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中午,大家应该都被这则消息刷屏了——
86版《西游记》“缔造者”杨洁逝世,享年88岁。
六小龄童第一时间发微博悼念杨导,称“这是中国电视剧的巨大损失”。
《西游记》片头
说杨导是“缔造者”,一点都不夸张。
从制片、导演,到编剧、选角,杨导对每项工作,几乎都是亲力亲为,事无巨细。
杨洁与师徒四人
最难得的是,在80年代的特殊电视环境下,她克服重重困难,用精细的专业能力和坚持不懈的毅力,打造了这版前无古人的好剧。
这版《西游记》从1982年春节开机,历经6年才拍完,经历了停拍、资金断供,坎坷程度堪比戏里取经之路的九九八十一难
特效难
今天看惯了好莱坞大片的观众,可能很难想象,在80年代的中国要拍一部神话电视剧有多困难。
什么都是头一遭。
80年代初,荧幕上热播的是美国的《加里森敢死队》和日本的《阿童木》,但是我们自己的电视剧,几乎没有。
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央电视台决定把《西游记》搬上荧幕,导演指定杨洁。
可是杨洁是戏曲导演(当时文艺部分工为“戏剧”“戏曲”“歌舞”三个组),虽然担任过1979年第一届春节联欢晚安会的导演,但拍电视剧的经验也并不多。
何况还是需要大量运用特效的神话电视剧,当时内地的影视工作者,从没见识过所谓的电脑特效。
全部都得靠《西游记》剧组自己摸索。
杨洁找来日本和台湾合拍的一版《西游记》观摩,特效确实惊人,可是情节不伦不类。
唐僧是女的,动不动就要和妖怪结婚……
版权所有2003 Q.M.G and K Kodama
这也更刺激了杨洁,必须要拍出一部像样的《西游记》。
为了学习特效,杨洁元旦特地抽空,跑去香港参观金庸武侠剧的拍摄。可当时的摄影棚都在放假,杨洁四处取经,只知道大概是“用钢丝把人吊起来”。
杨洁回想起来,觉得当时大家胆子也是够大的,对吊威亚的原理还一知半解,就敢自己去试。
钢丝,把质量最好的挑过来;威亚衣,也是摸索着赶制的。
但因为对钢丝的承重量没研究,拍摄中钢丝断过无数次,孙悟空、猪八戒、沙僧都摔过。
有次沙僧飞过来,钢丝“噌”地断了,人连同宝铲一起掉下来,砸中了摄影王崇秋(也是杨洁的第二任老公),当场昏迷过去。
这还只是完成了孙悟空最普通的“飞行”,后续的特效更不用说。“筋斗云”要靠蹦床完成,三昧真火差点“烧死”六小龄童。
不是剧组不给力,而是当时的环境真的很艰难。
一个剧组,一名摄影师,只有一台摄影机——央视配备的老式300P摄像机,调焦经常发虚。
什么摇臂和升降台更是别想,要俯拍一个镜头,你得站在梯子上、爬到房顶拍。
资金难
杨洁确实是个敢想、敢闯的导演。在中央电视台的文艺大会上,被被问敢不敢执导《西游记》时,她在全场质疑的目光下,脱口而出:“有钱就敢,为什么不敢!
没想到,《西游记》的又一“难”就这么被她说中了。
为了体现《西游记》的一个“游”字,杨洁带领团队,全国上下寻找适合的外景,拟定了一条几千公里的取景路线:
南京—扬州—宜兴善卷洞—安徽黄山—安徽九华山—杭州瑶林仙境—浙江宁波天童寺—普陀山—杭州云溪、玉盘山、石乌洞、黄龙洞、紫云洞、水乐洞—绍兴—福建福州鼓山、青枝山—泉州开元寺—厦门南普陀—漳州南山寺—东山岛、城关镇古城楼—汕头—广州、广东罗浮山—肇庆七星岩—西樵山、佛山马庙—湖南长沙—大庸张家界—青岩山黄狮寨—湖南慈利桃花源。
每天舟车劳顿,马不停蹄,火车、汽车、轮船、飞机轮流上阵。
有些地方,因为实在是条件有限,没去成,比如新疆的火焰山。杨洁甚至想过到印度去拍摄天竺国和西天圣境。
很多外景即使去成了,也艰苦异常。当时很多景点尚未开发,在拍摄过程中主创人员多次遇险,杨洁有次还差点从山上跌落悬崖。
这么折腾,为的不仅是要实地取景(特效不行实景来补),还要让剧组进入实景,揣摩更多的细节,比如在山上观察猴子的习性。
可是没想到,这样四处找景,却被人指责为借拍戏“游山玩水”。
就这样拍了不到十五集,剧组经费严重超支,花掉了300万,被央视紧急叫停。
杨洁和央视领导努力争取,多次谈判之下,终于得到央视的松口:你要是自己找到资金,我们就让你继续拍完《西游记》。
