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安妮  校对|周莉
欢迎关注全球见证分享网,我是安妮。
今天我给大家分享来自月月姊妹写的见证,
她和我们讲的是他父亲回转信主的经历,
下面我们一起来听。
……
2017年12月18日,
在电脑旁忙碌工作多时的我随意拿起手机一看,
显示4个未接来电,都是六叔打来的,
当我把电话打回去的时候,
六叔要我马上打车到一附院,
我问是什么情况,他不肯说,
只说是爸爸。
坐在出租车上,我的心中惊慌不已。
爸爸有糖尿病,前段时间刚看过医生,
调整了用药,难道这么快就出现了我所担心的肾脏方面的并发症吗?
前天见到他还是好好的,只是情绪有些沉闷,
我也正在琢磨,隐约觉得他是有什么状况瞒着我。
到了医院,
看见爸爸和六叔站在医生办公室门口的走廊上,
爸爸看见我过来,还是用他一贯的笑脸默默迎向我。
而六叔的眼睛却分明带着泪痕,
他把一张CT诊断递在我手里,
影像下面一行黑字:考虑中央型肺癌
那时我顾不上别的,急忙回学校请了假,
下午转到市里的肿瘤医院挂号,办理住院,
开始做全面的检查,从核磁到骨扫描,
整整持续了一个星期。
在医院里忙乎的一个星期里,
我的情感好像是冷冻的,
只有看见爸爸咳嗽的时候,
心里会揪的紧紧的,
不知道在他的身体里正发生着什么样可怕的状况,
下一步我们将要面对什么。
一开始也考虑过会不会是误诊,
然而从各方面反馈的信息来看,
肺癌是确定无疑的。
记得那个中午我们回到家中,
要为下午到肿瘤医院进一步确诊做祷告,
爸爸在他的小卧室里听着我们祷告,
他哭了——尽管他在极力掩饰着抽泣的声音。
这些年来,
随着家族中信主人数的不断增添,
我们也加紧了对爸爸的“攻势”
但一贯性情温和的爸爸在这件事上,
却和我们玩起了“策略”,他有时候会答应去教会,
但从没去过;有时候解释说他是个老党员,
需要有一个认识转变的过程,应该给他时间。
买给他的圣经和播放器他也从没正眼看过,
有时候听我们聊天又会不无嘲讽的插几句话。
就在最近这一年时间里,
我为爸爸的祷告也比原来用心了,
我常常想:作为女儿,
我多想在爸爸面前好好尽一份孝心,
回报他为我们一生竭尽全力的辛苦付出。
而最大最好的祝福不就是上帝的救恩吗?
上帝何时才能让爸爸信主呢?
然而,
可怕的肺癌就这样突然降临在爸爸的身上,
他还能在这个世界上待多久?
会怎样去面对病痛的折磨?
可怜的爸爸,谁能替他承受这一切惊恐和绝望?
面对死亡的阴影所有的安慰又是多么虚假无力!
支气管镜的活检结果出来了,小细胞肺癌。
学医的表弟喃喃自语:怎么会是这样?
我遍查各样能看得懂的信息,
知道我们已经走在悬崖边上,
不知哪一步踏空就会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从爸爸患病后,我才渐渐明白,
现代医学那些华丽的辞藻下,
其实掩饰着无数惨不忍睹的垂死挣扎,
为了人类在死亡面前的惧怕,
希望被『卑鄙』的夸大了,
好像是谁们合力布置了一个『陷阱』,
诱骗着惊惶中的人们奋不顾身的纵身一跳。
我感到,我们其实无路可走。
那些日子里,
每一个决定都在我痛哭流涕的祷告中静静的呈现,
并清晰起来,我不敢妄称是神的话,
然而在耐心的等候中,
我发现周围的讯息:不论是医院专家的答复,
还是周围知情人的建议,主内肢体的见证,
包括我有意无意读到的一些相关文章,
指向都那么一致。
最终,在征得爸爸同意的情况下,
我们顺利联系到一位老中医大夫,
很快就启程了。
西医大夫大多不相信中医,
说中医是瞎胡闹,只能贻误病情。
我对家人说,不论做哪一种选择都是一场冒险,
完全不知道下一步会如何。
妈妈说,生命都在神的手中……
而我只是嚎啕在神的面前,说:“如果你要他走,
就请让他带着平安和盼望到你那里去吧!
