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今日凌晨,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宣布竞选2016年美国总统。
去年9月,在爱荷华州参议员汤姆·哈金斯的年度牛排野餐会上,希拉里·克林顿被5000名热情洋溢的民主党人拥簇着。在人群的欢呼声中,她回应她将再次参加总统选举的传闻:“能回来真好。让我们别再虚度另一个七年了。”2008年,正是在爱荷华州,在民主党党内初选中,希拉里失去了对奥巴马的优势。
虽然直到昨天才正式宣布参选,但希拉里的竞选攻势早已经在“润物细无声”的展开。去年6月,她推出了第二部自传《艰难抉择》(HardChoices)。除了指点江山,她花了不少笔墨描述自己如何培养女儿、与丈夫一起散步等家庭生活的细节。9月,在公众演讲中,她格外强调了自己一个月前成为外祖母时的“心满意足”。2008年失利后,民意分析显示,希拉里的主要问题是让人感到“冷漠”。在爱荷华这样的地区,选民们期待候选人是能在饭桌上和客厅里和他们侃大山。如今,参选视频中强调的普通家庭正是有的放矢。

2008年,希拉里开始首次竞选总统,与奥巴马展开了激烈的竞争。
与“家庭”概念相左的是,在过去的一周里,与希拉里的参选视频先后占据互联网视野的正是莱温斯基的Ted演讲。这只是一个巧合吗?
有可能参加2016年竞争的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一直将莱温斯基丑闻作为大棒,极力推销这一民主党的“负资产”。这桩陈年旧事在去年2月就被重提了。一家名为“华盛顿自由灯塔”(WashingtonFreeBeacon)的保守派别网站突然前往阿肯色大学,翻出了已经去世多年的该校政治学教授黛安娜·布莱尔的笔记。
黛安娜·布莱尔1992年加入克林顿的竞选团队,后来成为希拉里夫妇二人的挚友。网站公布了希拉里关于莱温斯基事件的谈话。在谈话里,她认为克林顿曾试图终结错误,但莱温斯基是个“自恋的疯子”,让一切失去了控制。在弹劾未果几天后,希拉里给布莱尔打了电话,进行了一次畅谈。“她听上去情绪高涨,几乎是愉快的”,布莱尔写到:“希拉里坚持,不管人们怎么说,虽然那是不恰当的行为,但是那是两厢情愿的、没有实际意义的性关系……她告诉我她和比尔、切尔西去了教堂、中餐馆、看了一场莎士比亚喜剧,到哪儿都得到了热切的掌声和欢呼。她说,这一切说明,他们的对手完全是白痴,他们不会屈服,也不会表现出受折磨。”“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忍受痛苦的能力。”希拉里总结说。

克林顿和莱温斯基(左)
作为一名政治家,人们似乎不应当把关注点放在希拉里的私人生活上,但这又是她在民主政治中必须面对的现实。正当希拉里四处演讲,以家庭为主题,为宣布参选造势时,去年10月,沉寂了13年的莱温斯基突然大张旗鼓地重回公众视野。她先是在福布斯在费城一次会议上发表演讲,宣布自己当年爱上了老板,成为互联网时代第一个名誉侵害的受害者,而后在Twitter上开张了自己的账号,其推特账号在5小时内吸引了2万名关注者。
就在参选视频公布前几天,美国时政记者凯特·安德森·布劳尔将于47日发布了新书《总统府邸:透视白宫的私人世界》。在书里,前白宫雇员称1993年至2001年克林顿及其妻子希拉里入主白宫期间,两人多次爆发激烈争吵,“他们相互咒骂的语言之恶毒令人震惊”。罗恩·莱恩曾在白宫里从事园艺工作,他说他曾发现两名管家在白宫西翼大厅外偷听克林顿夫妇吵架,当时希拉里显然十分生气甚至骂出了脏话,并且她还拿起一个“重物”——据信是一盏台灯——向房间那头扔去。19981月,克林顿和莱温斯基的桃色绯闻传开后。他睡了好几个月的沙发。克林顿被允许回房睡觉后两人的争吵显然并未结束。一名女仆称她在床单上发现了克林顿的血迹。克林顿解释称这是因为他的额头撞到了浴室门,但白宫雇员们则另有一番看法,其中一人说:“我们很肯定是希拉里随手拿起床头柜上的书打了他。”

前白宫雇员称克林顿及其妻子希拉里入主白宫期间,两人多次爆发激烈争吵
毫无疑问,希拉里仍是2016年最富声望的竞争者,但是情况并不那么乐观。美国人对她的自传并不买账。卖出的数量比共和党潜在候选人BenCarson的书多不了多少。自卸任国务卿以来,她的民意支持率下滑了15%。在美国两党分化日益严重的今天,她也不是个能够弥合分歧的人物。只有14%的共和党人对她有积极评价。
2008年后,希拉里担任了4年国务卿。她出访他国的次数超过110次,超过所有前任。希拉里是奥巴马政府最早提出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的官员之一,那个时候包括国防部长盖茨在内的许多人都反对她。希拉里动用了她和萨科齐的私人关系来实现目标。“希拉里,我永远站在你这边,你很强硬,也很聪明,还是个好人。”萨科奇这样说。

她宣布要将包括非政府组织、私人企业在内的非国家个体纳入合作体系,来发挥美国在世界上的领导作用。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称,美国非政府组织民主基金会仅2010年一年就花费278.3万美元在全俄罗斯资助数十个项目。在2012年的俄罗斯大选中,许多反对组织承认,他们是依靠该基金会的资金运转的。
她还会关注那些男性领导人不会在意的“小问题”。过去,白宫只为国务卿和他国外交部长的会议提供瓶装水。希拉里表示怀疑:“在全世界你都能看到咖啡、茶和坚果。在华盛顿你只能得到一瓶水?到此为止。”

