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经济不好了是一个事实,但东北经济为什么不好了却各有各的说法。
是东北人笨吗?
显然不是,事实上在三亚,加拿大,上海,北京都有大量东北精英,把握着各行各业的关口,做着非常重要的事情,不存在东北人就是笨这样的说法。
是东北本来就不行吗?
那肯定也不是,在共和国成立初期,东北经济高居全国首位,而且这些年来,国家在东北地区的投资一直高居不下,特别是补贴东北国企的费用。
东北地区就是在这样起步很高,而且拿着高额补贴的情况下,被浙江,江苏,广东,上海,山东等一些省市超过去并甩在身后的。
为什么?
01
之前微博上有个哥们吐槽说。

半个月之前,人民日报微博上也转了一个视频。
说是吉林市政务大厅里,所有工作人员上班时间要么玩手机,要么睡觉,反正消极怠工。
这不是什么个别现象,全国的公务人员可能都有那么几个部门是这样的,其实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
但让人惊奇的是,当记者暗访完,表明自己的疑问准备回去时。
有一个陌生的黑衣男子跑到记者车前,扔进来两信封的钱然后就跑...
留下记者一脸懵逼,不知说什么好。
02
2016年7月19日,歌手曲婉婷的妈妈张明杰被指控贪污,受贿,滥用职权,为自己牟利超过3.5亿元。而她的职务其实只是哈尔滨市某区的副区长。
03


前两天有个视频。
视频里这个人是毛振华,人民大学教授,中诚信董事长,给母校武汉大学捐款5000万的那种大企业家,绝对是中国有头有脸的人物。
以他的资历和人脉,我不相信他没有别的途径反映视频里说的这些问题。但他最后选择用这样几乎是撕破脸的方式来维权:
我跟大家讲,我今天来这里来是要迎接省委书记。听说他要来亚布力视察,我们没有机会见到他,我们想让他知道在这里投了二十二年的一个企业经历了什么样的磨难。
毛振华我在中国做了二十多年企业,我是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在这个地方被欺负、被愚弄。
我今天要向书记澄清我们的情况。这个管委会来之后是我们亚布力最黑暗的日子。
他们非法侵占我们23万平方米的土地,这一结论是由省政府文件作为证据的。他们没有跟我们道过一句歉,他们理直气壮地夺走我们。那么,他们拿我们的地干了什么事情呢?他们在我们的土地上,我们的土地上,他们去招商,招来了所谓民营企业在这里建设了元茂屯、建设了酒店等设施。没经过招商,建完之后说经营不好他们再收回来。
大家都知道他们干了什么勾当。他们搞了一个欺骗省长、搞了一个所谓三山联网,花了5000万块钱,那个三山联网,请问这些雪友们你们有人滑过那个三山联网吗?你们知道他们干了些什么事情吗?欺骗党和政府还获取荣誉。
他欺负我们省长不会滑雪,没有亲身体验。骗取荣誉还升官发财,在这里,我们一个正常经营企业,动不动就执法机构来威胁我们,今天查这个,明天查那个,又是公安,又是什么食品检验,又是什么锅炉检查,天天找我们麻烦,他们没有为我们办一件事情。
亚布力有很多政府支持企业的政策,经过他们之手从来没有一件到过我们公司,他们在外面的土地上建设了非法的栈道,花了不少钱,有什么用?你们去看看,就要被拆掉,拆了又建,建了又拆,花的都是国家的钱,据说花了八个亿,你看看他们干了什么事?我们这个企业花了20个亿,你看我们干了什么?修了什么雪道,建了什么宾馆,搞了什么设施,招来了什么客人。
他们干了什么!他们的执法机构拦截旅行社,威胁旅行社不能到我们这里去,这就是他们干的事。他们在这里强买强卖,强行搭配非要到他们那里滑雪,搞什么联盟,我们来之前哪有这个管委会啊,这个地方是我们买下来,我们干了二十二年,他们来了,他就以为他们是天,他们是政府,但是他也是个企业,他们打着政府的幌子,非法的夺走我们民营企业,让我们外来的在黑龙江尝到了苦和难,黑龙江如果不把这样的败类清除,怎么搞得起来呀!
我作为一个中国的企业家,对黑龙江这片土地我是有感情的,我来了这么多年,这个地方我来了八年,我分文未取,每年投资一个多亿,在这里,有一个省委书记来这里见过我们吗?他来调研为什么不来我们这里呢?被他们拦住了,他要了解亚布力的旅游亚布力的动向,你看看哪里能看?不就我们这里能看吗?为什么他们不到我们这里看呢?
管委会这帮人,就在这里,打着政府的幌子,上瞒下压,以为他们还在柴河呢,来了一帮柴河的江湖上人称的豺狼,同志们你们把我的东西放到网上去,我希望黑龙江、希望全世界都看得到,评评理,我有说错的地方我负责,我叫毛振华,中诚信董事长,人民大学教授,亚布力阳光度假村的董事长。
用龙湖集团董事长吴亚军的话来说就是,毛振华这样级别的企业家,都被地方机构逼到上访的地步。
其它更小的民营企业家会遭到怎样的对待。
想想都骇人。
所以有人评论说投资不过山海关不是段子。
而是用血和泪写出来的教训。
03
所以东北经济究竟为什么不好了?
表面上看是官员权力寻租,关系社会,官僚主义严重,但往更深的地方说,其实还是计划经济带来的恶果。
这当然并不只是东北的问题,而是中国广大二三线城市,特别是北方二三线城市的通病。
——只不过东北曾经是共和国的长子,东北工人曾经在全国都风光无限,现在摔下来,最受关注而已。
——只不过因为特殊的历史原因,东北的工业设施保存的最完善,所以这里计划经济开始的最早。也因为这里是中国最重要的重工业基地,改革开放的晚,所以这里计划经济结束的也最迟,所以到现在,可能很多留在东北的老一辈人,对自己孩子,对自己的期待还停留在国企大锅饭,体制压倒一切的计划经济思维,而且恰恰是这样的老一辈人,掌握着现在的东北经济,这样的理念,在东北最根深蒂固,深入人心而已。
明白了这个前提,那些个官僚主义,贪污腐败都很好理解。
在计划经济年代,物资是不能随意买卖的,那时候要想买卖物资,必须要有批文,而批文又掌握在权力手中,可以说那会儿权力是完全压倒市场的。所以直到现在,很多东北人认为无论经商做得多大,都远不如当个官,无论多小,也是理所当然的理念。
所以东北经济不如东南沿海,与其说是江浙人赢了东北人,倒不如说是市场经济赢了计划经济。
只是到了现在,还不转型,还用那时候的理念和外面人打交道,还像其结果必然是,外面投资人不敢进来,说什么投资不过山海关,而本土的国企,一边拿走大量优质资源,一边长期依赖补贴,根本也难以焕发生命力。
你看现在东北年轻人,纷纷都在往外跑,留下来的,常常不托关系什么工作都找不到。
2018年了,依然关系社会至此,不知是喜是悲。
-END-
我是雷斯林,我回来了
回复“晚安”可以看到一篇“性瘾者”
【推荐阅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