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是新型共享汽车服务业的欣欣向荣,另一边则是传统出租车从业者遭遇破产的绝境。这一难题正困扰着纽约等大城市。
在世界最大的租车市场上,没有驾驶执照的中年女性拜拉维·德萨伊(Bhairavi Desai)领导着数万名主要为男性的司机,这看上去有些不太搭调。去年春天,她在纽约市出租车及礼车协会(New York City’s Taxi & Limousine Commission)作了感人的陈述,阐明了她的行业面临的生存困境
任纽约出租车工人联盟(New York Taxi Workers Alliance)执行总监21年来,德萨伊一直是劳工活动人士,但如今的绝望情况是她前所未见的——破产、止赎和驱逐通知困扰着她的司机们,而他们还在为无家可归和严重的抑郁症问题来向她求助。
“我的心碎了一半,另一半在煎熬。”德萨伊在联盟工作了21年,现在的绝境是她前所未见的。司机们正被破产和驱逐通知困扰着,甚至了结生命。
优步(Uber)及其竞争对手带来的经济困难已经令纽约、伦敦等城市的传统司机难以招架。几十年来,纽约的出租车不超过1.2万辆到1.3万辆,但现在已经有了无数避免公共交通的新途径,使用Via这样深受乘客欢迎的服务,有时只需花费5美元多一点,便可以在曼哈顿旅行。2013年,纽约全市共有4.7万辆车供出租。现在有了超过10万辆,其中约三分之二与优步有联系。
优步宣传这种“乱象”是对乘客有利的,而对于许多出租司机来说,这是毁灭性的。从2013年至2016年,在通常收费最高的白天工作的纽约黄色出租车全职司机,年预订总额从每年8.8万美元降到了6.9万多美元多一点。执照勋章(Medallion)是颁发给纽约市出租车的运营许可,它曾经是一项很好的投资,很多司机都借款购买,如今它已经成为贬值资产,那些出租车司机也因此深陷债务之中。德萨伊经常看到成年男子哭泣,她越来越担心他们会开始走上自杀之路。
据《纽约时报》报道,就在本周一上午,60岁出头的“电召”出租车司机道格·施夫特(Douglas Schifter)在曼哈顿市政厅门口开枪自尽。自杀前,他在Facebook上面写了一篇文章,控诉以Uber为代表的共享服务和政府法规等叠加因素把自己逼上了绝路。他写道:如今他不得不每周工作至少100个小时才能生存,而他在1980年代刚开始从事这行时,每周工作40小时就够了。
(纽约出租车司机道格·施夫特表示,他自杀是为了表明叫车服务如何从财务上毁掉了出租车工作者。)
《黑车新闻》杂志的老板维斯说,施夫特已为该刊物撰稿多年。得知他自杀的消息后,维斯感到震惊,“施夫特是一个很努力工作的好人。”在去年11月发表的文章中,施夫特谴责了拥堵费法案,认为是市、州政府的无能才让纽约变得如此拥堵。施夫特在文章中说,“他们故意制造拥堵,现在他们又用这个作为借口征收额外的费用。”他写道,“经常去英国旅行的朋友告诉我,拥堵费并没有解决伦敦的堵车问题。”
在去年8月发表的另一篇文章中,他还抱怨自己遭遇的各种麻烦事,“政客在破坏我们的工作环境,出租车委员会、纽约警察局、交通局、州警察也都在盯着我们,不断开出各种各样的罚单。”几篇专栏文章无不透露着他的困境,但却未能引起有效关注。
据《纽约每日新闻》报道,施夫特正面临着严重的财务危机,没有了医疗保险,信用卡也负债累累。他说Uber是“骗子和小偷”,因为Uber等打车软件让整个出租车行业衰落了。
Uber所代表的共享出行服务将私家车资源整合,降低了用车成本,优化了资源配置,给有着大量出行需求的全球各大城市带来了可观的经济和社会效益。除了Uber,共享服务能提供多种出行选择,比如在深受欢迎的拼车平台Via,有时只要花上5美元就可在曼哈顿旅行了。
然而从2013年共享汽车兴起之后,纽约当地标志性的黄色出租车司机的年订单总额从每年8.8万美元减少到了6.9万美元,而他们通常是出租车司机里面收费最高的。
毫无疑问,共享租车对乘客是有利的,但对传统的出租司机来说却是可怕的。Uber及其竞争对手们带来的冲击,让施夫特等这样的纽约、伦敦传统司机苦不堪言
施夫特自杀后第二天,纽约市长白思豪对此回应称,“我们为此感到难过。他或许面临着潜在的心里挑战。很多人都有财务困难,但不会自寻短见。”
然而,施夫特并非个案。据《纽约每日新闻》报道,就在六周之前,另一名出租车司机也出于类似的原因而选择自杀。
“我希望我的牺牲,能让公众看到司机们的困境并拯救他们,我的牺牲不会白费”,施夫特在自杀前写道。
纽约出租车司机协会的发言人费尔南多说,“他在市政厅前自杀,是在给立法者和这个行业的管理者传递明显的信息:你们必须做出些改变。”
文/综合界面新闻、纽约时报报道
推荐好文

▷美2月移民排期公布!华人递件EB5倒退1个月,职业移民有惊喜

▷血泪教训,我被留学黑中介耽误的人生!

中国女白领纷纷去美国冻卵到底图个啥?附美国冻卵流程

征婚app下载点击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