希拉里
《经济学家》在评论希拉里的参选时说,在很多问题上,希拉里的政治立场并不明确。事实并不尽然。2011年,希拉里曾在《外交政策》杂志发表了纲领式的署名文章《美国的太平洋世纪》。国务卿笃定的写道:“今后10年美国外交方略的最重要的使命之一将是把大幅增加的投入——在外交、经济、战略和其他方面——锁定于亚太地区。”
以亚太为中心是克林顿夫妇对世界局势的基本判断。早在1992年,克林顿在东京早稻田大学发表政策演说,宣布“现在是建立新太平洋共同体的时候了”。美国佩特森经济研究学会访问学者艾伦·弗罗斯特于1993年到1995年间担任美国贸易代表。在早先的一次采访中,他告诉本刊:“美国经济是克林顿总统竞选时的核心问题。那时,美国经济的健康取决于美国如何成功的参与全球经济。克林顿他积极推动地区与全球贸易的进一步自由化。利用亚太地区经济的超高速发展动力也就成为了他特别迫切的首要任务。”1992年后,美国对日本采取了强硬措施,迫使日本进一步开放金融市场、电信市场,并在农产品和其他进出口贸易方面做出让步。1999年底,美国对中国的投资达258亿美元,美国最大的30家跨国公司已有20多家在中国投资175个项目,在各国对华投资中名列前茅,超过日本和欧盟。
克林顿政府搭建了美国在亚太的基本安全框架。在克林顿离任的2000年底,美国已经逐步在亚太地区建立了三层联盟的网络: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是美国的核心同盟;与传统军事同盟菲律宾和泰国的关系已经得到恢复和加强;与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尼等东盟核心国家的安全合作也已经展开。

赴北京参加第四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
希拉里与中国——这一亚太核心的关系由来已久。1995年秋,她以美国代表团名誉团长的身份,参加了在北京举行的联合国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那时候,中美关系正因为“人权”问题处于低谷。1998年夏天,她随丈夫克林顿率1200人的空前庞大团队访华。中国演员用唢呐演奏美国乡村音乐《切尔西的早晨》迎接客人。这让希拉里印象深刻——这是他们夫妇最喜欢的曲子,他们以此给独生女取名。她还去逛了潘家园。事隔多年,她还曾与美国华文媒体回忆:“那真是一次美好的旅行。”
国务卿希拉里与中国的关系并不甜蜜。2009221日,希拉里在中国周边转了一圈,访问过日本、印尼和韩国之后,将此次亚洲之行的最后一站留给中国。那时候,会谈的话题集中在稳定全球经济和应对气候变化上,同时就中美展开战略及经济对话达成原则协议,而人权等存在争议的话题则做了淡化处理。2010524日,第二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在北京举行,金融和债务等经济问题成为焦点。在201254日,希拉里赴北京参加第四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这一回,彭博社评论称,希拉里北京之行的每一分钟都在变得更复杂、更艰巨,为期两天的行程中成果寥寥。

两国关系收紧的原因并不隐秘:国务卿迫切地深入对亚州的介入,但她的方式并没有得到好评。事实上,她的政策在亚洲破坏了安全局势,制造了不稳定。菲律宾向美国提出要求扩充军备,日本则修改了和平宪法。201276日,她展开了一次旋风式外交。在访问日本的第二天,美国国务院就表示钓鱼岛问题适用于《日美安保条约》。在乌兰巴托,她高调宣称蒙古国是“亚洲民主典范”。在越南,她称“支持越南为解决南海争端所做的努力”。在金边,她声称这一地区的国家“不应通过压迫、恐吓、威胁或武力”解决争端,要求东盟“又快又好”地完成“南海行为准则”。这种以领土问题裹挟东盟的举动令人不安,事实上,东盟10国中只有部分几个国家与中国在南海有领土争议。20129月,希拉里抵达印尼访问。《雅加达邮报》发出呼吁:“希拉里女士,请不要’恶意中伤’中国。”新加坡国立大学访问学者由冀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希拉里在地区性场合公开指责中国已经让东盟国家变得忧虑”,让东道国尴尬。
如果希拉里成为总统,人们应该有何期待?这依然是个难以回答且充满变数的问题。去年,华盛顿自由派智库美国进步中心发布了一篇名为《中美关系:迈向新型大国关系》的报告。报告提出中美两国应该在安全与军事、经贸、亚太区事务、能源与气候变化、全球治理等领域合作开展。报告与希拉里国务卿任期的行为大相径庭,但被认为是希拉里未来外交政策的蓝本和参考——参与报告撰写的大多数人员都和克林顿夫妇有密切关系。美国进步中心前主席Podesta是克林顿夫妇长期的政治伙伴。其继任者NeeraTanden与希拉里的合作可以追溯到希拉里担任第一夫人时期。如果希拉里当选总统,美国进步中心的研究者们极可能是未来智囊团队的成员。20131月,在卸任国务卿的“告别演说”中,希拉里用最长篇幅谈中美关系:“我们正在试图书写一个老问题的新答案:当一个老牌强国和一个新兴强国相遇时会有何结果?”这一回,她强调,中美已建立起具有足够广度和弹性的两国关系:“太平洋足够大,容得下我们。”
(文内图片均来自网络)
⊙ 本文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请勿转载,侵权必究。
三联生活周刊
一本杂志和他倡导的生活
长按二维码 即关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