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一个不被看好的梦想,你愿意坚持多久?
从台北桥下唱进小巨蛋,大陆巡演从广州启航到在广州收官,从800人的Livehouse中央车站到万人体育馆,他们十年一觉的饶舌梦,终于要在4月8日这个晚上万人见证。
可能还有很多人对嘻哈有刻板印象,华语嘻哈更是颇多误解,但从兄弟本色的音乐,听到的是真实和一针见血,没有过多的滥情、洒狗血和小情小爱,他们坚持自己的嘻哈梦,探索着华语嘻哈的各种可能,
他们就是兄弟本色!
4月8日,广州体育馆,兄弟本色的“日落黑趴”演唱会即将上演,对于嘻哈乐迷来说,这不啻为一场盛大的万人聚会——这将是广州演唱会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嘻哈演唱会,说唱的主题、潮流的音乐,以及广州本地及周边的各路潮人们,嘻哈范儿、夜店咖,街头与涂鸦,滑板和大金链子,善男信女、奇装异服,在张震岳、热狗和顽童的音乐带领下摇头起舞……
放眼全国乃至整个华人地区,兄弟本色的“日落黑趴”都是最大型的嘻哈巡演,体育馆级别堪称史无前例。
“日落黑趴”,黑趴取的就是Hip-Hop的谐音,日落之后进入Hip-Hop时间。4月8日,广州最盛大的嘻哈演唱会将开启。
“日落黑趴”,黑趴取的就是Hip-Hop的谐音,日落之后进入Hip-Hop时间,这本来就是欧美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嘻哈音乐是欧美乐坛的主流类型,因为文化差异,在华语地区始终没有成为最主流,但最近几年,华语嘻哈音乐正在被越来越多的音乐人和乐迷重视。
兄弟本色成员(从左到右):小春、热狗、瘦子、大渊、阿岳。
拥有最多粉丝的韩流有韩式嘻哈,移植于欧美,收获巨大成功;在各类直播平台,《一人饮酒醉》等土产喊麦激战正酣,至少说明说唱不是没土壤。谢帝曾经在《中国好歌曲》唱嘻哈,张杰也会在《歌手》舞台出其不意尬出嘻哈,wuli韬韬更是要高举C-Pop大旗唱嘻哈,各类主流歌手的音乐中都有嘻哈的元素,但是华语嘻哈真正抬头,却依旧任重道远。
张震岳、热狗和顽童MJ116组成的“兄弟本色”在实践着一种可能——兄弟齐心,其利断金,联合起来,还是可以把华语嘻哈音乐唱进体育馆,能够实现全国巡演。
《南方都市报》声色周刊“兄弟本色·华语嘻哈的可能”专题
“日落黑趴没有套路只有颠覆”
在这场难得一见的“日落黑趴”里,不会是稀松平常的芭乐情歌,而是潮流舞美搭建的夜店风、摇滚区、飞机跑道般的超长延伸舞台、重拍的背景音乐,都在预告了这将会是一场最带劲的大型嘻哈Party,这也是广州演唱会历史上最盛大的一次嘻哈趴体。届时随着前导片中,五人从高楼纵身一跳,现场布幕落下,在万人的尖叫声中,兄弟本色将会《Fly Out》、《MJ Fresh Gang》、《Rap Star》等多首歌曲,
没有煽情,只有激情;没有套路,只有颠覆。

