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行、可以、没关系,成为时下最流行的“佛系三连”。图/《乡巴佬希尔一家的幸福生活
文/唐辛子
还以为“佛系”是个什么新品种,其实不过是日本宅男又多了一个新名词而已。佛系男子理想中的恋爱女性,必须是能够拯救世界与人类的美少女。
最近“佛系”一词红遍朋友圈,查阅了一下百度,其定义是“一种怎么都行、不大走心、看淡一切的活法和生活方式”。词源出自日本:“2014年,日本某杂志介绍最近流行的一种男性新品种——‘佛系男子’。”
“佛系男子”这个词在汉化到国内后,显然已经有更为广阔的含义。
“他们外表看上去和普通人一样,但内心往往具有以下特点:自己的兴趣爱好永远放在第一位,基本上所有的事情都想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和节奏去做。总是嫌谈恋爱太麻烦,不想费神费时间,就喜欢自己一个人。和女生在一起会感觉很累。”原来如此。还以为“佛系”是个什么新品种,其实不过是日本宅男又多了一个新名词而已。
宅男(现在也包括宅女)在日文中写作“御宅”,是个由来已久的专用名词。它源于江户时代武士阶层的问候用语,中文意思相当于“您”“府上”“贵府”。上世纪70年代动漫流行后,“御宅”演变为动漫、偶像剧、游戏、各类模型收集发烧友之间的互相揶揄。因为人数日益增多,御宅族形成一种族群,并因年龄层不同而有所区分。
上海警方在调查精神病时将“不出门、不上班”列为怀疑条件,众多宅男宅女躺中枪。图/凤凰网
50年代出生的那一拨被称为“前御宅世代”。这一代从小看着SF漫画长大,并在70年代迎来20岁成人式。他们终于成人之时,却偏偏是日本学生运动刚刚以惨败告终的时候。“前御宅世代”与政治保持距离,奉行“无气力、无感动、无关心”的三无政策,冷漠且个人主义,是褪色了的“冷漠世代”。
60年代出生的那一拨被称作“御宅第一世代”。这是看《奥特曼》《假面骑士》长大的一代,他们拒绝接受构成社会一员的自觉与责任,将“社会”本身当作一个巨大的物语看待。作为社会的旁观者,他们在高度经济发展的时代中,感受着社会的无机质变容,体验着动漫、电子音乐等亚文化,并与之一起成长,开始具备与“御宅族”相同的人格,被日媒称为“新人类”。
初代《假面骑士》。
70年代出生的“御宅第二世代”,从小接受“机动战士高达”的精神洗礼,对高达系列作品的知识体系了如指掌,是典型的“高达御宅”,也是高达模型最坚挺的消费群体。伴随机器人动漫长大成人的这一代,在90年代日本泡沫经济末期迎来20岁成人式,属于日本的“末期新人类”。
80年代出生的“御宅第三世代”,成长岁月中邂逅的是日本动漫史上的里程碑之作《新世纪福音战士》。这部极为注重人物内心精神分析的杰出动画,对于御宅三代的价值观影响很大,令他们成长为“世界系”人类。
在宏大的灾难性危机背景下个体之间的小确幸。
所谓“世界系”,是与动漫、游戏、轻小说等相关的日本亚文化的一个物语型类别,本身其实并没有特别明确的定义。狭义的“世界系”,主要指在反映世界危机或世界灭亡等宇宙规模的终结战争类作品中,主人公的行为和危机感与世界危机同步,而原本应该夹杂其中的国家机构、社会领域等中间层,被完全无视甚至消亡。这令“世界系”作品里的主人公,通常自我意识过剩,在对世界与社会毫无认识的状态中,依赖思辨与直觉来达成世界终结的想象力。
在“世界系”作品里,主人公通常是被宿命化的战斗美少女与只为守护她一人而存在的无力美少年。宇宙级别的世界危机与微小到一小点的“你与我”之间的纯爱故事,便是“世界系”作品的特征之一。在毁灭性灾难之中,“你与我”的纯爱物语是无机质世界里的一线生机,弱小、纯粹、凛冽、绝对自我。
佛系男子心声:其实我们只是崇尚自由。
现在,日本90后已经成为“御宅第四世代”了。就生活与成长环境而言,御宅四代与三代之间非常接近,所接触的动漫、游戏等是重叠的,二者之间几乎毫无文化鸿沟,都拥有“世界系”主人公的典型特征:绝对自我。
“绝对自我”正是佛系男子生成的基础:他们通常极为精通某一领域,懂得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因此拥有极强的自信;他们非常珍惜自己所拥有的独特价值观,不为外围环境所动;他们是草食系男子的进化体,也并非不想谈恋爱,只是他们理想中的恋爱女性,必须是能够拯救世界与人类的美少女才行——这样他们才不会感觉自己被人添麻烦,才能以“佛”的姿态,作为那个只为守护她一人的无力美少年而存在。
本文首发于《新周刊》506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