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级科幻剧《西部世界》里,人类给机器人开发了某个功能后,机器人们实现了觉醒和反抗……
近期热门美剧《亿万》中的两位男主虽然性格迥异,但是编剧们为他们保留了某个共同习惯……
反映互联网Geek创业史的美剧《硅谷》中,势利房东 Erlich 绞尽脑汁想不出公司名称,最后求助于某个方法……
政治恐怖片《纸牌屋》的中国商人冯山德,白天不失礼节地与美国副总统的幕僚长过招,晚上则抽出时间来完成某个动作……
经典电影《搏击俱乐部》里的诺顿长期无眠,因此参加了诸多心理小组,里边有一个场景:心理小组的组织者在现场发起让他们进行某个活动……
以上影视作品中,这些不尽相同的剧情都对应着同一个概念——“冥想”(Mindfulness )。
我们很容易发现,在编剧笔下,它总是与“意识”、“创造力”以及“效率”结合在一起。那么,如果除去文艺创作的刻意渲染,揭开覆盖在“冥想”的东方神秘主义面纱,仅仅将其作为一个自我调节的工具,我们能得到什么?
乔布斯已经给出了他的答案:“印度的冥想时光塑造了我的世界观,并最终影响了苹果的产品设计。”
艺术源于生活, 冥想之所以被编剧们写进作品里,正是因为这种古老的精神修行方式正在悄然席卷美国商业界,改变着那些世界顶级企业家的心智模式,并成为企业竞争优势的一项重要来源。
在金融中心华尔街,高盛集团聘任了专业的冥想教练来帮助员工练习。对冲基金巨头雷伊·达里奥坚持冥想已经40多年,他说:“冥想是帮助我成功的最重要因素。”
在创业之都硅谷,谷歌专门为员工开设了“搜寻内在自我”(Search Inside Yourself)的成长课程,课程至今累积学员破千,还有四百多人排队等着上课,为方便员工进行行走冥想,这家科技巨头还修建了步行迷宫。
Twitter和Facebook两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则将冥想作为他们新企业的关键特征之一,在办公室内定期举行冥想,并且在日常工作中最大限度地安排冥想活动。
在世界500强企业,通用磨坊、宝洁、塔基特、易贝等为员工提供了静心冥想的硬件设施。比尔·福特(福特汽车)、瑞克·葛因斯(特百惠)等CEO对冥想大力推崇。
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冥想连续三年(2013年~2015年)都被纳入讨论主题。世界政府首脑和商业领袖热烈讨论,甚至现场练习。
在教育界,斯坦福大学在校园中心建起了新冥想中心,并鼓励学校师生来这里思考。哈佛商学院在领导力课程中加入冥想练习的内容;西点军校,这个培育世界 500强CEO最多的地方,将冥想设为专门的课程;在美国的一些小学,学生们每天两次在一起打坐冥想。
如今,全美共有超过两千万人将冥想奉为这个国家最热门的缓解压力和精神疲劳的治疗法。人们对这神秘古老的的东方之术趋之若鹜,即使隔着文化、语言的鸿沟,西方人修习东方禅的热情却不断水涨船高。
为什么世界500强、华尔街、硅谷、教育界都开始推广冥想?冥想的魅力究竟在哪里?能给企业和员工带来什么?该如何练习?
这些疑问,你不必再大费周章地跑到硅谷和华尔街去寻求答案。因为我们已经为你把它带到中国。
乔·卡巴金博士(Jon Kabat-Zinn),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分子生物学专业,师从诺贝尔奖获得者 Salvador Luria,正念减压疗法(Mindfulness Based Stress Reduction, 简称 MBSR)的创始人。积极推动正念(Mindfulness)走入西方主流,惠及千万人,他是正念/冥想科学实证研究方面的开拓者,致力于让正念/冥想真正成为一种普世适用的身心方法。

4月23日周日上午
MIT科学家卡巴金博士在中国首次开设
正念父母心工作坊
 亲子养育与自我成长 
现在是——
最后抢票时间!
最后抢票价 899 
团购价(3人以上立减199) 700 
扫码进入抢票通道: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