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学子】 第 1044 
纯粹教育!    仰望星空、脚踏实地
【留美学子】导语
这几天,《流感下的北京中年》的文章,刷爆网络。
事件回顾:
“最近一位来自北京中产家庭的男性,死于流感, 从发现不舒服,到身体衰弱,到医院看诊,到无望......  也许一个感冒,会让一个中产家庭破产;也许一个感冒,会让一个温馨的家庭,破碎......  所有一切,来得太快,触及了许多人的情感底线。
作为陪着岳父亲历者,作者详详细细的记录了每一天的进展、突变、未知、甚至带来绝望的瞬间。”
 此文是三甲医院一位国家重点学科呼吸二线医生对一文的专业评论, 其中,医生也指出:
这位流感肺炎事件亲历者家属的视角,很真实,也算相对客观。信息量很大,纵使姐这个每天都奋战其中的医生也不能准确把握全面信息。但毕竟姐作为奋战在最前线的、见过很多病例的亲历大夫,有一定发言权。按顺序有几点跟大家共同体会、科普、商榷。
1)流感是有传染性的。
不要看姐这个泡在流感病人堆里的大夫不得流感就选择忽略。事实是:姐只是个例,流感面前,人人平等。如家里有疑似流感病例,最好戴N95口罩,如果不能,普通口罩固然不能很好地阻止病毒,但戴总比不戴强。大多数时候,医生的话都像“危言耸听”,但是要知道,健康无小事,小心驶得万年船。文中所说“习惯是如此之轻,以至于无法察觉。又是如此之重,以至于无法挣脱”有一定道理。
2)病毒初筛阴性不能除外流感。
初筛的阳性率低,也就是说很多初筛阴性的病例后来在痰里查到核酸阳性,也有一些临床判断很像的病例至死也查不到病原学。任何时候,请记住,相信医生就算不一定完全对,但至少比外行对的几率大无数倍,所以,外行不要自作主张,听医生的没错。文中这句“信息不足的情况下,听医生的”,知道这话的意义有时候真能保命。
3)流感病毒肺炎,
轻重度差异很大。
所以能识别出来并建议到专科医院的大夫是很负责的。但是因为公立医院不能往外推病人的规定,所以签字只能签“家属自愿要求转院”,这不是与事实不符,而是医生在两难的制度中能做出对患者最大的帮助。如果患者坚持不转,因诊疗水平造成的损失叫“技术事故”不叫“责任事故”。
4)“我一直觉得朝阳医院
就是区级医院,没想到这么NB”。
我之前给孩子联系公立幼儿园的时候我也曾经有过类似的感慨。优质资源都是有限的,有些资源就是有钱也买不到。家属描述的那段时间我亲历,所以很清楚地知道,我们所有的病床都是满满的,进ICU都要排队。这确实是事实,但是,是不是就意味着患者在我们医院就一定会因为临时等不到床位而耽误病情呢?
5)按照描述,
患者夜间在我院就诊并输液,
按照正常流程
第二天会交给临时留观,而临时留观是二线必须去会诊的。根据描述,患者并没有等到二线去会诊甚至没有等到临时留观的急诊科领导查房就走了。二线无法给出具体巡山巡到病人那儿的时间,毕竟作为24小时满院跑、急会诊全院会诊满天飞的国家重点学科代言人,每天的抢救就已占据了呼吸二线的很大一部分时间,但当天的工作是一定会在当天干完的,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可以在上午完成。
如果他等到呼吸二线看过,呼吸二线是断不会放他走的。甚至他等到急诊的领导查房,急诊也一定会联系感染科来筛查病毒的。如果流感阳性,我们医院特别设置的“流感诊疗小组”会启动,呼吸二线是第一站,全程都会有各级领导们协助。即便流感阴性,对于这种很可能其他地方处理不了的重症肺炎,呼吸二线一定会立刻报告科室相关负责人并尽快收治。而他在急诊的治疗并不会落下,别忘了,我们的急诊也是国家重点学科啊!
况且,这么多年来,因为我们学科的名声,急诊的病人以呼吸为主,急诊大夫们早就很有经验了,我相信我们急诊处理这类患者的能力早已超出绝大多数三甲医院的呼吸科。而且多年的合作让我们和急诊早就建立了很好的革命友谊,紧急的情况下,气管插管治疗完全没问题,而他在急诊侯床,如果需要上ECMO,也一定会得到更及时的救助。
虽然上了ECMO也未必能救患者一命。但窃以为,作者还是高估了自己的社会运作能力,低估了公立医院的担当和公益性以及公立医院医务人员的高尚性。这大概也是这个社会的部分精英、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的通病吧。
6)抽血气是呼吸科的必查项目
是最快最直接也是信息量很大的检查项目。仅仅因为抽血气,护士可以因为家属的问责而“吓傻了”,足见现在医患关系的噤若寒蝉。没错,作为二线,我们评估的一部分内容就是“家属的依从性”。我曾经说过“我们国家重点学科就没有搞不定的疾病”,但是我也曾经因为一些家属的情况而拒收病人,比如我亲眼看见上一秒因为急诊护士采血而大骂护士而下一秒求我住院的家属。医护人员与你无怨无仇,如果你一开始就抱着怀疑、不尊重甚至敌对的情绪就诊,你可以得到基本的治疗,但很难得到最佳的治疗。
7)“不能让孩子学医”?
我相信这是作者的肺腑之言,也能理解作为父母的心情。谁愿意看到自己的孩子这般辛苦呢?就连我自己都曾经说“早知道要一年值上一百几十个高强度的24小时班,估计都不敢投胎了”。然而,窃以为,有社会能力的人要做的是呼吁并引起政府的重视,协助解决问题,而不是把问题推给别人。
8)重症患者的交待病情。
这是我们二线的工作内容之一,所以每每遇到重病人,气管插管之前我都会反复强调“一定把要说的话都交待了,不然有可能没机会说了”,但是国人普遍缺乏面对死亡的意识,也缺少敬畏心理,大多数人都选择相信奇迹,即便我告知的存活率的数字低到多么不容乐观,很多家属依然选择“大夫,可千万别告知实情,患者心理很脆弱”,或者虚妄地相信“他人这么好,奇迹一定会发生在我们身上”。如此看来,很多人把“梦”当成“梦想”,也不足为奇哈。每个人都应该敬畏死亡,应该对死亡多一些了解。
9)互助献血。
互助献血固然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但是,没有更好的解决方式前,有解决方式总比没解决方式强。2.10刚出台的新政“取消互助献血”,让业内人士无不替很多患者捏了一把汗。外行说来,最简单直接的理解是“用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大问题”,有些时候,再多的钱也换不来血,进而推及生命。
希望此文能够传播广泛,至少引起了大家的重视,医疗方面也自然有可改进的地方,是好事。
留美学子诚意推荐此文,版权作者所有。转载者, 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延伸阅读


【留美学子】已发表1043期 精选好文
系列精彩 持续推出
【美国大学、高中信息汇总】
【陈屹视线】 美国教育30年心经
【世界名校之路-公益分享】
【名家谈教育】
【父母手记】
【留学印记】
【预备留学狗】
............
【留美学子】的 读者文摘
第 1044 期   原创精选 篇篇出彩
仰望星空、脚踏实地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