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这段“朋友无用”的视频被转疯了。一位短发美女教师,一手夹着粉笔一手插裤带,侃侃而谈一个观点:朋友是无用的!
颠覆三观的言论立即在微博上炸了锅,短短几日便卷走3000万播放量。
陈果,正职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学生送外号思修女神、复旦北区三宝之一。副职:微博热搜屠榜女王,高级心灵教主。她主讲思修,被学生奉为灵魂导师,抢她的选修课比双十一秒杀还难。她低调神秘,但课堂上却频频被学生偷拍,一次次被动送上微博热搜榜。
朋友无用论
这段视频引起了很多网友的共鸣
01
对“朋友”一词的滥用,恐怕仅次于“爱情”。正因为频繁遭到误用,人们对它自然而然也就产生了误解,“朋友”一词也因此掉价不少。
真挚的“朋友”即是“挚友”。他们不是玩伴,不是酒友,不是寂寞时的慰藉者,不是精神的避难所,也不是基于利益牵扯或实用效果的“人脉”,更不是在场面上随口说说的套话或社交辞令;
“朋友”往往不是哄来哄去的一个群体,也不是扎堆出现的一个圈子;
“朋友”不是对你的主意或见解都抱以赞同、迎合的人,也不是对你事事妥协、盲目跟从的人;
“朋友”不是跟班,不是附庸,也不是陪衬人,而是在人格和精神上彼此对等的人;
“朋友”很少是一见如故者,因为心灵的亲近、精神的契合往往需要在时间中的“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如果我们以为“朋友”就是自己的精神避难所,我们可以不假思索地将自己无力担当的哀怨情绪一股脑地向他宣泄,也不管他是否愿意、生活处境如何,都要他与我们分担我们的烦恼,至少是倾听我们的满腹牢骚,那我们作为“朋友”恐怕显得过于自私了。
我们这样做,对我们的朋友不好。
插图 from《好的孤独》
或许我们应当意识到,此时的我们是在借“朋友”的名义将他当作我们的情绪宣泄对象、语言垃圾桶,我们毫无节制地让无辜者承受了本应由我们自己消化的怨气冲天——这是一种对友情的滥用、对朋友的损耗,我们实际上在这样喋喋不休的抱怨中浪费了与朋友在一起的宝贵时间。
朋友之间分担“苦”却不分担“怨”,因为“苦”是心灵的受难,“怨”是情绪的毒气;朋友之苦往往也是我们的苦,而一个人绝不会忍心用自己情绪的毒雾笼罩朋友的生活,使其遭受污染。
02
朋友是“无用”的。
我们之所以交朋友、之所以需要朋友、之所以爱我们的朋友,不是因为他们“有用”。
朋友不是为了“利用”,不是为了找一个安全的情绪宣泄渠道,不是为了索取安慰,不是为了陪衬自己的优越,不是为了多一个“帮手”或“同谋”......
而是为了奉献我们的爱与关怀,为了与之分享心灵的丰富和生活的美好,为了那种相互理解所带来的默契,为了“不时常想起,却无处不在”的空气般的同在感和信赖感。
与朋友在一起,我们不期待得到任何东西,仅那份彼此无需设防的内心松弛、不刻意的流畅自如,已然使我们心满意足。
我的一个同性朋友是这样描述朋友之间的心领神会的,
“执手相看无语,却心事了然”。
确实如此,她一句不经意的“我还不知道你吗”常能让我心生感动、备感幸运——
你知道我,正如我知道你知道我,无需太多解释,因为你懂。
想起了多年前的毕业时节,我的一位异性朋友即将离开学校去远方工作,而我将留在学校继续读书。临别的前一天,我们在校园里散步闲聊,毕业是高兴的事情,也多少带着些告别的忧伤。
他对我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分别之前,我可以和你拥抱一下吗?”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却有点不好意思了,支支吾吾地解释:“其实,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当然更没有什么无礼的想法……其实,不拥抱也没什么的……”
记得当时我一把将他拉进自己的怀抱,在他的耳边说:
“不用解释,我明白的。你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希望你今后一切顺利。”
我们都明白这个拥抱的意义,这其中没有猜忌,所以为此担心也就没有必要了。
03
在出现实际的困难时,我们反倒不找朋友帮忙,不向朋友借钱,不要求朋友为我们找工作,不愿意让朋友出面为我们捋平麻烦。
在这一点上,友情与爱情十分相似,纯洁、美丽、近乎神圣,那是一种建立在心心相印基础上的情感关系。
你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个人原因而使自己的soul mate(灵魂伴侣)承担太多现实的功利之用,因为你爱你的朋友,爱他所以不愿轻易增添他的烦恼,也不希望你们质朴的友情因为掺入了任何非友情的因素而变得复杂纠结。
常说“君子之交淡如水”,我们更愿意让朋友就这样无用着、闲置着,也不舍得将这清水搅浑。
有时,因为这清水太明澈见底,竟会给不知情的旁人造成一种幻象,以为“无水”,以为这两人不是朋友,就像一块明净透亮的大玻璃常常使人意识不到它的存在而眼睁睁地一头撞上去。
我们并不常谈及我们的朋友,也不在外人面前炫耀我们深情厚谊的友爱,我们甚至并不与朋友本人频繁地见面、时时沟通,以至于有很多人或许都不知道我们与朋友之间有着日久年深的交情,但即使再长时间不见,一旦相逢交流,仍一如既往的默契,仿佛从未分开过。
朋友不是实用之物,而是奢侈品。
他不符合实用性的标准,却使生命华丽。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拥有朋友本身已然是一种幸福。
所以,如果你所谓的“朋友”是可供你想用时用他一下的工具的话,你就没有脱离实用及功利层面。
陈果谈自信▼
陈果谈幸福▼
有人爱上她的口才,有人爱上她的思想。
她曾是女博士,也是复旦校园里著名的“模特姐姐”。
比起貌美,高知女的智慧更值得叫好。
- END -
声明:本文作者陈果,复旦大学哲学系博士,本文选自陈果的《好的孤独》,部分素材来自人民日报、网络仅供参考,不代表本平台观点,如有侵权请告知联系删除。
▲此产品为第三方提供,如若侵权请联系删除。
新兴产业投资联盟
【ID:enmeiluyanpt】
干货 课程
资讯 人物
推荐小编好朋友"创业哲学大讲堂(ID:bbqunhu)
商务合作请加QQ:46536267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