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三天,加拿大制药公司Valeant(NYSE:VRX)可谓是“火遍全球”。Valeant的股价周二惨遭腰斩,昨晚开盘后继续下跌11个点。其股价在过去一周累计下跌65%,过去一年累计下跌85%。真是一夜回到解放前啊~

据统计,仅仅这一周,持有Valeant股票的前十大对冲基金账面浮亏近30亿美元。Bill Ackman旗下的PershingSquare持有2160万普通股,浮亏近10亿美金。这笔亏损还不包括Pershing Square持有的912万股Valeant看涨期权……
“大隐于市”于四年前就开始关注Bill Ackman了,毕竟他是过去十年最知名的美国基金经理之一。下面就来看看这个Bill Ackman到底是何方神圣。
上面这位帅哥就是身价超过20亿美金的BillAckman。这哥们本身就是个富二代,毕业于哈佛大学,爸妈做房地产的,毕业后在爸妈的房地产信托公司工作。但是Ackman觉得这份工作太没挑战性了…于是进了私募行业。2004年成立基金PershingSquare。
Bill Ackman是激进投资者,经常以大股东身份“逼宫”管理层,其管理的Pershing Square基金在过去10年的业绩表现惊人。即使遭遇2015年的“滑铁卢”,其业绩也远超大盘指数。

Bill Ackman最成功的投资案例是GeneralGrowth Properties(NYSE:GGP)。General Growth Properties是全美最大的房地产信托之一,也是2008年金融危机遭到重创的公司之一。GGP的股票在2008年遭到了严重抛售。Ackman在0.35-3美金的价格区间建仓。目前GGP股价为29.45美金,较2008年最低点上涨约100倍。Ackman于2014年清仓,获利超过30倍。

那么让Ackman“阴沟翻船”的Valeant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公司呢?
简单来讲,这是一个“不务正业”的制药公司。Ackman是一个激进投资者,擅长收购企业改造企业。Valeant可谓是跟他“臭味相同”。一般的制药企业会花大量的钱在R&D部门,渴望拿到新药专利权,实现利润垄断。Valeant从2008年开始实施自己新的商业模式:激进的收购其他的制药公司,从而获取他们的医药专利权。这样就不怎么需要专利研发了。
那么Valeant过去7年到底收购了些什么公司?

以上还只是Valeant收购的大型公司。在过去7年,Valeant总共收购了超过100家企业。其中最大的两家企业分别是博士伦和Salix Pharmaceuticals.
2013年,Valeant斥资87亿美金收购了全球眼保健公司博士伦。Valeant把自己的眼保健业务和博士伦进行了合并,从而使Valeant成为全球眼保健和皮肤病领域的领军企业。
为什么要如此激进的收购呢?
这要从2008年说起,当时以职业经理人Michael Pearson为首的管理层决定实行新的商业模式:不再进行成本高风险大的新药研发,直接收购同行,获取他们已经的专利权。
这个“玩法“的好处显而易见:
首先,投资数亿美金并且花费十多年时间研究一个新药最终还不一定有效。况且万一对手比自己快了一步,所有投入全部泡汤,所以与其研发不如直接购买。
其次,这种并购模式做可以做到整合整个产业链,从而可以有更高的药品提价权。实际上Valeant确实做到了大幅提价,其药品价格在过去几年以每年40%的速度在上涨。这也为Valeant埋下了祸根。
收购的钱从哪来呢?
首先,降低研发部门的开销。Valeant的研发费用已经从营业收入的13.34%下降到了2.98%。这可以节省出来一大笔钱。

