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卡斯特罗去世了。在古巴,民众普遍地哀悼。会不会是假装的呢?想到北朝鲜的金日成和金正日去世的时候,北朝鲜民众如丧考妣,哭天抢地;我曾认为很多人是装的,因为北朝鲜专制统治严酷,弄不好会遭政治迫害。不过我现在得修正自己的主观看法;首先是自己猜测,另外就是北朝鲜民众真的出于对他们统治者的崇拜。一个封闭的国家,百姓是怎样一种思想状态,我们经历过“文革”的人应该知道。
  卡斯特罗应该算是个独裁者;然而古巴人拥戴他,崇拜他。我看新闻报道,拉丁美洲各国的民众也在自发悼念卡斯特罗。看来卡斯特罗是他们的精神偶像。不但卡斯特罗,格瓦拉在拉丁美洲也一直有着很高的威望。老伴儿和我这些年总去拉丁美洲旅游,常常看到当地民众表现出对格瓦拉的崇敬。当然,我不认为拉丁美洲民众赞成共产主义,向往社会主义制度;他们仅仅是崇拜勇敢战斗的英雄。
  对于卡斯特罗的去世,美国的古巴人却都表示庆祝。卡斯特罗在古巴执政期间大量反对他的古巴人逃离;据信美国现在有两百万古巴裔。对此我听到这样的说法,说当美国敞开口子接受古巴难民的时候,卡斯特罗政权便顺水推舟,甚至将监狱里的犯人都放出来,让他们逃到美国去。这样一来,卡斯特罗政权在古巴本土便没有多少反对者,也不会形成像样的政治反对派。美国政府自从卡斯特罗投向苏联后就一直想搞垮这个政权;然而“引诱古巴人偷渡法案”的实施却起了相反的作用。
  美国对古巴实施了几十年严酷的经济封锁。这使古巴一直处于经济落后的状态,老百姓也很穷。但是,古巴在苏联倒台前一直得到其大力援助。苏联大量收购古巴生产的糖,同时对古巴出口工业产品。苏联对古巴长期经援,并派出大量工程技术人员帮助古巴搞经济建设。这些也是卡斯特罗的古巴政权能够长期平稳的原因。
  前苏联对古巴的支持不是无条件的。“苏联在古巴虽然没有正式的军事基地,但在1967年就启用了洛尔德斯监听站,作为苏联在海外最大的无线电侦察中央,该监听站可以监听美国境内大部分地区的无线电信号和电话通讯”。
  当1991年前苏联崩溃后,“古巴经济马上陷入了严重的衰退当中。1991年至1993年,古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分别为-10.7%、-11.6%与-14.9%”。卡斯特罗便放宽了对外资的限制,允许合资企业的存在;同时私人持有美元合法,允许国营农场转为合作社性质、开放自由农贸市场、工业手工业市场。从1994年起,古巴经济便逐渐好转。
  其实上个世纪80年代起,古巴就开始经济上的某些改革,允许农民设立自由市场,以出售自己的剩余产品;允许外资进入古巴开办企业;工资制度理念更改为按劳分配等等。这当然对古巴经济有好处,但贪腐问题也随之出现。为此,卡斯特罗政府便在80年代后期发起“纠偏运动”,经济政策大幅倒退:取消了农民自由市场,禁止私人行医及出售手工艺品;禁止私人自由买卖房屋等等。结果古巴经济又停滞不前。这实际上是专制制度下的必然现象。
  有种观点认为,古巴奉行了几十年的特殊的政治体制和社会治理模式发挥了作用。上个世纪90年代初,前苏联和东欧卫星国发生制度剧变,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民众对特权腐败的强烈不满和长期存在有组织的政治反对派。然而而这两个因素在古巴不存在。而卡斯特罗为首的古巴领导层执政相对廉洁。
  古巴的政治体制可以说是没有多党竞争选举的“民意制度”。西方记者在古巴调查,发现绝大多数古巴人宁愿留在古巴,而且盼望卡斯特罗继续当总统,而另一方面古巴人希望得到美国的消费品,希望美国解除经济封锁,平等对待古巴人民。虽然古巴人均收入不到中国的三分之一,但人人都有房住,有学上,有工作,有免费医疗,有免费养老院,也有权弹劾政府官员。这样便有了支持卡斯特罗政权的民意。
  客观地说,卡斯特罗的古巴政权能长存几十年是个奇迹。不过卡斯特罗毕竟老去。2016年卡斯特罗出席古巴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式并发表“告别演说”。他谈到自己的老迈,但他依旧不改其理想主义的风格,快90岁的卡斯特罗说“古巴共产主义者们的理想信念会保持不变,继续在这个星球上证明,如果人们努力且有尊严地工作,就能够生产出人类需要的物质和文化产品”。看到这段话我想了一下,得承认卡斯特罗的思想有理想主义的成分;然而不是一个人有了理想并为之奋斗,就会产生对人类有益的影响的。
文章原载于万维读者网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