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关注
3月24日一早,深圳36岁IT男张斌被发现猝死在公司租住的酒店马桶上面,当日凌晨1点他还发出了最后一封工作邮件。在死前一天,张斌曾对妈妈说,“我太累了。”详细报道 →→36岁清华硕士马桶上猝死 死前曾跟妈妈说“我太累了”
南都记者昨天(13日)获取的张斌生前考勤纪录也显示,张斌生前两个月曾连续多日加班到凌晨,且周末基本无休。

打卡记录显示张斌经常凌晨还在工作。南都记者 郭锐川 翻拍
事发至今已过了20天,但是张斌的工伤申请材料仍迟迟未上交社保局。昨日上午,张斌家属再次来到闻泰通讯深圳分公司的大门外,拉横幅、放哀乐,指“公司吃人”,“天堂没有加班”。据张斌的妻子闫女士介绍,事发至今已经20多天,不仅该公司领导未曾上门慰问,而且该公司迟迟未将工伤申请材料上交。

张斌。受访者供图
昨日上午,闻泰集团人力资源总监胡政在公司内的小会议室接受了南都记者采访,其对家属的行为表示无奈。“家属这种做法已经影响了公司的正常运营。”胡政说,有员工上午看到这种情况,吓得直接掉头回去。据透露,张斌猝死事件发生之后,已有员工向公司提出离职,“但未必是因为这个原因”。胡政说,一直有安排专人抚恤家属,“并非家属所说的公司领导未曾慰问”。据介绍,闻泰公司表示愿意拿出50万元抚恤金,但家属未接受。目前,双方对抚恤金事宜尚未达成一致意见。
胡政还指出,工伤申请材料迟迟未提交的原因,是家属对张斌的考勤纪录有疑问,不同意签字。“家属没有提出明确的诉求,让我们对于事件下一步的处理也很困扰。”胡政提出了三点处理意见,一要在第三方比如街道办的见证下进行协商,二要张斌的直系亲属出席或者书面委托他人出席,确保有决定权,三是要提出明确的诉求。“但是家属方面拒绝和我对话。”
对此,张斌的姐夫王先生指出,闻泰公司曾先后派了不同的负责人处理此事,导致出现一些混乱,公司从未明确向他们提出所谓的三点处理意见。“我们也已将明确的诉求提交给张斌的上司刘总及深圳分公司负责人颜总,他们内部如果沟通不清是他们的问题。”王先生还称,至于工伤申请材料的问题,并非家属不愿签字,而是公司一方面还有材料缺失,另一方面是4月7日之后,没有人正式与他们交涉过这件事,或请家属前去签字确认。
南都记者获取的张斌生前的考勤纪录显示,他曾连续多日加班到凌晨,而且周末基本没有休息。张斌同一个团队的同事也向南都记者证实,加班到凌晨是家常便饭。
根据南都记者整理的考勤纪录显示,整个2月份张斌只有春节几天没有打卡纪录,有13天的时间晚上11点之后仍然有打卡纪录。3月份只有两个周日没有打卡纪录,短短22天,便有14天在晚上凌晨之后仍有打卡纪录,3月3日至3月7日连续5天都在凌晨打卡,3月10日至3月13日连续4天都在凌晨打卡,3月19日至3月21日连续3天在凌晨打卡,其中3月20日在5:40打卡,3月21日在3:33打卡。3月24日,最后一次打卡时间1:01,当天早上,张斌被人发现时,已经在马桶上猝死。
 调查 
IT行业是加班重灾区
只要不出事,你以为就没事?其实隐患就埋藏在不断的过劳加班中。上周五,南方都市报联合大粤网发起一份职场人士加班频次、原因及应对的调查,约400人参与。结果显示,大部分职场人士面临无工资也要加班的情况,且对现状改变无力。
在民意调查中,过半职场人士表示自己每个工作日都需要加班2-4个小时,62%的职场人士表示自己每周只有一天休息。此外,54%的受访者表示,加班没有加班工资,但是也不得不加班。
至于加班最多的行业,张斌所属的IT行业及科研单位、研发机构等类似行业排行首位,是重灾区,专业性行业(警察、医生、教师、审计师等专业性领域)紧随其后。不但在IT行业,审计行业也是传说中的“加班黑点”。
高薪是众多高校学生和技术人才纷纷挤入IT行业的重要原因,陈先生在国内一家知名互联网企业的市场部工作了5年,一旦遇到新项目上马便要加班,晚上八九点下班是常有的事,但这样的节奏相对于公司的游戏部门已经算慢的了,“新上个游戏,晚上12点下班是正常的,周末也要上班,别的伙伴都在加班加点,自己绝对不能拖后腿”。
工作5年来,陈先生一般都是自愿加班,从来没有拿过加班费,顶多是领导请吃饭,这样的情况在IT行业普遍存在。
中山大学附属第六医院中医科主任石显方表示,从中医的角度来看,熬夜和猝死是有直接关系的。
而相关统计数据显示,中国每年“过劳死”的人数约有60万人,每年死于心脏性猝死的人数近55万。2011年,上海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也曾发布报告指出,近年来“过劳死”发病率直线上升,其中以男性居多,IT行业“过劳死”年龄最低,平均只有37.9岁。
我们该怎么做?
南都记者 郭锐川 何奕 朱凌 郭启明 罗苑尹
另据人民日报微博
别急着走,如果觉得本文不错,就赞一下吧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