,并度过了一段非常愉快的时光。
“他们是下午3点来的,一直待到5点15分才离开。”这是艾莎最后一次见到他们。震惊恐惧之余,艾莎一直哭泣着为两人祷告,希望他们能够平安归来。
“他们过去每周来我家一次,教我中文,我们会一起唱歌,一起看电影,我们在一起度过了非常快乐的时光。”
艾莎说,她和被绑架的孟丽思及李欣恒,是6个月前在街头偶遇认识的。由于她本人去过中国,对中国很感兴趣,而孟李两人又非常喜欢她的孩子们,因此双方很快成为朋友,并互相交换了电话号码。
孟丽思和李恒欣与艾莎的孩子玩耍 受访者供图
艾莎说,孟丽思和李欣恒两人并非媒体报道中的夫妇关系。
“他们是一起来到巴基斯坦工作的,两人是朋友,关系很好。”她说,孟思丽和李欣恒与另外13名中国人在一家由韩国人开设的语言机构教中文,每个月工资3万卢比(约合人民币1971元)。
艾莎透露,孟思丽和李欣恒计划开设一个中文教学班,但因教学需要,他们必须先掌握乌尔都语,因此两人最近一直在学习乌尔都语。
两人工作的语言学校附近街道受访者供图
艾莎称,两人所在的语言机构没有名字,就设立在一个屋子里,学校就在真纳区白色清真寺旁的一栋民居中,那里没有标识、没有广告。
“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他们这样善良的人,”艾莎称。
“他们绝不是徒然死了”
舆论,言出于口,念出于心。言之汇聚,自成舆论。
主观臆断也好,所谓的独家真相也罢,舆论者从不用眼睛看事情,都是用嘴。缺乏批判性思维,又或者他们的批判性思维已经被信息轰炸无几。舆论者在发表自己观点的时候更容易被信息的传播者诱导,真相是什么他们其实并不知道,但是传播者披着“真相”的外衣展示给众人他自己口中的真相,舆论者接过传播者的“真相”火种进行燃烧。
在世人眼里他们或被看为可悲或是愚昧,这两位为主殉道的中国年轻人在主眼里却被看为宝贵,上帝必为他们戴上荣耀的生命冠冕。这也让我想到了曾经许许多多被杀害后还被污名的来华宣教士。
他们绝不是徒然死了,殉道者的血仍然是教会的种子。圣经说:“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翰福音12:24)
在宣教士的名誉榜上,也许没有这两位中国年轻宣教士的姓名。他们如此的献身,仅仅过了非常短暂的在地生活,便蒙召付上了生命的代价!深信,他们“舍弃自己,广传福音”的见证在各处发出的馨香,是复活的主从天上所赐的福气。
愿主亲自安慰他们的家人,更愿他们的血没有白流,盼望在巴基斯坦的硬土上,能够开出灵魂的花朵……
今日经文美图
(可点击图片保存至手机)
  你们往普天下去,
  传福音给万民听。
|马可福音 16:15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