嘻哈大趴兄弟团集结!
头号种子·张震岳!
“一件事情做久了我会腻。我要去找新的东西、新的刺激,那样才会让我觉得有活着的感觉,一直往前走这样子。”
——张震岳
 “我们做的事情本来就比别人快一点,但这个很屌”
很多乐迷提起张震岳,还是停留在《爱的初体验》或者《思念是一种病》,或者《爱我别走》这样的抒情歌曲,虽然他自己个人演唱的嘻哈歌曲不多,但一直以来都是嘻哈范儿,叛逆、随性,看似放荡不羁,却自有使命感。他早就和香港“潮人教父”葛民辉一起开设潮牌,并且作为本色音乐的创始人及“兄弟本色”的大哥,一直在实践和推动着华语嘻哈音乐。
他自己已经玩过了流行朋克、流行摇滚、电子乐、民谣、原住民音乐以及嘻哈乐。在张震岳看来,当前的华语嘻哈音乐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摇滚乐比起来,还是需要再努力,虽然那个年代的大陆摇滚乐也没有成为主流,但唐朝、窦唯、张楚那一票人,的确有影响到随后的整个华语乐坛,甚至持续到现在,“华语嘻哈音乐表面看已经抬头,但对整个乐坛并未影响到骨子里,嘻哈音乐要真的抬头,在文字上的尺度必须放宽”。
张震岳作为兄弟本色的大哥,一直在实践和推动着华语嘻哈音乐。
在张震岳看来,其实不少年轻人生活上都已经有嘻哈的元素,希望有更多喜欢嘻哈的朋友们能够跟上“兄弟本色”的脚步,“我们做的事情本来就比别人快一点,在别人看来可能会觉得奇怪,你们在干吗,感觉怪怪的,但我们一直在做,当你比别人走快一步,可能和市场有距离,但这个很屌,这样就对了,两三年之后就会被人知道他们的歌真的很好听,无论是最早来广州的一千人,还是接下来的一万人,我们就是挑比较难的路来走”。
 A 
联合:有分歧怎么办?投票,我们彼此信任。
南都:嘻哈音乐是非常主观的音乐,嘻哈音乐人看起来都很酷很拽,你作为大哥,和兄弟们相处怎样协调,会不会有意见不统一的时候?
张震岳:
有啊!一定有的,毕竟每一个人的个性都不一样。而且就某个部分来说,我们五个人都还蛮主观的,那要怎么样凑在一起?
我们虽然主观但我们又很信任对方。
那在音乐制作上,写歌的时候,我们都是在用一个比较民主的方式去解决它。
像一首歌的旋律,谁写得好还是不好,我们都是用投票的方式。
南都:直接用投票做决定?听起来很民主,正好是五个人也蛮适合投票的吧?
张震岳:对啊,其实我们还有公司其他的人,除了我们五个之外还有工作人员。那这种方式是最好的,但前提是我们要相信彼此。如果说我们没有相信彼此的话,你即便“好好好,我相信你,你来做”,心里面还是不服,但是我们没有。而且我们大部分工作的时间,像我们在开会的时候,交流得会密集一点,好在我们只聚集在音乐上面。音乐是第一,再是表演的讨论,像这些宣传啊工作的话是其次。其实这一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也还算蛮长的,但没有太多真的叫摩擦的这个部分,相处得还蛮没问题的。
兄弟本色在一起一年多,他们表示没有太多真的叫摩擦的这个部分,相处得还蛮没问题的。
南都:阿岳你是大哥,是不是要承担更多的责任?
张震岳:就年纪来说的话,是最年长的啦。但是,我想强调的一个部分就是,行业里面你要不断地求新求变,不然就真的会,你们看起来就会觉得你老了,或者是你有年纪了。我记得,听一个朋友讲,如果你真是要说很年轻的话,每天都接受新的东西的话,那就常常去夜店,因为夜店就是一定有最新的东西、最新的音乐。但不是说,真的我要常常去夜店啦,只是说它只是一个概念。就是说,我们在看一些事情的时候,看这个行业,假如说你真的觉得你够了,不用学习了,这些老本就够吃了,我觉得就这样子了,对啊你就这样子了。
但是我觉得我不可能是这种心态,我觉得我一定要有新的东西。因为我不管在生活上面,还是在音乐上面,或者是在其它的部分,我很容易就会厌倦。对,一件事情做久了我会腻。我要去找新的东西、新的刺激,那样才会让我觉得有活着的感觉,一直往前走这样子。所以,或许说我稍微年长一点,但我觉得在心态的部分我还是一直不断地去学习,而且我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很新鲜,对我来说充满了好奇,我想要做这个事情,我还想做那个事情。我还是充满了这个期待,这个我觉得是一辈子要去维持的事情。
阿岳觉得,学习新东西的心态很重要。
南都:你之前有Free9乐队,后来做纵贯线,然后做“艳阳天”演唱会时又是新的乐队,现在和“兄弟本色”这么多兄弟,组了这么多团体,就像你说的,是在一直寻找新的突破对抗厌倦吗?
张震岳:其实,组乐队跟很多东西都一样,因为我自己跟Free9在一起有十几年的时间嘛,当初那个时候组队伍,大家都是在同一个起跑点。但是你会发现,起跑之后,有些人是比较快,有些人就是比较慢。真的没有办法,这是每个人个性的关系。有些人就是被动,有些人就是很积极地往前走。那你要怎么样,在这个团里让大家一起齐步,这是非常难的。其实现在组乐队都会有相同的问题,每个乐队都有同样的问题,但你要怎么样取舍,这个就要看智慧,真的要看智慧。
所以我经历过这么多,一直到现在“兄弟本色”,虽然我们这次“日落黑趴”在广州算是大陆最后一场了,我们也即将暂时要分开,因为我们自己还有其他的音乐要做。但对我们来说,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你再久的话大家可能会开始腻了,你知道我就是见好就收,大家那个热度都还在的时候,比如说现在。因为这样子会转换注意力,可以把我们在“兄弟本色”里学到的东西,再放回到自己的音乐、自己的创作。所以我觉得那个其实是没有问题的,我会一直不断地去接触很多,我常常讲,我在工作上面可能是有一点被动啦,但是在工作的当下,我觉得我是很积极的,我觉得那样就够了。
 B 
要义:酷爽!首先要爽到自己
南都:你有那么多分身,DJ Orange还有海雅谷慕,你做了很多歌,但外界对你的认识可能还是《爱的初体验》和《思念是一种病》,你自己身上的嘻哈因子多吗?热狗和顽童这一年相处下来对你的创作会有哪些影响?
