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编 者 按 
斯坦福是如何在硅谷崛起的过程中扮演关键角色的?在斯坦福掌舵16年、极大推动了科研创新与产业结合的老校长约翰·亨尼斯,阐述了两个关键。在中国大力推动双创的当下,他的观点尤其值得学习和借鉴。
斯坦福大学是众多伟大创新的起源地。
斯坦福为硅谷的形成和崛起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培养了众多高科技公司的领导者,这其中就包括谷歌、惠普、雅虎、耐克、罗技、特斯拉、Firefox、艺电、Sun、NVIDIA、思科、及eBay等公司的创始人。
据统计,截止至2016年斯坦福共有60位诺贝尔奖得主。此外共有20位斯坦福校友或教授获得图灵奖(计算机界最高奖);另有7位斯坦福教授获得过菲尔兹奖(数学界最高奖)。斯坦福出身的企业界人士遍布硅谷和美国,政界人士也是数不胜数。斯坦福大学是名副其实的硅谷与美国的智慧之源泉。
斯坦福大学背后的秘密是是什么?是什么让斯坦福成为硅谷的心脏?是什么让斯坦福和硅谷的创新系统发生化学反应的?
约翰·亨尼斯 | 斯坦福前校长、计算机科学家、MIPS公司创始人,谷歌和思科公司董事会成员,在硅谷拥有巨大影响力。
  约翰·亨尼斯揭秘:斯坦福如何缔造硅谷传奇?

为了揭秘斯坦福大学的成功秘密,斯坦福前校长约翰·亨尼斯从科技讲起:
科研和创新一直是经济增长的引擎。历史反复证明,新的突破性技术会带来一个全新的行业。
贝尔实验室的半导体技术的突破和仙童和德州仪器等公司的成果,创造了半导体这个如今每年3千多亿美元的行业;大型工作站和个人电脑行业的发展,直接起源于施乐帕罗奥多研究中心、斯坦福、伯克利等机构的研究成果;互联网和Web技术甚至生物医药技术背后也是由研究驱动。而每个行业的发展也创造更多技术进步的机会。
那么高校在科研创新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呢?
高校长期以来坚持基础研究和原创性研究,这是科技创新的源泉。任何科学技术的重大突破都离不开基础理论支撑,没有基础研究和原创性研究,创新不会有很强的活力和后劲。
高校人才济济,与学术圈交流频繁,创造性气氛浓厚 ,在基础研究和前瞻性课题方面具有工业企业不可比拟的优势。
工业界的科研活动很难考虑中长期的需求,长期性的科研成果的收益者往往会是整个行业和社会,在这种认识下高校作为创新源泉的作用在增加。
更重要的是,大学是人才的聚集地。以Google为例,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创办Google后,有成百上千人从斯坦福加入谷歌,这些人才是Google崛起的关键。
那么斯坦福是如何在硅谷崛起的过程中扮演关键角色的呢?斯坦福老校长讲了两个关键:第一是斯坦福如何在学校内提倡创新,第二则是斯坦福如何将科研成果转化为产品。
斯坦福大学如何在学校内鼓励创新?
最关键的是人!
约翰·亨尼斯表示创新需要几类人:有远见的预言者、探索者、无畏的执行者
有远见的预言者能够看到一项技术可能带来的革命性变化,他们能够从一而终,致力于将新技术的使用门槛降低,通过各种方式将成本降低、把新技术普及。
革命性的技术出来后,大家可能都不清楚应用场景和机会在哪里,探索者就会通过各种尝试将新技术应用于可能的场景。
无畏的执行者则是通过不懈的努力将愿景变成现实。
典型的例子就是吉姆·克拉克,他是斯坦福大学电机系副教授,他的天才在于他洞察未来发展趋势的才能。一旦捕捉到趋势,就果断地创建公司,并组织一批人才进行开拓。

在看到图形技术特别是3D图形技术的巨大潜力后,在1982年他创办了利用软件和硬件加速来显示3D图像的公司SGI,SGI成为世界领先的好莱坞视觉特效和3D图像生产商,成了整个3D行业的缔造者。
1993年在看到图形浏览器的巨大潜力后,克拉克找到了Mosaic的开发者马克·安德森,这是互联网上第一个普及和易于使用的浏览器。克拉克和安德森一起创立了网景通信公司。网景于1996年IPO,克拉克的500万美元的投资赚到了20亿美元的收益。

