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上方关注“行之美国”
导读
全文共计6000字,阅读时间预计9分钟。
你将看到:
《斯坦福 2025》计划是以个性化教育和终身化学习为主导思想,以探究斯坦福大学 2025 年的学习生活体验和未来教育模式变革为核心的理想教育蓝图。
1
《斯坦福 2025》计划 
《斯坦福 2025》计划是由斯坦福大学哈索·普拉特纳设计学院 (the Hasso Plattner Institute of Design,又称 d. school)主导,吉姆·普卢默(Jim Plummer)教授牵头,于 2013 年正式启动,领域内外的教授、设计师、管理人员和学生等不同群体广泛参与,为探索未来学习体验、引领未来教育变革而开展的一项开放式教育科技创新项目
尽管该计划并非斯坦福官方发布的正式政策文件而且仍处在不断完善的过程之中,但一经公布便引发世界瞩目,带来无限遐想,被诸多媒体和学者认为是对传统高等教育的一次彻底性颠覆创新,并且得到了斯坦福校方的部分采纳
正如迈克·富兰(Michele Fulan)所言:“ 这是一个巨大变革的时代,原有的教育结构与实践依旧存在,全新的教育结构与实践正在产生。”
由于科技发展日新月异、人类发展需求日趋多元,未来教育变革在充满不确定性的同时也充满美好憧憬和期待。
2
理念创新与制度构想
以推进终身化学习(Lifelong Learning)和提供个性化教育(Personalized Education)服务为主导思想,以探究斯坦福大学 2025 年的学习生活体验和未来教育变革方向为核心内容是《斯坦福 2025》计划的突出特征和前瞻所在。
该计划提出的“开环大学”(Open Loop University)、“自控节奏教育”(Paced Education)、“轴心翻转”(Axis Flip)和“目的性学习 ”(Purpose Learning)对传统标准的结构化高等教育提出了新挑战。
为应对新型网络大学的挑战,以更加主动积极的精神面对未来教育的变革,《斯坦福 2025》计划以自我革命的魄力和勇气首次提出了“开环大学”的概念。毫无疑问,“开环”是相对于传统主流大学而言的。
与传统大学相比,开环大学的突破性在于学制年限、年龄结构、学习制度和教学制度的全过程、全方位和全生命周期的颠覆性创新(如下表所示)。
一是开环大学突破了传统闭环大学学制相对固定的模式,学生可以自由选择人生中的任意六年进行体验学习,而且这六年是可以分开间断、自由组合的。传统学制中,在校学习与校外工作、生活体验等是截然分开的,学生必须在特定年龄阶段按照学制要求学满四年,且中途如无特殊情况不可间断休学。
未来学制中,在校学习与校外工作、生活体验等是交叉混合的,学生可以在人生的任意六年进行间断性的自由组合学习
二是开环大学的学生年龄结构跨度较大,不同年龄阶段、不同生活经历的学生可以在一起混合学习,突破了传统大学中本科教育主要以 18~22 岁为主的年龄结构特征,充分体现了终身学习和开放教育的特征。
三是开环大学学习不再受时空局限,坚持正式学习与非正式学习、虚拟课堂与实践课堂相结合。传统大学中,学习时间由学校统一安排,学习空间以课堂为主,学生的自主性被严重压制。但开环大学中,由于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使得移动学习、线上学习等多种学习方式与课堂学习一起成为主流的学习方式,学习载体更加多元且学习结果受到学校官方认可
四是开环大学实现从“教育”到“学习”的真正转变,由提供标准化的教学服务转向提供个性化的学习服务
开环大学将真正做到以学生为中心、尊重学生的自主选择,“学习”将替代“教育”成为开环大学的核心话语词汇。
3
自控节奏教育与学习方式变革
杜威(John Dewey)“新三中心论”开始成为学界共识、强势崛起,日渐主导了最近几十年来世界教育的改革方向。
教育现代化归根结底是人的现代化,核心是学生的现代化,关键是学习方式的现代化,而解放学生的主体性、使教育所培养的人由“工具人”走向“主体人”是学生现代化的基本标志,也是学习方式现代化的具体要求。“自控节奏教育” 的提出既是杜威“新三中心论”的集中体现,也是学生现代化与学习方式现代化的内在要求(如下表所示)。
首先,自控节奏教育是一种充分尊重学生选择和权利的高度自由化、自主定制化教育。
自控节奏教育中,学生则完全处于一种主动的可选择状态,可根据自身需要自主调整学习节奏,充分参与整个教学过程的设计,教学能力低下的教师和不能满足学生需求的课程将面临被学生淘汰的危险,教师和学校成为真正的学习服务者。