张震岳:其实我喜欢听好听的音乐,这是重点啦,不管我今天身上有哪种音乐风格,对我来说都一样,因为我喜欢节奏比较强烈的东西。但会不会把这些东西写入我的创作里面,也要看到底适不适合。你听过了,但是你真的要做是另外一回事,但至少我又在吸收新的东西。所以不管今天我的角色是什么,我都在尝试去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在这个过程中,我很开心,那就够了。你做这件事情能得到什么,那都是其次。并不是你每一件事情做了就要得到收获。所以我在做音乐时,不会去想太多,我都无所谓。你看我从早期作品到现在,以个人专辑来说的话,其实那个风格,样貌是很多元化的啦。我在这个部分就是比较不受控制,我也不想让自己定型啦。
张震岳做音乐的宗旨:我开心就够了。
南都:所以玩嘻哈音乐你同样能感受到快乐?
张震岳:我常常在写歌的过程中觉得是最快乐的。可是你真的要进入到专业录音流程时,又会觉得枯燥乏味。所以大家会觉得“为什么你的Demo上的比较好听”,但到录音就没感觉啊,没办法,我的个性就是这样子啊。
南都:来广州嘻哈个体的话都比较难把演唱会开到体育馆的级别,对于嘻哈音乐的前景,是不是必须抱团才更有力量?
张震岳:应该这么说啦,就是我们公司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的确是比别人快,脚步比别人快。但脚步比别人快有一个风险在,大众的接受程度可能还没有跟得上我们时,我们的东西就会变得太新了。太新可能就没有人听,可能就听不太懂。其实我们早年从魔岩时期一直到现在的本色都有同样的问题,但为什么我们不退一步去做比较普罗大众的东西?不知道呃,我觉得我们就是要这样做。因为这样子做,我们听起来比较爽嘛。先不管别人到底觉得怎么样,我们觉得自己说好听,觉得好新好酷,那其实就够了。
 C 
前景:开放!懂得如何学习新的东西
南都:在“纵贯线”时你是小弟,到“兄弟本色”你又是大哥,回头看来,这几年自己都有哪些成长?
张震岳:我的心态很简单啦,就是来看看。我一开始说的,工作上比较被动一点,所以不管是在“纵贯线”还是“兄弟本色”都一样,但在音乐创作的时候,谁有新的想法、新的点子,谁就会更积极主动。讲一点小小的故事好了,我们在做纵贯线《亡命之徒》,这首歌是我一开始丢出来的,大家也很喜欢,喜欢我弹的那一段吉他。那为了配合三个大哥创作的习惯,把我的很多东西都改掉了。其实也无所谓,我的心态就是我有什么东西什么想法丢出来,起个头,让大家把一些空的地方去填词、加新的旋律,然后就变成了《亡命之徒》大家听到的样子。
然后这个最早的Demo辗转过几年又被我们听到了,然后重新写了,就变成了我们现在听到的“兄弟本色”版的《迷途羔羊》。它重生了,换了另外一个感觉。我们也拍了微电影,现在呈现的就是我一开始想象这首歌时的样貌。所以这两个团体,我的功能就是让大家有想法就丢,其实每一个人都是开放的,不会因为说我资历比较老就一定要听我的。在两个团体里面都蛮自在的。
南都:那在“兄弟本色”是不是更容易达到你自己想要的效果?
张震岳:呃,若严格说起来,是这个样子。因为“纵贯线”三位大哥对于创作也有很多想法,而且他们比我更年长,他们有很多创作习惯也非常难去改变。我觉得你让我去做任何的改变我都OK,但问题是你要懂得怎样去学习新的东西,听别人怎么去唱新形态的音乐。那时在“纵贯线”里,大哥们听到我听的音乐都觉得好奇怪,哦,他们老了,真的老了(笑)。
南都:其实你和热狗一起创作的广告歌《一起Happy》在大陆也蛮火的,很多电视台都在播放,写广告歌对你来说也没有难度吧?
张震岳:哈哈,其实就是玩一个谐音嘛,我都忘了这首歌是谁先写的(热狗插话:你先有一个Demo,但只有副歌)。对对。其实我们的形象很难去代言,我们不是那种所谓的乖乖牌。刚好有啤酒商找到我们,他们正好想要很酷的,不会太靠近主流的,又不是那么地下的。写歌当然有些他们的要求,但那个要求对我们来说也不是委屈啦。
嘻哈教父·热狗!
“音乐不管地上、地下、主流、非主流,这其实回到最终,音乐就是好不好听、酷不酷、厉不厉害、吸不吸引人。”
——热狗
“地下地上的界限早已模糊”
作为华语嘻哈音乐教父,热狗似乎应该对嘻哈音乐的推广有更大的使命。对于“教父”之名,看起来桀骜不驯的热狗总是哈哈一笑,只说自己不过是比别人早一点唱华语嘻哈而已,最早也是把自己的歌放到网上,被听到才签到唱片公司。早期热狗有《韩流来袭》等不少粗口歌,愤怒和批判张口即来,现在已经年过四十的他也变得温和了很多,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年纪大了,粗口交给年轻人去讲,“每个人都会成长,心境都会改变,愤怒和批判也会变得比较婉转一点,或者用反讽等其他的形式,希望大家听到的嘻哈音乐是快乐的,酷的,又有感动的”。
“兄弟本色”能够成军也和热狗有着很大的关系。最早是因为热狗本人在上海的演唱会每年都会请来同公司的张震岳或者顽童当嘉宾,有一次把兄弟几个一起请来上台,现场效果反倒更好,再加上老滚石一直有“传帮带”的传统,大家就凑在一起玩嘻哈。
 A 
世界观:先不去争什么位置和地位
南都:热狗本人给外界的感觉一直是很酷很拽的,从个人到一个团体,合作是不是就意味着妥协?
热狗:其实真的还好,可能是因为我们五个都是男生,而且都是蛮直接的,而且相对都是比较随性懒散的。我所谓的懒散是,不会主动去争什么位置,争什么地位,或者是争什么名利。我们要一起写歌嘛,那当然就是会有一些意见不一样啊。可是我们觉得没关系,就是看用谁来主打。
如果这首歌是瘦子的东西、瘦子的想法是最好的,就会追随着他去加入;这首歌是我的话,那大家就会加入我的。每一条歌的方向跟起头人可能都不太一样,可是我们就是去fallow他,然后去把它做好。所以印象中,我们几个真没有意见不合要打起来了,都是蛮和平的样子,一直走到现在。
兄弟本色各位成员不会主动去争地位名利。

