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授权转自:有束光
ID:onelight01
面包发酵的时间,一般为30分钟。
而熊叔熊婶做面包,用爱发酵了30年。
30年啊,两人没吵过一次架。
吃过他们面包的人说,那是初恋的味道
这对125岁的夫妇,
让小IN看到了爱情最好的模样,
他们既是家人,也是恋人。
熊叔今年64岁,熊婶比他小3岁。
退休前,两人都在央视工作,熊叔给一档古典乐节目写解说词,熊婶是资深制片人,《百家讲坛》的节目终审就是她。
两人的工作,都属于幕后,这倒也像他们的性格,不喜欢虚与委蛇和灯红酒绿的社交,一下班,就退回到自己的一方天地,享受简单的二人世界。
多年前,熊叔在八达岭长城脚下买了一个小院,当时就在心里埋下一颗种子,想退休后和老伴种种菜、养养花,放着自己收藏的古典唱片,坐在院子里泡一杯茶
退休后,熊叔就跟熊婶提议,
现在年轻人都在逃离北上广,
咱们也该逃离城市了吧。
身边很多人不理解,
你们俩加起来都120多岁了,
在城市里生活得好好的,
领着退休金,安享晚年多好,去乡下干嘛?
熊叔看得很开,
“人拥有得越多,越害怕失去,
绑缚在身上的枷锁越多。”
作虽然退休了,但生活还没结束啊,
他要和老伴开始第二人生。
熊婶想多逛逛菜市场,
熊叔就陪熊婶办了张公交卡,
而他原来出门不是开车就是打的:
“和老婆一起坐公交、挤地铁特别美好,
感觉回到了当年我们刚恋爱那会儿。”
熊婶喜欢花花草草,
熊叔就买来各类种子,
将门前杂草丛生的空地变成了花圃,
连墙上也长满了绿油油的爬山虎。
很多人的婚姻5年10年就到底了,
熊叔和熊嫂倒好,好像一辈子都在谈恋爱。
他们有个不算秘诀的秘诀:
“不管多忙,永远舍得为对方花时间”
恰好两个人都是文艺工作者,
所以你看到房子的各个角落,
都布置得充满文艺气息,
远离城市的喧嚣,他们认真把生活过成诗。
熊婶在院子里开辟出一块菜地,
种上应季的蔬菜瓜果,
一到夏天,满院的黄花菜就开了。
当熊婶在菜园里享受收获的喜悦时,
熊叔喜欢靠在门廊上,一边抽烟斗一边看着老伴,
仿佛又找回了年轻时谈恋爱的感觉。
到了晚上,熊叔给壁炉生起火,
熊婶把白天的收获搬上了饭桌。
熊叔认为,
做饭不是熊婶一个人的事儿,
能打下手就打下手。
婚姻,就该是两个人一起担当。
在这里,他们看着四季的变换,
像地里的植物一样慢慢生长。
一树的山楂红了,
吃不完,他们就晒成山楂片。
地里的草莓熟透了,
他们就做成草莓酱,留着慢慢享用。
不但过着慢节奏的田园小日子,
他们还在闲适中找回了生活的乐趣和激情,
那就是——烤面包
那天,熊婶说想实现年轻时候的烘培梦,
熊叔二话没说,
就陪着她一起去乡下买工具。
身边的老头老太太都是做包子馒头,熊叔和熊婶却烤起了法式面包,这都要得益于他们的儿子——一个留学法国蓝带厨艺学院,并获得蓝带勋章的法式西点大师。
2012年,儿子学成回国,已过花甲之年的熊叔和熊婶,尝了他做的面包之后,突然提出要“拜师”。见老人家热情如此高涨,儿子只能手把手教授。
做过手工面包的人都知道,方法其实并不难,在小IN看来,重要的是你要有一颗认真的心,牢记每一种原料的比例,并掌握好面包发酵和烤制的时间。

烤面包本来是熊嫂的注意,
但不知怎的,
熊叔成了烘焙台前的主力,
经过半年的练习之后,
现在熊叔举手投足之间,
已经有了烘焙大师的风范。
戴着老花镜,熊叔认真对待每一个步骤
香味从烤箱里四溢出来,
整幢小木屋都充满在甜香之中。
出炉前,熊叔的口头禅是:不要尖叫~
浇上枫糖浆之后,
这款玛德琳蛋糕更加美味。
随着技艺的精进,熊叔带着熊婶在烘焙上越走越远。
从2千多一把的锯齿面包刀、6万多的烤箱,到占据半个房间、专门用来揉面团的工作台,老两口越钻研越有乐趣。
就连专业做烘焙的儿子看了,都觉得惊讶,一开始他以为俩老人只是纯粹出于好奇,没想到每个细节都做得这么认真。

熊叔和熊婶制作的面包的品种也越来越丰富,从法式小甜点,到天然酵母面包、法棍、意大利面包、柠檬黄油蛋糕……
熊叔和熊婶始终坚持用最传统的手工方式,将面粉和好,放到冰箱,发酵三天。待发酵至微微发酸,再和新面粉混合在一起,放回冰箱,再静静等待三天。
所以,一款新鲜的面包,需要一周的时间。但等待是值得的,经过长时间的发酵,烤出来面包柔软又具弹性,口感也有千变万化的层次。
熊叔沉稳冷静的性格,都是听古典乐养成的,一首曲子,短则几十分钟,长则几个小时。他做面包的时候,古典乐总是最好的陪伴。
后来,他发现这些听了古典乐的面包,口感和别的面包还真不一样。做面包时放不同的音乐,就会得出不同的口感。
比如,黑麦核桃面团听的是,德国钢琴家Dubravka Tomic演奏的Scarlatti奏鸣曲,独创的红菜头面包听的是巴赫的曲子。

每到周末,
熊叔和熊婶就把做好的面包拿到市集上,
和生活在附近的邻居分享。
熊婶会从院子里摘一大捧鲜花或蔬果,
放在摊位上,给每一位顾客送上一朵。

熊叔和熊婶没去市集的日子,
惦念着面包的人就跑去他们院子拜访,
坐在院子里喝一壶熊婶泡的茶,
尝一块熊叔烤的面包,
享受一个宁静的下午。
其实,年轻人们哪里只是来吃面包的,他们想念的是熊叔和熊婶。那种熨帖的爱情,让周遭的人都羡慕不已。
而每次有人夸熊叔的面包做得好,熊叔就会夸熊嫂。
在熊叔看来,他的面包最好的调味品,就是熊婶做的果酱。“果酱是面包最好的伴侣,就像王老师是熊叔叔最爱的伴侣。”
“嘿!面包大叔!”
“诶!果酱大婶!”
熊叔和熊婶喜欢这样称呼彼此。
每一次,新鲜的面包从烤箱出炉,
第一块,熊叔都会先喂熊婶品尝。
只要她说好吃,他就觉得功夫没白费。

结婚30年,熊叔和熊婶没吵过一次架。年逾六十,他们还像一对热恋的情侣。他们细心呵护院子里的一草一花,同样认真烘烤每一块面包和蛋糕。
每一个平淡的日子,都有了多彩的瞬间。
熊叔和熊婶60岁后的人生,就这样突然慢了下来。小IN想起木心写的那首《从前慢》,“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拍摄者所有
随着欲望潮起潮落的感情,
最后一定会消亡,
持久的爱情,
需要用一辈子的时间去细心呵护。
- END -

今天要跟大家介绍下小IN
因为某种众所周知的原因,改名了
但是他还是每天会分享Instagram的最新资讯
长按添加订阅
Share the World's Moments
InstaChina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