其次,从2008年开始,Valeant就开始大幅增加借债。其负债水平从2009年的4.22亿美金上涨到了目前的300亿美金……
这个模式效果如何?
这个模式在过去6年确实起到了作用。其股价从2008年的10美金左右,最高点上涨到了2015年的260美金,涨幅达26倍。市值也从2008年的不到50亿美金,上涨到了900亿美金(2015年6月份),摇身一变成为全球大的医药企业。
Valeant荣登2016“躺枪帝”:
按理来说,这个模式还是很不错的。只要Valeant继续收购专利,继续整合资源,这个玩法还是能玩很久的。但是不幸的是Valeant在2016年连续躺了无数枪…
第一枪:
医药和医院可以说是美国最大的毒瘤了。拔颗智齿300美金不是盖的,没有医疗保险生个孩子2-3万美金也也不是吹的。一个名为Turing Pharmaceuticals的小公司把一种抗寄生虫的药一夜之间从13.5美金涨到750美金…这你敢信?
于是“正义化身”的希拉里不干了,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她发誓改变这种局面....然后媒体发现Valeant旗下的药品价格在过去几年上涨了200%,立刻受到媒体口诛笔伐,Valeant直接躺枪…
神补枪:
Southern Investigative Reporting Foundation随后发表声明称,他们发现Valeant和Philidor之间可能存在猫腻(事实上最后也没查出来什么猫腻…).
再补一枪:
Citron Research接着发表文章说Valeant使用了“特殊”的会计准则,有可能是下一个“安然”。唰的一下,当天跌了20个点…其实这个Citron的老板Andrew Left是Valeant的大空头,一直在卖空股票。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本来故事可以结束了。可是呢,Valeant出现了"猪队友"。这周二,CEO Michael Pearson在引用一个幻灯片数据时,称公司2016年的盈利预计为60亿美金。然后在三小时前,该公司对外的新闻稿中还称,2016年盈利可能最多达到66亿美金。“6亿美金的笔误”,延迟公布年报有可能债务违约,加上Valeant又重新核查2014,2015年的年报,这三个事情加在一起,让所有投资者不冷静了。
于是,第二次腰斩行动开始了。在本周二,Valeant股价下跌51%,在昨晚继续下跌11%。

一般的文章写到这里也就结束了,这种痛打落水狗实际只是让大家爽爽,没什么意义。但在格隆汇,文章到这里才刚刚开始。
Valeant潜在的投资机会
痛打落水狗是没意义的。股价上涨时所有人在夸,股票下跌时所有人都在骂。这都是最容易听到的声音,也是最没有投资价值的信息。关键是能不能在上涨中看到风险,下跌中看到机会。跌成狗的Valeant难道就真的一点价值都没有了?
首先,我不鼓励抄底Valeant的股票,这个时间去抄底无疑是接刀子,是非常危险的。因为目前Valeant正处于“负反馈“中,如果债务违约,那么投资者信心暴跌,债权人可能会更早的赎回债券,从而进一步引发新的债务违约,形成崩塌效应。
我所思考的是,其手下优质的子公司是否存在投资机会呢?尤其是子公司的债券,如果市场恐慌,他们的债券有可能也遭到抛售,这样可能就形成了千载难逢的投资机会。
这个逻辑很简单,母公司出问题,不代表子公司也完蛋。子公司的债券是以子公司的业绩为基准的,而不是母公司。如果子公司运营很好,母公司还可以剥离出这个资产,这样对双方都有好处。于是我把重点放在了子公司上面。
我认为目前Valeant最大的价值还是来自于它过去收购的优秀的企业。按照现在的市值来算,博士伦和Salix Pharmaceuticals这两家公司加在一起价值200亿美金左右。即使打个8折,也值160亿美金,已经超过目前Valeant115亿美金的市值。因此,如果Valeant的债务问题得以解决,目前的市值肯定是低估的。
很可惜的是博士伦和Salix Pharmaceuticals都已经完全私有化了,所以市场上已经没有它们的股票和债券了。
那么还能做些什么呢?
如果Valeant的业绩恶化,为了偿还债务,博士伦和SalixPharmaceuticals有可能被低价分割出来的。如果果真如此,那么这两个子公司很可能是很好的投资标的。
再多说一句,因为Valeant暴跌,BillAckman被迫出售2000万股亿滋国际(NYSE:MDLZ)变现。
亿滋国际可是个好股票哦。该公司是世界知名的巧克力,饼干,口香糖,糖果,咖啡以及固体饮料商。公司旗下拥有众多知名零食名牌,包括奥利奥饼干,LU饼干,雅可布咖啡,吉百利和Trident口香糖等。而且目前亿滋国际PE只有9倍。
 “大隐于市”认为现在要密切关注Valeant和Bill Ackman。因为好的投资机会都是独立思考挖掘出来的,万一这是个机会呢?
利益声明:本文内容和意见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作者不持有该公司股票,作者提供的信息和分析仅供投资者参考,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格隆汇声明:格隆汇作为免费、开放、共享的海外投资研究交流平台,并未持有任何关联公司股票。转载本文,请务必注明来源“港股那点事”及作者。
加入格隆汇
投稿给格隆汇。投稿邮箱:tg@gelonghui.com
登录格隆汇官网(www.gelonghui.com)或格隆汇APP,注册、发文;
加入格隆汇各微信交流群。入群办法:添加微服妹妹的微信号“guruclub_cs”,附上您的行业背景、投资经验等基本资讯;
参加格隆汇三大线下活动:汇说、汇路演、汇调研
直接添加格隆本人微信:hk-guru
联系电话:0755-86533501
业务洽谈:yecong@gelonghui.com
港股那点事
微信号:hkstocks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