南都:你自己之前也是做地下嘻哈,然后签滚石发唱片,再到把嘻哈音乐做到体育馆,还要在台北小巨蛋开两场,其实兄弟本色最早来广州时,也是在中央车站的中小场地,越搞越大有哪些困难?
热狗:我是觉得现在这个年代,不只是嘻哈音乐,对所有的创作者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因为现在我们讲地上、地下或者主流跟非主流之间的那条界限,已经是非常模糊的。一个非常红的流行歌手,唱片也就卖那么几张;一个地下歌手,经营好自己的话,搞不好他那个唱片销量是不会差很多的。而且我们一直以来都觉得,音乐不管地上、地下、主流、非主流,这其实回到最终,音乐就是好不好听、酷不酷、厉不厉害、吸不吸引人。
我觉得现在这个时候对创作者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时候,因为他自己都可以做,然后找几个朋友拍MV,可能预算不多,如果创意很好的话,照样吸引很多人去观看,完全不会输给地上那些大牌。现在才是百花齐放,地下那个潮流也是非常波涛汹涌的,好多好多嘻哈歌手。五年前、十年前,你是不会觉得怎么有那么多饶舌歌手在做音乐,所以我们现在真是越来越往好的一个方向进展,那我不知道最后会发展成什么样,但我觉得起码当年是在播种的时候,现在有点在收割了。
热狗新专辑早在兄弟本色成立前已大致完工。

