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格子 ·  】
视觉世代 ,文案的后乐园,文字最尽的墙角
逢周二和周六的格子映像栏目
摄影:kAs
出镜:邹公子
文案:苏眠


日子过得心中无数,十年如一,浮生日闲。
原来当生活能够完全包容一个人的散漫慵懒的时候,
过活会变得这般无趣,
那毫无新意的阳光铺落在身上,也惹不起一丝生气。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彼时最为清楚偷得浮生半日闲的真味。
记得腥风血雨刀光剑影中出出入入,朝不保夕,连睡眠也不敢安稳,
多少次在生死关头上,一闪即过的顿悟,愿余生风平浪静细水长流。
可是有幸得偿所愿,却又不满足起来了。
殷王是个皇材,八年间起兵结势,诛杀昏君,平定战乱,干脆利落。
行事光明磊落,治国合情合理,人心归顺,天下太平得很。
有时窃听夫君与各大文武官员的议话,谈及民生为多,战乱很少。
这座诺大的冯大将军府外,已不是乱世了。

夫君在前朝是被贬落的一介武官,微不足道,
后遇殷王,凭着一腔为国为民的热血东征西战打天下。
而今既得太平天下,他大将军的头衔也封上微尘了,倒又操心于民生。
而我,连这多管闲事的心思也没有,终日游荡于将军府内,
了无生趣。
和他从相识到相付,经历了许多。
他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但有时会表露出憨态,似乎若不是人品善良厚道,得人和又得上天庇佑,在江湖中早就死于非命了,兵凶战危岂容他活得到今日。
但他又是个能够托付终身的人,我十分笃定。时至今日,有很多事情他仍然没有变改,有些可笑又可恨。
比如他依旧爱在我面前,大显他的身手,吹嘘他武功的高强。
平心而论,作为一介大将军,他的武功是能够服人的,一般庸手比不上,但说到高手的话,他又远远未及。
他那些粗陋的功夫驳杂不纯,破绽百出,要是动真架,恐怕在我邹家二十四刀下也过不了五刀。
于是贤良淑德,知书识礼,成了我学得最为艰难的修养。尤其是年少时心高气傲又爱耍脾性的我。
有时真不知道,我到底喜欢他什么,又不知他喜欢我什么。
我是万万不能让他知道我旧日的身世,自我决定追随他的那一日起,我的过去就注定只能封瞒,不见天日。
他不知道我过往纵横于刀光剑影之下,杀人无数,他甚至丝毫不知道我会武功,只道那天我跪在地上抱头痛哭的人是我父亲,只道我只是一个寻常女子。
他大概见我可怜,于是收留下我,后来见我可爱,于是爱上了我。
那四个在酒上下毒并杀了我师傅的人,是我在江湖上杀的最后四个人,花费了两年时光。
大仇得报后,我发现天下间忽然好像没有了容身之所,
自刎的时候被他撞见制止,听见他说:“我照顾你。”
我从此不问江湖事。
我从此不问江湖事,不是因为我觉得女儿身总要寻个归宿落定。
只是我真的厌倦了,
花了多少年月我才能让那些洒血滴血的场面从记忆中褪淡半分。
世途险恶,人心难测,看谁的面孔都有着阴暗那面。
可是仍然有能够怀念的人事。
比如师傅,比如师傅教我读书识字,教我观颜察色,教我生存生活,教我邹家二十四刀。
师傅说,我是块大材,我小时候没懂,只觉得学功夫很好玩,舞刀的姿态很美很潇洒。
长大之后逐渐明了,自己有着优异的武学天分,同时还是个武痴。
难得一身好本领。
我多么怀念旧日佩刀使刀的日子啊。
“飞猿撩枝”,转“灵猴拨雾”,手腕一抖,再回身一招 “一划开天”......
行云流水,层出不穷,千变万化,精妙绝伦。
我曾几次大胆试过,露两手蛛丝马迹,盼他发现,然后来探问我真相,
我便坦然地和盘托出,心上从此卸下这包袱。
他不曾察觉。
是不是因为,我向他裸露了身体,他就自以为得到了我的全部,知晓了我的一切?
从此不再好奇。

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
还是都作罢吧。
师傅说过,“刀的真意,在于藏。”
深藏,不露。
或许我本身本性就是一把刀,
我的真意,在于藏。
那么,我就永远不能像剑一样光明磊落,
刀永远都是蠢蠢欲动的。
*故事内容属文案创作,对模特不存在任何映射


摄影师往期作品:
格子动态回顾:




Yvonne    ■
■ 微信:chenghang0912    
格子邮箱: gridvisionstudio@gmail.com
  格子微博:gridvision格子映像      
格子Instagram:@gridvisionstudio    
格子主页:gridvisionstudio.org
格子微信公共平台:gridvision
格子团队成立于2014年11月,我们从一开始的摄影工作室逐渐发展为集自媒体,产品设计,策展为一体的多元化团队,致力于为优秀的青年摄影师提供高品质资源和专属服务。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