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带薪休假(Paid Leave),可能大多数人以为像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肯定是少不了,其实不然。在美国并没有法律规定的关于带薪假期的内容。
(图片来源:路透)
尽管大多数发达国家都有职工带薪休假的法律,但美国的劳工法(公平劳工标准法Fair Labor Standards Act)对此却没有强制性的规定,民营企业是否给职工提供带薪休假、每年给多少带薪的假期,是由雇主和员工之间的雇佣合约规定的。
据连线美国报道,在公司雇佣员工的时候,劳资合同上面都会载明公司给员工提供多少带薪的节假日和带薪休假,以及是否有其他福利,例如带薪或不带薪的病假、请假照顾生病近亲或近亲丧葬假等。
美国劳工统计局的资料表明,美国大多数全职员工都不同程度地享受带薪假期,下面的表格显示2012年美国有多少企业向员工提供带薪离职、从节假日到被选中担任陪审员的各种情况:
* 以前产假只限于产妇,现在有些地方和企业也给产妇的配偶提供带薪的“产假”
(图片来源:路透)
民营企业员工的节日和休假有多少天呢?这不但与所在的地方和企业有关,而且与员工的工作资历有关。
在2012年,民营企业的新员工平均每年有带薪的8天节假日、10天的休假和8天的病假。其中节假日天数与工作资历无关,每年始终是8天。
工作5年之后,带薪的病假平均还是8天,但是休假天数从10天增加到了14天。
年资超过10年,病假多了1天,休假提高到了17天。
如果在一家公司连续工作了20年,每年的带薪病假为10天,休假则平均每年有20天。
至于联邦政府和各州及地方政府雇员的福利,包括带薪假期通常都比民营企业要好。以加州为例,州政府的正式雇员享受的带薪假日包括:
节日:每年11天,比联邦政府雇员的10天还多一天,除元旦、马丁.路德.金生日、华盛顿生日、阵亡将士纪念日、独立日、劳工节、哥伦布日、退伍军人节、感恩节、圣诞节这10天每个联邦雇员都享受的带薪节日假外,还多了一个塞萨尔·查韦斯诞辰日(注)
休假:论资历从每个月7小时到16小时(新员工每年10.5天,年资25年以上则每年24天)
病假:无论资历每个月8小时(每年12天)
其他还有每年1天的带薪个人假日,例如可以在结婚纪念日或父母子女的生日时请假等。
无论是民营企业还是政府的普通员工,很少会放弃自己的带薪休假,而且企业也会鼓励员工积极利用自己的假期,通过外出度假、家庭团聚或者简单地自我放松休整,从而能够以更好的精神和创造力投入工作,达到企业和个人双赢的目的。
(图片来源:路透)
不愿休假的国家
美国是所有发达国家里唯一一个把带薪假期作为一项额外福利而非员工基本权利的国家。奥地利、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为其公民提供每年至少30天的年假和公共假日,而在美国,这一数字是……零。
这要“归功”于《公平劳工标准法案》。据BBC报道,这项早在1938年就开始实行的法案对每周最长工作时间、加班、最低工资和禁用童工等事项做出了规定,但却没有对带薪假期做出任何规定。于是,员工在休假、病假和联邦节假日期间能否获得薪酬就取决于雇主和员工之间的谈判结果。
尽管许多美国企业每年为其员工提供5-15天的带薪假期作为奖励性福利,但是总部设在美国的“经济及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for Economic and Policy Research)发现,大约有四分之一的私营企业员工从未享受过带薪假期。
31岁的调酒师卡莉·史蒂文斯(Carrie Stevens)就是其中的一员。她每周在弗吉尼亚州夏洛特维尔(Charlottesville)为一家酿酒公司工作38-45小时,从未享受过带薪病假或节假日。
“即便我能休带薪节假日或病假,如果报酬是按照小时算的,那也根本没多少钱,”她说。史蒂文斯最近的小时工资从2.13美元涨到了3.50美元,但她的主要收入来源是顾客给的小费(美国最低工资标准是一小时7.25美元。但是法律规定,如果员工有小费收入,则其实际工资可以低于最低工资标准)。
6年来她一直在这家酿酒公司工作,在此期间每年能享受5天假期。每次休假前好几个月,她就得提出休假申请。假期内她一般做短途旅行,费用来自自己的积蓄。
“每次当我感觉自己的耐心和容忍力在顾客面前消耗殆尽时,我就知道,该休假放松了,”这位调酒师说。
休假恐惧症
即便对于那些能够享受带薪假期的美国人,要真的去休带薪假也要顶着很大的压力。美国的职场文化是:你要是去争取休假,就会被别人看作是懒鬼或者对公司存有二心。因此,许多人把他们辛苦挣到的休假权白白浪费掉。有专家说,美国这种工作/生活失衡情况在其他发达国家很难看到。
招聘网站Glassdoor.com 在4月发布的一项调查表明,在去年获得带薪休假机会的美国员工中,只有半数真正休了这些假期。
有28%的被调查者告诉Glassdoor说,他们担心因为去休假而导致工作进度落后,17%的人害怕丢掉工作。另外有19%的人说,他们希望保持职场竞争优势从而获得晋升机会,因此不想休长假。
“很明显,‘休假’在雇主和员工眼中的含义和过去相比发生了变化,”Glassdoor的职场研究专家拉斯蒂·鲁伊夫(Rusty Rueff)说。
难产的美国带薪休假法案
在美国,一直有各级议员试图把带薪休假写进法律。佛罗里达州联邦众议员阿兰·格雷森(Alan Grayson)就为此做了多次努力。
这位民主党人认为,工作压力过大造成的旷工对企业的生产效率和员工健康产生危害,每年给全国工商企业造成3,44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格雷森2013年向美国联邦众议院提议《带薪休假法案》,要求员工人数超过100人的所有美国企业都为其全职员工提供每年一周的带薪年假。
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相关委员会一直在喋喋不休地讨论审议这部《带薪休假法案》。早在2009年,格雷森的一次类似努力就最终以失败告终。讽刺的是,所有对该法案投了票的联邦众议员每年都有一个月的带薪假期。
某些美国企业开始挑战不休带薪假的传统,为它们的员工提供更慷慨的假期。但是,上述议员们的假期长度却和其他发达国家不相上下,远超美国平均水平。
“我要是还待在美国,1个月的带薪假就只能是仅仅想想而已,”从佛罗里达州移居到悉尼的麦克康布斯说。“但在澳大利亚这里,它绝不只是个想法——而是人人都已经习以为常的福利。”
来源:侨报网综合

推荐阅读

可直接点击以下公号名称进行关注:
可直接识别以下二维码关注本公号: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