其次,自控节奏教育完全打破了传统教育以入学年限划分学习阶段的年级制方式,转向以学习程度为依据的调整(Calibrate)、提(Elevate)和行动(Activate)三阶段制
最后,自控节奏教育将充分利用多媒体数字技术和大数据挖掘技术及时掌握不同学生的不同学习需求,为处于不同学习阶段的学生提供差异性的微课程定制服务。同时根据该计划的设想,斯坦福大学将逐步废除传统的大型讲堂,代之以小型的学术研讨空间,从而推动教师与学生的深层次互动。
4
轴心翻转与教学流程变革
与当下热门的“翻转课堂” (Flipped Classroom)概念不同, “轴心翻转”是对整体教学流程的全面解构和重构。它不仅是对传统教学手段的技术革新,而且是对固化教学内容的颠覆变革,使得教学完全回归到“学生本位”、 “能力本位”和“问题本位”的轨道中来 。与传统教学实践中教师“教”的过度化不同,轴心翻转的理念更加强调学生的“学” (见下表)。
首先,翻转了传统教学设计中以学科知识为基础的学科门类划分,代之以技能发展为基础的技能兴趣划分。以知识积累和划分为基础的学科门类形成是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产物,但随着“学生本位”、“能力本位”和“问题本位”的回归,这种传统的以学科知识为基础的教学设计弊端日趋暴露,呈现出基于学科立场自说自话的僵化、保守特征,遭遇到前所未有的质疑和挑战,而跨学科、交叉性专业的产生便是对这种挑战的暂时回应。以技能发展为基础的技能兴趣划分将是未来斯坦福教学变革的根本方向。
其次,翻转了传统以知识体系为院系划分依据的方式,代之以技能差异为院系划分标准。当前,人类知识生产的专业化程度越来越高,管理越来越精细化,院系数量也就越来越多。从根本上看传统以知识体系为院系划分依据的方式仍然体现的是一种“知识中心”式思维,而新的以技能差异为院系划分标准的方式是对“知识中心”式思维的一次彻底突破,使得教学真正回归到“学生本位”、 “能力本位”和“问题本位”上来。
最后,翻转了传统以成绩单(Transcript)和简历(Resume) 为教学评估方式,代之以技能评估工具(Skill-print tool)的教学评估方式。传统的教学评估是由教师主导,以成绩单和简历作为外界筛选人才的工具,学生技能被成绩单、文凭等外在事物符号化和工具化,新的技能评估工具将由学生自己主导,学生根据技能评估工具测定自己的兴趣、能力和胜任工作岗位。
5
目的性学习与学习目的变革
自苏格拉底(Socrates)开始,人们便开始系统探讨“人为什么学习”,在古希腊先贤看来,学习是“人之为人”的根本,是一种“德性”。到了近现代,学习逐步成为一项专业化活动,随着学习环境的变迁,其复杂性不断提升,目的也开始日趋分化和多元。《斯坦福 2025》计划提出的“目的性学习”概念即是对未来发展矛盾转移和社会物质基础演变的深刻回应(见下表)。
第一,传统学习以专业为中心,围绕具体的学习评价标准展开,易出现脱离学习者个体兴趣和生产实践的倾向,而未来学习将完全以学习者兴趣为中心,且融入具体的问题解决,从而使学习过程实践个体兴趣与生产实践的最优化结合。
第二,传统学习是一种基于外部驱动的功利化学习,学习目的是为了达成外在要求的各项标准,学习者自身的内在追求存在盲目性,而未来学习将是一种基于内部驱动的使命性学习,学习目的是为了探寻生命个体的意义、融入人类命运共同体。
第三,传统学习主要是指人生特定阶段的学习,学习与应用相分离,人们一般是先学习后应用,在人生后期从事社会工作,而未来学习是终身化学习,学习与应用融为一体,工作场学习成为学习的主要方式,全球公共问题和世界沟通融合成为学习的重要议题。
6
从《斯坦福 2025》计划看未来教育的内在变革
《斯坦福 2025》计划“四大”核心概念的提出并非偶然真正的大学是心灵的世界是多少世纪以来流传给我们的理性思想,它不存在于任何特定的建筑物之内。这种心灵的世界,许多世纪以来都是通过一群所谓的教授所传递的,而教授这个头衔并不属于真正大学的一部分,大学的本质在于流传下来的理性的自身。
面对未来生产力与生产关系变革的以人为本取向,《斯坦福 2025》计划以终身化学习与个性化教育为主导思想,通过对学校与学生的关系重构,以确立“学生的学校”的现代大学制度来进一步促进学生的主体性的解放,把“人”从国家权力附庸的思维束缚中解放出来,实现人与自身、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和谐发展,彰显了未来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发展需要
如果说现在的斯坦福还处在一个从“学校的学生”到“学生的学校”的转变过程之中,那么未来的斯坦福将在《斯坦福 2025》计划的推动下走向真正的“学生的学校”,而身处其中的学生将更加自由、更加幸福、更加有能力主导自己人生的发展追求