南都:你自己做嘻哈,和现在跟“兄弟本色”做嘻哈,有没有哪些不适应?
热狗:我们这个团体差不多是在2015年的年尾,2016年的年头成军的。其实我的新专辑本来那时候就整理得差不多了,要做发行。可是后来公司就提出“兄弟本色”这个概念,我觉得很酷、很新鲜。从以前到现在一路以来我都是自己写歌、录音、制作,干什么都是单打独斗。那这一次就一个团体,我觉得有点想试试看,身为一个团员会是怎样的感觉。所以我们就决定先“兄弟本色”,我的新专辑就暂缓。等广州这个跑完,台北小巨蛋跑完,“兄弟本色”会暂时解散,大家回到各自的音乐身份跟岗位,那时候我就会开始再把我2015年年底那张即将完成的专辑再做重整、发行。
南都:嘻哈音乐是一种潮流音乐,搁置了两年时间,再回头去做会不会有点过时?
热狗:其实还好,因为我的歌都是比较接近生活的状态,都是在记录某个时间点的当下,或是当时发生的事情。并不会因为随着时间一直流逝,这歌就会好像不合时宜了,或是时间点不对了,因为我记录的都是我的一些故事啊、感受或想法等等,所以我不会觉得好像过了一些时间,就觉得是不是不太好或者干嘛。
 B 
方法论:合适的crossover就是要对味
南都:你之前有和岳云鹏合作《五环之歌》,之后你们还有联系吗?你自己还会寻求这种嘻哈和其他艺术形式的跨界吗?
热狗:一定会啊,因为就是在找寻机会嘛,最主要就是那个主题是我喜欢的,或者是这个crossover这个跨界合作很酷、很吸引人,才会去着手进行。一直以来,其实很多人邀歌,要一起写歌。可通常我都会说,你先寄给我一个简单的Demo听听看,有没有感觉。我觉得OK,我们才会往下进行。
像《五环之歌》那个也是一样,我觉得这个主题是很好的,利用一个很传统的小调啊,去讲那种现在老百姓的塞车之苦、塞车之痛,只能苦笑地去面对生活。这种主题,这种小老百姓的感觉我很喜欢,虽然我也并不是真正在北京生活过,可是这种塞车的感觉是全世界都一样的嘛,台北的那种上下班高峰时间,也是塞得要死,所以就是很容易去揣摩想法。跨界主要还是看主题,跟那个感觉对不对味,对了就会进行下去。
南都:那你跟岳云鹏本人在合作之后还有接触吗?
热狗:有,其实我们后来有加微信,然后有时会聊聊天这样子,并没有什么很特别。
南都:作为嘻哈音乐前辈,对大陆的嘻哈音乐了解多吗?
热狗:其实真的很多新的饶舌歌手在地下很波涛汹涌的,你想象不到有那么多人都在做这个音乐,大陆这边的也是非常的蓬勃,主题也是千奇百怪。这边地方大,方言多,各式各样的类型风格都有,所以我是觉得这边是真的蛮有意思的。那我自己非常推崇这边有一个饶舌歌手叫小老虎,他的东西就非常有诗意,有点像那种饶舌的文青,他又特别喜欢做一些爵士的东西。我是觉得这边各种类型的都有,是真的还蛮好玩的、蛮有意思的。
 C 
包容心:非常喜欢广州,太融洽,太好逛了
南都:那对广州本地的嘻哈歌手有特别了解吗?
热狗:广州本地就是粤语方言嘛,其实像讲者,我们都还蛮熟的,当然广州还有一些新的团体,但我们和讲者关系很好,来广州也会送我们衣服啊、饰品啊,很有感觉。
热狗对广州有独特的“广州之恋”。
南都:说到广州,你自己还提到一个“广州之恋”,很喜欢这边的气氛?
热狗:对啊,这几年是几乎每年都来,对这边的印象也非常的深刻。这边毕竟是一个对外来文化很包容的地方,你在这边可以看到好多黑人,好多外国人。衣服的批发、舶来品、那些制造生产,都非常发达繁荣。
我记得第一次去看的时候,“天啊,这边也太好逛了”。其实这边我也有认识很多朋友、很多女生、很多DJ和开夜店的,他们的夜店都超级大。这边的生活啊、文化啊、品位啊非常的好,大家也不会去排斥,都会很融洽地生活在一起。所以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广州,或者说每次来广州的观众的反应都特别好,因为他们了解这个文化,了解这个气氛,他们知道怎么跟我们互动怎么玩,然后每次来效果都很好。
南都:所以你来广州真的会去批发市场扫货吗?
热狗:真的,广州每年都会来,(瘦子插话:我们有自己的潮牌啦,然后有来这边联系工厂,其实这边的工厂做的东西蛮不错的)我之前有段时间很喜欢戴那种嘻哈饰品,最早我是去日本,有一个很有名的专门做这种嘻哈饰品的商店,去到一看,哇,好帅哦。然后我在广州这边逛,原来日本的店都是从广州进货的,而且价格超便宜。日本就是批过来,加工改造,我一看就知道,一样的嘛,原来在广州都找到,所以我觉得广州超屌的。(笑)
新生力量·顽童!
“大家愿意放下自己的事情或者身段,保持一个想要共同去完成理想的心态。聚在一起的人的心态是对的,这才是重要的。”
——顽童
“要聚在一起,还要心态一致”
作为嘻哈新势力,顽童MJ116早前来广州中央车站表演,现场还有大合唱的,可见嘻哈音乐在广州的接受程度。而顽童三子个性鲜明,大渊是重量级,瘦子是轻量级,而小春又特别沉默寡言,但是站在台上时,三个人合体迸发的嘻哈力量足够撩人。