求你不要让他承受可怕的折磨……
就这样,我甚至没有太多去请求医治,
因为从我了解的信息看来,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去银川求医的那个夜晚,冷风呼啸,
看着爸爸佝偻着身子缓慢地踏上过街天桥,
我的眼泪在脸上冻成了冰。
这就是我的爸爸吗?
他曾经在东北的冰天雪地中当了五年的文职兵,
一直以来常以部队严整的军容风纪而自豪。
如今他拖着一条受过伤的残腿,
带着致命的癌病,蹒跚地走在异乡的街头。
明天等待我们的会是什么?
在宾馆,我和爸爸重讲上帝的救恩,
这一次,爸爸和我做了认罪的祷告。
带着老中医的药,我们回到了包头。
从那时起,爸爸开始了他的信仰生活。
在众肢体热情的探望和代祷声中,
爸爸流下了眼泪;在礼拜聚会的真理浇灌中,
爸爸被上帝深深吸引。
他没有了惧怕,满有主同在的平安。
他在祷告中,感谢天父每时每刻的同在和看顾,
每一天他都带着喜乐和信心度过。
我的信心是小的,
尽管在祷告时心中回响着神有力的应许,
恐惧还是会时不时的抓住我的心。
小细胞肺癌是恶性程度最高,
扩散最快的一种,即使是在早期发现,
也有一半的人活不过16个月,
在反复的化疗和不断恶化的复发过程中,
5年生存率只有2%,最可怕的是各种转移,
以及无药可治的癌痛……
每想到这些,我肝肠寸断。
当我又在眼泪中呼求的时候,
忽然有一个意念出现了:
他不是落在病中,而是在我的手中。
我安静了,不再哭泣,细细地思想着这句话。
这是上帝的提醒吗?
爸爸的精神状态一直很好,病情也有了明显的好转。
但我不敢相信,我说:主啊,我感谢你!
可是我不敢相信你的恩典,
因为我们没有为你做过什么,
况且爸爸才刚刚信你。
……那时,一句话出现在我心里:
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
哦,也许这就是恩典的含义。
今年过年,为着爸爸的缘故,
我们举行了一次家族聚会。
爸爸很激动,也很高兴,
我们为聚会祷告后,爸爸对我说:
“趁这机会传传福音,看能不能结几个果子”。
聚会中,家族中的基督徒献了一首赞美诗《这一生最美的祝福》爸爸和信了主的几位家人聊得很高兴,彼此见证,互相勉励。
一场大病,爸爸的心回转了!
我有时想,这是神听了我的祷告吗?
只是这种方式实在太惊心。
妈妈常说,爸爸是很好哄骗的那种人,
当初如果不是他自己偷偷去做检查,
也许他永远也不会知道结果。
那个结果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
他一个人面对着,内心非常害怕,
也许就在那一刹那,
他那颗顽固的心被彻底打垮了。
亲爱的朋友、弟兄姊妹,
当我们听完以上的信仰经历后,
真的为这位老弟兄感谢神。
因为当我们人任性走到尽头的时候,
祂依然是给我们机会。
原来,祂忍耐的心意是——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
最后我们以(诗篇118:17-19)节的经文来向神献上感恩和赞美。
我必不至死,仍要存活,
并要传扬耶和华的作为。
耶和华虽严严地惩治我,
却未曾将我交于死亡。
给我敞开义门,
我要进去称谢耶和华!
词曲唱:杨航
编曲/混缩:龙建波
耶和华 我眼目何等渺小
重大的测不透的事
我只有向你仰望
耶和华 使我心不再狂傲
每一次我向你仰望
你总不使我等候落空
我的心啊 平稳安静
你在我心 平稳安静
如慈母怀中的孩子
知慈爱 不知风雨
眼前虽有 几多艰难
你却赐我 苍天碧海
在我左右 在我心怀
如此美好的平安
———— / END / ————
往期精彩文章,推荐阅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