人类的物质生活愈来愈富裕,但精神生活却愈来愈贫瘠,而由此引发的新一轮的教育思潮也迫使教育改革者再次思考“教育到底应该培养什么样的人以及怎样培养人”。
大学开始越来越关注作为生命个体的学生的精神生活,越来越关注学习体验和生活幸福。
其实,早在建校之初,斯坦福大学就确立了“让自由之风劲吹”的校训,主张让教师和学生在自由宽松的氛围中学习生活。但在工具理性的笼罩下,斯坦福大学似乎也陷入了实用主义的工具理性思维。
《斯坦福2025》计划便是对其工具理性思维的反思与改进,是对大学发展内在品格的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之间关系的一次重新认识与调整,从而推动价值理性的回归,避免大学的过度功利化
真正的大学不在高楼大厦,不在权威讲坛,不在那些嚣张的东西,就在每个灵魂的生命里,就是独立的思考、自由的表达,就是超越的对话与交流,形成一种学术氛围,一步一步蔓延,把越来越多的人包裹在其中,真正的大学就形成了,很快就会变成了一场文化运动,就会有一批真正有智慧的精英起来,整个国家就有了希望。
结语
不可否认,现阶段的教育带有一定的狭隘性、边界性和国别性,但随着未来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逐步成型,教育在人类命运共同体中的责任担当和历史使命将进一步彰显。
斯坦福2025这个项目和的课程学习让大家思考了更多关于教育方面的创新。而然,创新和改变是需要时间和过程的,也许这可以是斯坦福2025,也可能是斯坦福 2050, 然而是否一定要变成这个样子,并不重要。Funture is reinventing itself,未来在创造未来,而我们需要的则是对这个时代的思考,对这个时代价值的理解,和对人本身的关怀。只要加上一点点想象力、自信心、审美和专业的态度,我们则可以通过教育为未来的自己带来无价的希望。
参考文献
[1]C. d. Zaw. School Presents the Future of Higher Education[EB/OL]. [2016-04-26].http://www.stanforddaily.com/2014/05/02/d-school-presents-the-future-of-higher-education/.
[2]Stanford2025.About [EB/OL]. [2016-04-26].http://www.stanford2025.com/about/.
[3]UNESCO. Education 2030:Incheon Declaration and Frame-work for Action[EB/OL]. (2016-05-26].http://202.120.80.14/files/3103000000187195/unesdoc.unesco.org/images/0024/002432/243278e.pdf.
[4]迈克·富兰.变革的力量—— — 教育改革[M].
[5]朱学勤:中华民族的崛起取决于中国大学的崛起
  [ 6 ]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系田贤鹏:个性化教育与终身化学习:从《斯坦福2025》计划看未来教育模式变革
美中高等教育学会
宗旨
是在北美地区具有广泛影响力的教育类非营利组织,是在纽约州注册并被美国国税局批准的501(c)(3)非营利与社会公益慈善组织,在美国相关法律下享受运营便利和税收优惠。它由中美两国顶尖名校校友以及专业人士、教授发起,旨在打破信息不对称不透明,为准留学生、家长以及在美留学生提供真实信息与对接高质资源,致力于帮助留学生适应美国高等教育环境、传递真实的留学生形象和声音。
美中高等教育学会同时对接政府、知名企业、美国高校核心资源,扩展线上宣传线下活动独特渠道,着重打造留学人员创新创业项目与人才培养基地,多途径帮助国内企业政府在美招聘、吸引国际顶尖人才回国工作;为留学人员当地就业或回国创新创业、培养青年领袖提供便利条件。美中高等教育学会从申学到求职全方位服务留美人员,广泛促进中美教育和人文的交流。
美中高等教育学会(行之)
110 Wall Street,New York, NY 10005
Chinese-American Higher Education Institute
www.CAHEI.org
www.xingzhi.org
xingzhi2016@gmail.com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