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最新的一则爆炸新闻,德国互联网讨论炸了。
说是德国弗莱堡一个47岁的妈妈,因为缺钱,所以首先是和自己37岁的同居男友合伙强奸了自己9岁的亲身儿子,之后更是在互联网上把自己孩子卖给恋童癖,换取金钱给他们挥霍。
找了一篇德国focus.de的报道,翻译给大家看下:
受害者的伤痛简直无法想象!
亲生母亲和她男友一起把他们9岁的儿子强奸了,这本身已经够骇人听闻了。但他们还把自己孩子放在网上卖——谁付钱,谁就可以去他们家强奸他们的孩子。所以就有6个德国的,或者从国外特地跑来的恋童癖男子侵犯了这个毫无反抗能力的受害者。
没有人察觉到什么,甚至连政府一开始也不知道。
如果不是一名匿名的举报者,这个孩子可能现在还身处炼狱之中,无法脱身——即使脱身了,也没人真的能感受到他的伤痛。
一般的母亲都会保护自己孩子,照顾自己孩子,防止自己孩子受到侵害,但是这位弗莱堡47岁的妈妈,好像完全不理解这一切。据调查人员说,她首先把她肮脏的性幻想施加到了自己孩子身上,然后又觉得这是一个来钱的好生意。
只要几千欧元,就可以“预订”他们的小男孩。有的人特地从德国北部,旅行数百公里过来,还有人从西班牙过来,而且不是一次两次,而是和小孩一起度过肮脏的几天时间。
“孩子(的“使用权”)在网上被卖到了全欧洲。”调查人员说。目前,一共6名侵害过受害者的恋童癖和孩子的两名监护人,都已经被拘留。
更关键的是,该妈妈37岁的伴侣,之前就因为性侵未成年人的指控被判不允许接近未成年人——如果这一判决能被更好的执行,可能就不会发现这样的悲剧。
据悉,因为孩子的招嫖信息是发布在”暗网“里的,所以长时间没有被监测到。而使用暗网搜索娈童信息的人,大多也不会举报这样的”服务提供者“。
法兰克福的一名相关官员表示”现在恋童癖利用互联网联系,他们利用暗网的匿名性,互相交换信息,甚至交换孩子去侵害。“
出于保护的原因,德国媒体很专业的没有出现任何受害者,施暴者的照片,真实姓名信息,因为无论出现哪个,大家都会猜到受侵害的孩子是谁——这是绝对不应该发生的,所以新闻到这里就结束了,但我还有一些话想说。
这其实已经不算禽兽了,因为禽兽也不会对自己的后代做这样的事情,人类真的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他们高尚起来可以比塑造出来的神更高尚,但是邪恶起来又可能比世上所有生物都要卑劣。
我以前写文章引用过日本作家伊坂幸太郎的话:
一想到为人父母居然不用经过考试,我就害怕的要命。
那时候我还只认为父母会不讲道理,威权主义,自负自大,帮孩子做决定,本质上还是用自己的方式”对孩子好的“,只是方法用错了,然后后来我接触到了把孩子送去杨永信那里接受电击治疗,去豫章书院那里接受”改造“的父母。
当时我看到把孩子送去杨永信那里的唐先生,在事后接受采访的时候说:
“你看孩子不听话,电击了一下就听话了,这不是很好吗?”
看到滨州的赵女士,在事后接受采访的时候说:
“我平时脾气急啊,你知道吧,看到孩子不对,我就乱发脾气,我们夫妻两个也打架。但是现在全家都不再吵架了”。她在电话里的声音有点羞涩:“为了孩子(去了网戒中心),我们全家的收益太大了。”
“哎呀,对我来说,他们就是活菩萨啊,简直把我给救了。”
看到国家表示豫章书院有问题,需要整顿的时候,家长成群结队在一起,表示
书院关门了,那这些“流浪孩子”去哪里,去你家吗?
这些家长可能是不情不愿做了爸妈,然后发现他们的生活完全被这个小生命耽误了,所以所做的一切都是让这个孩子听话,不要去烦他们,希望把孩子从自己身边甩掉。
我本来觉得这些已经是极限了。
直到后来,我看到了一个两个三个四个性侵自己孩子,让自己孩子出去乞讨给自己赚钱,以及今天看到的这个,把自己孩子卖给恋童癖,以此来赚钱的父母。
别以为中国没有...随手一搜就是新闻,还是上海闵行的。

怎么说呢。
这世上确实做什么都需要资格考试,唯独做父母不用。你看大街上随便哪个扒手小偷,街头骗子,或者杀人犯,强奸犯,只要他们生了孩子,就可以做父母。
之前我看人在豆瓣小组里控诉自己妈妈持续不断地向她要钱,吸她的血,然后把她身边的所有男人都赶走,好继续让这位楼主供养她的生活。
楼主在帖子里,称自己的妈妈是“吸血鬼”,然后下面有一个人说她妈妈那么辛苦把她拉扯大,肯定是爱她的,怎么能这样想妈妈呢。
那个楼主回复说。
“你不知道我从小到大都经历过什么,我也不想让你知道。”
“但是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世上的人很多,不是所有父母都爱自己孩子的。”
“真的。”
现在想想,深以为然。
-END-
我是雷斯林,我回来了
回复“晚安”可以看到之前被删掉的文章
投资不过山海关和性瘾者
【推荐阅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