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周六(3月4日)连发4则推文,指控前总统奥巴马在去年大选前窃听他的电话。外媒报导,川普有此指控,或是看到一则有关奥巴马运用“警察国家”技俩,针对川普发动“无声政变”的报导。

布莱特巴特(Breitbart)新闻报导,无线电台主持人马克.莱文(Mark Levin)周四(3月2日)晚间在节目中,根据可得的媒体报导资料,罗列奥巴马阵营自去年大选前到近期,采取意在破坏川普竞选团队及新政府的行动。
莱文在节目中称奥巴马采取“警察国家”(police state)战术,并建议国会调查重点应该是奥巴马的“无声政变”(silent coup),而不是俄罗斯是否介入大选帮助川普。
根据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杂志等多家媒体的报导,莱文在节目中依序说明去年6月到今年3月的大事件,以此推敲奥巴马阵营攻击川普的计划。
2016年6月 奥巴马政府申请监听川普团队
奥巴马政府依据《外国情报监听法》(Foreign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ct,简称FISA),向“外国情报监听法院”申请监听当时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川普和其竞选团队几名顾问的通讯,但遭法院拒绝。
2016年7月川普一个玩笑被希拉里及媒体大肆渲染
维基解密公布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高层遭窃的电子邮件,显示DNC试图阻止党内参选人桑德斯获得提名竞选总统。川普当时在新闻发布会上开玩笑地说,“俄罗斯,如果你在听,我希望你能帮忙找到希拉里失踪的3万封电子邮件。”川普的这个玩笑,随后被希拉里及媒体拿来攻击,指他在向俄罗斯黑客招手。
2016年10月 竞选团队主席电子邮件遭大量泄露 希拉里指责川普
维基解密开始公布希拉里竞选主席波德斯塔(John Podesta)电子邮件,直到11月大选为止,希拉里竞选团队指责川普和俄罗斯(黑客)。
2016年10月 奥巴马政府申请监听
奥巴马政府再向外国情报监听法院提交申请,要求监听川普大楼的计算机服务器,怀疑川普与数家俄罗斯银行有关系。《国家评论》杂志报导,最后虽然没有发现证据,但仍以国家安全理由持续监听,显示奥巴马政府运用联邦情报机构高科技监听权力,监视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的竞选活动。
2017年1月 Buzzfeed和CNN披露间谍档案
Buzzfeed和CNN披露一名前外国间谍搜集的“情报档案”,意在突显川普竞选团队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并说俄罗斯情报机构持有关于川普的黑料。BuzzFeed称它们是“尚未核实但可能无法被证实的”内容。有些内容经证实是假的。一些媒体声称他们几个月前就已知道这些档案,而且已在华府流传。
2017年1月 奥巴马扩大国家安全局(NSA)权力
奥巴马在即将卸任前,扩大NSA权力,使其在必须遵守保护个人隐私相关规定前,可以将在全球截获的个人通信内容,分享美国其它16个情报单位。这项赋予NSA的新权力,将减少对个人隐私的保护,同时美国民众的个人信息有可能因此更容易地被不正当地传播或泄露。
2017年1月奥巴马临走前仍在监听川普
《纽约时报》报导,在川普就职前夕,联邦调查局(FBI)、中央情报局(CIA)、国家安全局(NSA)和财政部仍在监听川普团队中被怀疑与俄罗斯有关系的成员。其它媒体也报导,一个跨多个部门工作小组负责协调调查。由于调查是秘密进行,因此无法知道调查结果。
2017年2月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弗林辞职
《华盛顿邮报》报导,9位不具名高级官员称,联邦调查局截获白宫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ke Flynn)上任前,和俄罗斯驻美大使基斯利亚克(Sergey Kislyak)通话时,谈到当时奥巴马政府对俄国采取的新制裁措施。弗林因早先否认和俄国大使讨论这个议题,误导副总统彭斯,最终辞职。
2017年2月《纽约时报》持续报导川普团队与俄罗斯关系
《纽约时报》援引4名现任和前任官员的话报导,川普竞选团队“持续地与俄罗斯高级情报官员接触”。川普团队否认这些说法,随后纽时承认没有证据。白宫和一些共和党国会议员开始质疑机密信息遭非法泄露的问题。
2017年3月司法部长塞辛斯成箭靶
《华盛顿邮报》报导,司法部长塞辛斯(Jeff Sessions)在去年竞选期间,曾两次接触俄罗斯驻美大使,一次是在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的活动,另一次是塞辛斯在参议院的办公室。报导说,塞辛斯在参议院确认听证会说,他在大选前没有与俄罗斯人接触,显然与事实矛盾。
然而,在确认听证会上,当时明尼苏达州民主党参议员弗兰肯(Al Franken)问塞辛斯,如果有证据显示,川普竞选团队中有人与俄罗斯联系,他将如何处理。塞辛斯回答:“我对任何此类活动都不知情,在竞选期间虽然有一两次我被称为代理人(surrogate),但我没有与俄罗斯人联系过。我无法评论。”塞辛斯的意思是,竞选期间作为川普的代理人,他没有和俄罗斯人联系。
《纽约时报》在报导塞辛斯事件时补充说,奥巴马执政时,白宫“急于保存据称是川普团队和俄罗斯联系的情报”。然而,莱文认为,这个“保存”却变成了“传播”,官员们在政府机构中留下“明确情报”,以利调查员调查,或许也给了媒体。
总结
莱文在节目中总结说,奥巴马政府试图且成功地得到法院授权,窃听及监视川普团队竞选活动,而且在没有发现任何证据后,仍然持续监视。接下来,奥巴马在即将卸任前,扩大国家安全局权力,允许它在政府内部广泛共享情报,实际上是为了确保监听信息,包括平民(弗林)的对话,能够间接泄漏给媒体。
莱文认为,奥巴马政府自去年大选前到其卸任前所做的一系列努力,是一场针对川普的“无声政变”,并要求国会展开调查。他斥责共和党国会议员搞错对象,集中精力调查川普和塞辛斯与俄罗斯的关系,却放过奥巴马。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