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网浩浩荡荡的舆论声讨之下,武汉理工大学,终于就自杀研究生陶崇园之死,做出了第一次正面回应。
一字一句,可笑至极。
声明太长,哥来总结一下:
1.王攀逼陶崇园叫“爸爸”,是义父子关系
2.王攀没有阻挠陶崇园出国留学,洗衣送饭做家务也没有
3.停止王攀的研究生招生资格
整个声明槽点太多了,每句话都透露出不要脸的倔强——
我就这么处理了,反正过几天,你们就忘了。
今天我们不能说话
武汉理工十分“武理”的调查结果,哥早就预料。
对校方而言,这个年轻人的死,只是一桩麻烦的丑闻
既然是丑闻,就要拼命掩盖。
在悲剧发生后的每一天,武理都在用尽办法删帖、遮丑,打压寻求真相的学生、网友。
微博各种被删,连紫光阁的微博也没了……
不少知乎用户的回答也被删除。
(往往,知乎、微博也阻挡不了删帖的力量)
减少热度,给你一种“这事儿凉了”的假象。
对外删帖,对内施压。
武汉理工的一些学生们,自发去广场上悼念陶崇园,也被阻挠。
“思源广场的风真大,可还是出了一身汗。”血热的学生们,被中年男子紧盯着,他们很怕,但还是要去。
“谁去抓谁”。
可清明节这一天,还是有人去了。
内心悲怆,却只能默默献上一束鲜花。
对学校的做法,敢怒不敢言。
当然,这不是最恶心的。
声明里所谓的“安抚家属”只是惺惺作态,撕毁家属横幅,就不说了。
最令人窒息的操作,是逼迫家属道歉。
清明节当天,陶崇园姐姐突然发了一条道歉微博,称“对武理和王攀老师带来不良影响,特此致歉”,还“希望大家不要再炒作这个事情”。
所有关注这件事的网友,瞬间心凉。有人质问姐姐,就这么轻易放弃,对得起陶崇园吗?
可事实并非如此。
陶崇园的同学,发微博暗示,“今天我们不能说话”。道歉是被逼的。
两天之后,陶崇园姐姐再次发声,澄清自己受到极大的压力,才发了这样一条“道歉声明”。
陶崇园姐姐是华中科技大学的博士,这背后的胁迫,是局外人无法想象的。
心疼陶崇园姐姐,明明是受害者,还要向施暴者道歉。哥支持她最后的坚决,也支持她为陶崇园讨回公道。
武理校方,王攀老师,陶崇园姐姐的道歉,你们有脸接受?
你们深夜会不会想起陶崇园的样子?你们睡得安稳?
南大坦荡荡,武理长戚戚
与武汉理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南京大学。
这个清明节,另一起“女生遭教授性侵后自杀”事件曝光。只不过,这是20年前的一起悲剧。
曝光者叫李悠悠,她和受害者高岩,当年同是北京大学中文系的学生。
1996年,女生高岩被40岁的已婚教师沈阳盯上,沈阳以“讨论作业”的名义接近高岩,在获得对方的信任之后,暴露本性——
她陆陆续续跟我说起过,沈老师脱光了她的衣服,对她做了她从未做过的事儿。她感觉到很害怕、很痛苦。
19岁的纯洁少女,就这样被玷污。
你永远想象不到“叫兽”能有多无耻:
高岩的父母完全不知道,女儿遭受这样的痛苦。1998年,高岩打开家里的燃气,自杀了。
事后,“最关爱高岩”的沈阳没有出席葬礼。北大仅仅对他进行了处分,却没有更多追究。
2011年,沈阳调入南京大学,还当选了“长江学者”,后来沈阳又去上海师范大学教学,但人事关系仍在南大文学院。
20年后,李悠悠选择曝光此事,而沈阳本人,回应时理直气壮:根本没有师德问题,只是行政警告处分。
然而,李悠悠已经联系到沈阳性侵的其他受害者。“目前已经联系了至少四位受害女生。
哥不敢断定沈阳会受到法律惩处,但至少,模糊不清的性侵说法,或许能得到确定。
高岩的父母,不知道为了这个说法,等了多少年。
更为关键的是,涉及沈阳的三所高校,都选择了较为坦荡的态度。
北大公开沈阳的行政处罚材料,当年的调查结论是“行为不当、违反师德”。而北大也会重启复核工作;
上海师范大学终止了和沈阳签订的兼职教授协议;
沈阳正式编制所在的南京大学,表示会成立工作组进行调查。
而与沈阳利益最为关切的南京大学文学院,也发布了声明,杀伤力很强:
1.沈阳隐瞒污点事实,进入南大文学院;
2.对沈阳进行停职处理,“他不符合教书育人的工作要求”。
坦荡,利落,完全不替当事教授遮掩。甚至还表示“愿意为审核不严谨接受学校处罚”。
从南大文学院前院长丁帆的态度可见一斑:
南京大学最初态度也不是如此明朗,只因现任文学院院长徐兴无排除压力,才有现在这样的状况。
南京大学文学院,有风骨。
文学院这份声明,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和武汉理工对比来看,简直天壤之别。
984.5成不了985,差的那0.5,不仅仅是学术水平,还有人性。
怪不得@一毛不拔大师评价说,南大坦荡荡,武理长戚戚。
说得没错。
向勇敢善良的同学们致敬
教授丑闻曝光之后,你永远不知道有多少双无形之手,在阻止真相被揭露。
现实冷酷,但我看到的,并非全部都是黑暗。
关注此事的网友们,一点点舆论倒逼校方,不让事件冷落。
哥最为钦佩的,是这两所学校里的勇敢善良的学生们,不顾禁言,也要质问校方,真相是什么。
北京大学的邓同学,在个人公号里发文要对沈阳事件申请信息公开。
文章很快被删除:
邓同学还被老师请去喝茶。“深夜便随即被领导老师约谈,截至第二天凌晨仍未走出办公室。”
但邓同学不是孤军奋战:
“其他同学们在网上得到消息后,也自发前往约谈教室,呼吁老师们放人。而当时,已过了凌晨一点。”
这些学生,想要的不过是对沈阳事件的信息核查结果,却被当成破坏学校声誉的“捣乱分子”。
哥不知道邓同学现在怎么样了,但他的一腔热血和勇气,在当代青年中,显得弥足珍贵。
向他致敬。
以及——武汉理工已经毕业的校友周蔚,他联合400多名校友发表公开信,向母校施压,要求彻查王攀。
不停被删,不停重发。这对他来说,“已经是战斗了”。
周蔚和校友们知道,还在校的学生们,想发声而不能,还要承担外界对武理的各种指责。
因为学校的不作为,他们也跟着背锅。
能挽回学校声誉的,也只有这群校友了,他们用自己微薄的力量,试图与母校对话、抗争。
我不知道武汉理工会不会在乎校友们的呼吁,但我知道,如果武理一意孤行,力保王攀,那么武汉理工的名声,将跌倒谷底。
(图片P自网友)
这不是什么好结果。所以——
武汉理工,请学学南京大学文学院,有点人性吧!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