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 复 约 吗 送 你 一 个 特 别 推 送


艾滋病,一听就是特别恐怖的病,果姐从来没有分享过这个话题,可能很多人不敢谈,谈的也只是如何去预防这个病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艾滋病是有药的,不是说得了病就要等死了,今天我们分享这篇文章,是希望大家去正视它以及如何更好的保护自己。


几个月前的一个晚上,我加班到凌晨才离开公司。刚走出门口,电话就突然响了起来,是很久没联系的一个朋友阿维。


刚接起来,他就用低沉的声音说:“我可能出事了。”


“我最近认识了一个人...在最后的时候,他把套摘了”,阿维的声音颤抖,“我逼他用试纸测 HIV ,发现他是阳性。”


在接到电话的时候,这件事情刚刚发生。而我想起,之前曾经听说过阻断药这类药物,但这是有时效性的,就让他明天医院开门的时候马上过去。


没想到,这是他第一次听说有这样的药物。知道了之后,他第一时间翻遍了知乎,看了很多关于阻断药的问题。




“HIV 阻断药”,指的是,暴露后预防(Post Exposure Prophylaxis)的药物,简称 PEP。


通常,阻断药是在发生了高危行为(无套性行为或共用针头针管等)之后,用来防止 HIV 病毒扩散的药。


翻译一下:


就是当你做了有可能会感染 HIV 病毒的事情后,如果在 72 小时内开始吃阻断药,就能大幅减少感染 HIV 病毒的几率。


虽然,即使及时吃了阻断药,也不一定能完全阻断 HIV 病毒。但如果在 24 小时内服用阻断药,阻断的成功率会更高。


其实我对阻断药的认识,都是来自近几年的网络热点话题。之前看新闻,听说过有人在泰国被艾滋感染者迷奸,然后紧急联系医院并阻断成功。


在知乎,我也看到过一个例子,是在无套约炮后,发现炮友是阳性,连夜赶到上海并且奔波好几处地方,才终于成功买到药。


因为在很多小城市,是没有这种药的。


甚至有些私人药贩子,会在网上转卖自己从医院拿的药,甚至是一些渠道不明的药。不过这样的渠道,并不可靠。


当天晚上,阿维就因为没有查到官方提供的资料,通过上网搜索哪里可以买到阻断药。


于是他在网上,翻到了一个可以提供阻断药的医院名单。查到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家之后,第二天一早他就马上请假去了医院。


而在广州,据我所知,一家有阻断药的医院是位于淘金的广州第八人民医院。


图片来自知乎 @辰子叔


阿维一夜没睡,等到早上 7 点,直接赶了过去。


“我觉得,自己在跟时间赛跑。” 虽然阿维按时顺利吃上了阻断药,但在之后的深夜里,他没有一晚是睡得安稳的。


后来他才知道,如果发生了高危情况,就算是凌晨挂急诊,也是可以拿到阻断药的。


“我以为拿药会像网上那些经历一样,要找很久。我都已经做好赶去外地找医院的打算了。”


一颗紧张的心,终于稍微松了下来。



艾滋病属于感染科,而在广州八院,感染科的门诊位于医院的一栋独立的两层楼里。


感染科的大厅,随处可见的是贴在墙上的红丝带,这是关爱艾滋病的标志。墙上还挂着许多由艾滋病感染者们手绘的画,和鼓励的话。


阿维告诉我,当天他在门诊里忐忑不安地排队时,突然发现,有不少打扮得很好看的年轻人。


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年轻男孩,对方戴着口罩,跟短暂地对视了几秒,他就读懂了他的眼神。


男孩的眼神意味深长:在这个世界上,你不是唯一一个发生了不幸的人。




事实上,阻断药就是艾滋病的治疗药。


目前,艾滋病的抗病毒药大约有六种,阻断药会选用其中的两种或三种。


后来,我们联系到了院方,得知了阻断药的价格从两千到四千不等。而阿维拿到的,是被称为“三联”的三种药物,分别是齐多夫定、柯立芝、拉米夫定。



接下来,他要开始长达 28 天的服药生活了。每 12 小时服一次,必须每天定好闹钟准时服用。


阻断药的副作用很大,这是他在服药前,就查到的资料。


没想到的是,阿维在第一次服药之后,出现的副作用,远比想象中更大。恶心、头痛,持续肚泄,加上紧张、恐惧的情绪加压, 他陷入了无法排遣的低迷状态中。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又接到了他的电话,但他也没说几句话。


问了好几次,他终于在手机那头讲:“你这几天可不可以每晚和我语音一下,不用说话,让我听见你在做什么就好了。”


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孩,他还没有向坦诚自己父母出柜过,人生前二十几年都过得还算顺遂。


然而吃药的这些日子,“我没办法去检测自己有没有感染,只能干等着”。连续一个月的焦灼,加上高强度的工作, 他每天都过得很崩溃。


这件事成为了他人生中的一道坎。“这是第一次,我用一个月的时间来回顾和反省之前的人生。”


广州八院的住院部


28 天很快就过去了,而最后的测验结果,令阿维长吁一口气:是阴性。


他告诉我,这是他经历过最惊魂的一个月。


而我现在,点开他那一个月的朋友圈,除了分享的几张照片以外,没有任何迹象能看出,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转眼间,距离那个让人惊恐万分的夜晚,也已经过去了半年。



“截止 2017 年 7 月 31 日,全国报告现存活艾滋病病毒(HIV)感染者 / AIDS病人 728270 例。现存活 HIV 感染者 425430 例,AIDS 病人 302840 例。”

——中国新闻网


昨天,我和朋友林聪明,一起去了一趟广州第八人民医院。


在那里,我们跟一个艾滋病感染者组织的工作人员聊了聊,他们专门为艾滋病患者、家属等人,提供咨询和帮助。


一个戴着蓝围巾的女士,很耐心地回答了我们的疑问。


随着有关艾滋病知识的普及,越来越多人开始对疾病本身和感染者,有了新的认识。


这也意味着社会包容性的进步,意味着他们也能拥有和其他健康的人一样,正常生活的权利。


“人人平等”,不过是老生常谈,但我们还是想说,希望大家都能在保护好自己的前提下,能用平等的视角来看待每一个人。


因为,健康与否,不该成为一个歧视人,或被人歧视的理由。 

版权归作者所有,HUGO整理发布


作者: WYN,来源我要WhatYouNeed。微信公众号:我要WhatYouNeed(id:newWhatYouNeed)。

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图片来源网络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