南都:顽童三位跟着两位大哥,走了不少地方,觉得有哪些改变或者是进步?
瘦子:
在做“兄弟本色”前,我们的表演其实都比较小规模。
这次接触到真的是大型演唱会,学习到很多东西,对于自己在做事上会有更多更专业的概念。
巡回告一段落后,就要把所学的,放在我们后面即将要发行的顽童专辑里。

南都:作为年青一辈,会否也觉得嘻哈音乐只有联合起来才有更多的可能?
瘦子:
团结力量大,这是对的。但我觉得可贵的地方在于愿不愿意这样做。因为其实很多艺人是希望在一块嘛,但大家就是互斗、互相比较那样。
我们就是大家愿意放下自己的事情或者身段,保持着一个大家想要共同去完成一个理想的心态、一起做音乐。
大家的心态都是非常健康的,非常尊重彼此,两位大哥也不吝啬地把自己会的东西分享给后辈,才有办法在这条路上一直推广。小巨蛋最后两场的票很快被抢光,我觉得不单止是说聚在一起,我觉得聚在一起的人的心态是对的,这才是重要的。

顽童会将自己在兄弟本色中学到东西投入新专辑当中。
南都:你们三个人,然后又年轻一点,就题材上来讲,比方说是不是更接近时下年轻人的想法?
瘦子:
每个人过的生活不一样,接触到的东西也不一样。
顽童毕竟是一个团,我们的主题很多都围绕着我们三人最近的想法。
通常都是我们三个人最近在讨论什么,最近在玩什么,或者就是感受。

南都:所以你们三人,瘦子是发言人,小春和大渊都比较话少?
小春:
我比较不喜欢讲话啦。

南都:小春妻子呆宝静是大陆人,也是玩嘻哈音乐的,怎么结缘的?
小春:
是是是。结缘很奇怪耶,就是透过网络认识的。

南都:然后就结婚了?
小春:
我忘了。

南都:平时都是这么害羞吗?
大渊:
他很害羞,有问题吗?就去问呆宝静。(笑)

采写:老丁 实习生 陈盈宝
编辑:彭思敏
编辑助理:陈小宝

南都福利社
是的!南都君要送出 20张 本次演唱会的门票,共抽 10位朋友每人两张
抢票方法:
本周五(4月7日)下午17点前,给微信公众号:南方都市报(nddaily)回复关键字“兄弟本色”,按要求填写相关内容,接着就等着中奖的通知吧!
* 公众号如需转载本文,请联系着调(chtune);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戳阅读原文可直接订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