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转自:诗意恩典
据英国《独立报》报道,前不久,
英国人彼得·拉塞尔在一幅十九世纪的油画中,
竟然发现了一部“智能手机”
这幅油画是奥地利十九世纪画家费迪南德·乔治·瓦尔德穆勒的作品---《期盼的人》
画中描绘一名女孩走在林间小道上,
一名手捧鲜花的小伙子等在路边花丛,
但女孩甚至都没抬眼看他,她的眼睛似乎盯着一部手机。
画中女孩和今天的“低头族”相比,
除了服装以外,其它的并没有什么变化。
拉塞尔把这个发现分享到社交媒体上,
引起网友们的好奇和讨论。
然而,
根据这幅画的收藏者德国慕尼黑一个美术馆的说法,画中的女孩其实正在全神贯注阅读一本赞美诗,这不过是十九世纪中期人们的日常生活。
拉塞尔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技术的变革也改变了人们对一幅画的解读。在十九世纪五六十年代,每一个看到这幅画的观众都能辨认出,吸引画中女孩注意力的是她手中捧着的赞美诗。但是今天的人看到这幅画,每个人都会想到一个十几岁的女孩沉迷智能手机的场景。
瓦尔德穆勒出生于1793年,死于1865年,
他在风景画、肖像画及风俗画的领域都成绩卓越,
是奥地利十九世纪最重要的画家之一。
瓦尔德穆勒喜欢大自然,提倡在大自然的光线中直接作画。
我曾经问一个油画家,
在自然场景里写生和拍完照片回去临摹,
二者之间有什么区别?
那个画家告诉我,在大自然中写生,
可以直接捕捉到光影的颤动,而对着照片临摹,
画出来的景物会呆板僵化,缺乏生气。
是啊,写生是和自然直接对话,
而临摹则是与照片对话,二者的效果一定会大有不同。
在画家的这幅《期盼的人》中,
我能明显感受到春风的吹拂,阳光的跳动,
仿佛能闻到在空气中弥漫的植物的芬芳。
浏览瓦尔德穆勒的作品,
我发现了好几幅手捧圣经或赞美诗的女子肖像画,可见读经和赞美是那个时代的生活不可缺少的重要内容。
就像这幅油画中所表现的,
小伙子手捧鲜花,
按捺着砰砰的心跳,
可是那个女孩却沉浸在神圣的爱里,丝毫没有察觉。
也许今天的小伙子们会为画中的青年抱不平,
这样的女孩值得你去追求吗?
小伙子们也许不了解,
一个虔敬爱主的女孩,才是一个懂得爱情的女孩。
一个爱主的女孩,对现实生活中的爱情也一定会纯洁专一。
可惜的是,随着科技的发展,
多少女孩的心从赞美诗转移到智能手机上面。
专注于赞美诗的女孩与沉迷于智能手机的女孩,
她们的气质肯定有明显不同。
一个沉迷于手机的女孩,她的情绪是浮躁而多变的;而一个喜欢赞美诗的女孩,她的灵魂一定会溢出淡淡的香气。

赞美诗:《一生爱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