 站在最新技术的前沿

约翰·亨尼斯认为,只有在最新技术的边缘,才能更好地看到未来
在斯坦福,众多科研人员是科技的哨兵,会看到各种早期技术的萌芽和发展,迫使自己思考更多未来的问题。
约翰·亨尼斯举了施乐帕罗奥多研究中心的例子。这里是许多现代计算机技术的诞生地,Xerox Alto电脑于1973年3月1日首度公开,它是最早使用图形用户界面(GUI)的电脑之一,最早的个人电脑原型。
但Xerox Alto不是一个商业化量产的产品,价格高达1万5千到2万美元,后来苹果和微软都“借鉴”了Xerox Alto的设计。
第二个例子就是思科,思科创始人是斯坦福大学的一对教师夫妇,夫妇二人设计了叫做“多协议路由器”的联网设备,用于斯坦福校园网络,将校园内不兼容的计算机局域网集成在一起,形成一个统一的网络。
约翰·亨尼斯开玩笑说最早斯坦福用的是“鞋子网络”,大家用硬盘装着文件在各个实验室间跑动来传输文件,而有了思科的设备后,联网时代真正的到来了。
站在技术前沿的思科,把这项技术推广到了全球。
约翰·亨尼斯讲的第三个例子则是Yahoo!的故事。Yahoo!创始人杨致远和大卫·费罗都是斯坦福研究生,他们创建了一个名为“杰瑞的网络指南”的网站,是一个信息索引网站,后改名为Yahoo!。
Yahoo!最大的成就是商业模式的创新,他们首创了互联网广告这种商业模式,是互联网商业模式的破冰者,没有Yahoo!,就没有之后的Google和Facebook这些以互联网广告为主要营收的公司。
最早Yahoo!用的是斯坦福的机房,后来被“赶出去”创业了,最高市值一度高达1300亿美元。

鼓励创新:发现不合理的地方

约翰·亨尼斯表示,斯坦福鼓励大家去发现不合理的地方和未被满足的需求,这也是提升创新力的重要途径。
他讲述了自己创办MIPS的故事,当时他发现了复杂指令集结构(CISC)的各种弊端,于是决定创办采用精简指令系统计算结构(RISC)来设计芯片的公司。
在一个业界的会议中,大家都不看好MIPS的发展前景,一个来自IBM的研究员还开玩笑地建议约翰·亨尼斯应该拿着投资人给的一百万美元风险投资逃去南美(因为MIPS肯定会失败)。后来MIPS在商业上获得了成功,而那位IBM的研究员的科研项目倒是被砍掉了经费。

找到最好的人,然后给他们赋能

约翰·亨尼斯表示斯坦福崛起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找到最好的人,然后给他们自由,让他们自己做决定。
斯坦福大学的教授和学生有着充分的学术自由,虽然斯坦福也会有重点和优先的研究方向,但是不会去规划具体的研究日程和研究细节。
约翰·亨尼斯也讲了一下Google的故事,虽然Google的创始人拉里·佩奇提出的一些研究观点令他在斯坦福导师特里·维诺格拉德摸不着头脑,但是特里还是从里面挑出了网页搜索这个相对最靠谱的方向。Google不是第一个搜索引擎,但是Google诞生后,搜索质量就立马超越了当时的其他搜素引擎。
斯坦福大学拥有教授及学生的在校期间的研究成果,但它通常会将这些专利许可给发明者,让他们可以使用。由于Google初期并没有足够现金,因此斯坦福大学决定持有Google的极小部分股份作为条件,这对双方而言是双赢,后来斯坦福也因此获得上亿美元的回报。

斯坦福如何将实验室内的技术转化为产品?

在聊到技术转化时,约翰·亨尼斯强调技术转化其实最重要的是人的转化
技术是死的,但技术的发明人一定是最懂这项技术的人,知道这项技术的优缺点,而且是最愿意把时间和精力奉献到这项技术上的人。
而且一项技术出来后距离真正的商业化还有很长一段路,往往需要技术发明人以创业者的心态持续地投入。
约翰·亨尼斯讲到了惠普的故事,当年惠普创办的时候,都没有风险投资,在车库里创业。他们当时建了一栋办公楼叫Redwood Building,  这栋楼建的风格有点像商场。两位创始人心里想的是如果惠普失败了,就把这栋楼用来开百货商店,惠普公司创始人也是将他们在校期间的发明转化为了一个著名公司。
斯坦福大学认为学校里学生是非常关键的,他们给研究生的经费比教授更多,斯坦福校友是创业的主力,同时斯坦福也持续地给学生投入。

每一件事都围绕研究而组织起来

最后约翰·亨尼斯总结到,创新的浪潮总是一波接一波的到来,而不是连续的。
1940-60年代是电子时代,诞生了惠普等公司;1960-80年代是集成电路(IC)时代,诞生了英特尔、AMD、英伟达等巨头;1975-85年代是微处理器和VLSI时代,诞生了SGI、SUN、MIPS等公司;1985-2000年代则是互联网时代,诞生了Cisco、雅虎、谷歌等巨头;而2015-201X则是社交和移动时代,诞生了Snapchat、Instagram等公司。
而如今,则是人工智能的时代,人工智能将会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斯坦福与硅谷之间就是一种盘根错节关系,斯坦福在影响硅谷,硅谷实际上也在塑造着斯坦福。斯坦福作为孵化器功能的发挥,主要是通过硅谷对教授和研究生学术研究的资助来实现的。一句话:每一件事情都是围绕研究而被组织起来的。
来源:硅谷密探
编辑:Chaona
关 于 全 球 创 新 论 坛
INNOVATION DRIVES THE FUTURE
「全球创新论坛」由北大后E促进会发起与倾力打造,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中关村科技园区管委会协办,汇聚海内外最具影响力的科学家、企业家、投资家和创客,倾力打造全球创新思想的发源地、创新产业的聚集地、创新投资的新高地。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