最终,还是“蜈蚣精”李鸿昌找到了铁道部十一工程局的300万资金,才完成了最后的拍摄(也只有25集)
选角难
大家都知道,杨洁这一版《西游记》,唐僧演员有3个。
在《西游记》里,是徒儿想撂挑子,抛下西天取经的师父。在电视剧里,却是“唐僧”经常开小差。
第一任唐僧汪粤演到《三打白骨精》,拍电影去了;第二任唐僧徐少华演到《趣经女儿国》,上大学去了;后来杨洁偶然间遇到了迟重瑞,这才有了第三任唐僧。
迟重瑞、汪粤和徐少华
这里面有两个演员,除了唐僧,还承包了很多角色。
徐少华一人分饰3角:唐僧、唐僧的爸爸陈光蕊、东海龙王;迟重瑞一人分饰4角:唐僧、井龙王(《除妖乌鸡国》)、天庭文臣(《四探无底洞》)、沙僧(《传艺玉华洲》)
在这中困苦的条件之下。剧组根本没有什么主角、配角之分,更别提现在说的什么“番位”了。
 人手不够,龙套角色也得他们来演。
闫怀礼除了演沙和尚外,还演过太上老君、牛魔王、老者甲、和尚乙。
齐天大圣孙悟空的扮演者六小龄童,还是观音院小和尚、山贼小和尚。
猪八戒,马德华,也是《猴王初问世》路人甲,《猴王保唐僧》里被猴子掐死的强盗。
最厉害的当时的制片副主任李鸿昌,更是一人分饰8角:蜈蚣精、渔翁、黑狐精、多目怪、驿丞、大臣、接引佛祖、客商。
当时剧组里没有区分主演和配角,演员都没有助理,没有保姆车,拍摄结束后要一起搬运几车的设备工具。缺少龙套演员的时候,叫上谁,谁就要化妆救场。
杨洁把主要演员找来之后,几乎都是一个顶好几个用。
而且片酬都不高,孙悟空的片酬是70元左右,八戒沙僧唐僧是40元左右,其余演员都在30元以下。
但就是这么一帮艰苦拮据的人,凭一股激情拍出了中国首部神话大型连续剧。
修成正果难
杨洁带领全剧组诚意打造出来的《西游记》,一经播出,大受欢迎。
但是杨洁并没有像唐僧一样,功成名就,修成正果。
就像《西游记》中师徒四人以为真经到手……
她曾在自己的自传中说到:
原以为《西游记》的外景已经拍完了,只剩下后期工作;真经已经取到,大功即将告成,我的担子应该轻松了,没想到更大的磨难还在等着我
这个更大的磨难,就是几个主要演员的背叛。
由于《西游记》在国外也反响剧烈,剧组被邀请前往新加坡表演节目。
排练期间,大师兄、二师兄还有沙师弟集体告假。一个病假,两个事假。
为什么这么巧?其实,他们是跑到济南演出,“走穴”赚钱。
杨洁知道后,大发雷霆,当众批评:“不该抛下大家去赚钱,让大家在家里吃方便面等你们,难道把节目拍好,大家一同去演出不行吗?”
杨洁的批评激怒了这几个演员,但他们我行我素,还悄悄向台长告状。
多年后杨洁回忆起来说:“年轻人的身份地位变了,思想变了,见到满天票子飞舞就难以控制……”
杨洁平时心直口快,得罪过台长,加上这几个演员的控诉,台长就在《西游记》大火之际,把杨洁踢出了局。
是的,就在大功告成、真经到手的时候,之前付出的心血就这样从她手中溜走了。
怪不得杨洁会无不灰心地说道:
常常告诉自己,要做个唯唯诺诺的人,千万不要和领导顶撞,否则,即使有理,也没有好下场。
许多人看了一遍又一遍的《西游记》,对杨洁来说却是不忍直视的——
十年我没看过它
播出以后,十年我看见它就换台
在我心里它是个悲剧
1994年,还是徒弟三个人,来到杨洁的家中,向她承认错误,恳求杨洁出山。
杨洁在自传中写道:“他们的歉意,表示得非常诚恳,有人还痛哭流涕,使我感动之余,忘记了那些不愉快的回忆,重拾起了当初的梦想。”
杨洁补拍了当年《西游记》因为资金不足而“略过”的故事,2000年在央视开播,这部续集虽然没有取得当年一样的轰动,但也弥补了杨洁心中些许的遗憾。
也为戏里戏外都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的《西游记》,正式画上一个句号。
从86年开播至今,《西游记》已经累计重播超过3000次,为几代人留下了无数的美好回忆。
时间不能磨灭经典,只是一个个地带走了为我们创造经典的艺术家。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参考资料:杨洁回忆录《敢问路在何方》《我的九九八十一难》
编辑助理:伍迪爱伦坡、尤达大耳朵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