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马里兰州的官方网站介绍,该州有两个昵称,分别是“老军团之州”(Old Line 与“自由州”(Free 都与美国的历史有密切联系。
老军团之州这个称号据说是华盛顿亲自授予的,因为来自马里兰的军人在纽约的长岛会战以及整个独立战争中立下了巨大功劳。
独立战争初期,华盛顿领导的革命军在波士顿险胜英军,英军从海上转移至位于哈得逊河口的纽约,试图从南部切断新英格兰和其他反叛地区的联系,与魁北克与安大略等北部英军形成合围之势,扑灭从波士顿燃起的革命烈火。大陆会议则在华盛顿的要求下,拨款建立机动战略后备军团,史称“飞行营”(Flying Camp),对抗英军。

(州徵)
华盛顿面临英军的威胁,调遣独立军保卫纽约,以主力防守曼哈顿岛,用不到1万人的兵力防守长岛,依仗布鲁克林高地从东面阻挡英军。结果英军把主攻方向放在了布鲁克林,而且从当地效忠英国的农民那里得到帮助,从偏僻的山间小径包抄布鲁克林外围的守军。尽管华盛顿从曼哈顿派来援军,结果仍然寡不敌众,伤亡与被俘各近千人,不得不将守军撤回曼哈顿,最终还是放弃了纽约。
当布鲁克林外围的守军大部面临包围的时候,来自马里兰州的数百名战士掩护主力撤退,他们以一座农场石屋(Veshte-Cortelyou农庄,该地史称科特柳石屋,现在也叫做老石屋,Old Stone House)为依托,向英军发起数次反击,最后几乎全军阵亡,只有10人趁夜幕降临逃脱。华盛顿在西边的高地上目睹了这场惨烈的战斗,为不得不牺牲这些英勇的战士无限感慨。这一天是1776年8月27日。

(州旗)
当时各州向华盛顿派遣的军人大都是临时征召的,不但服装不整武器杂陈缺乏训练,还有不少游手好闲之辈,纪律松懈可想而知。而马里兰州不同,他们对从军人员的装备和给养有严格要求,而且在派遣之前进行必要的训练,所以他们向大陆军派遣的军团骁勇善战,能够担当如此重任。
长岛会战之后,马里兰军团从飞行营得到补充,老石屋之战的军风在马里兰军团里得到传承,而且战后复员马里兰的军人仍然保持了紧密的情谊。直到宪法制定,联邦政府建立,华盛顿担任了首任总统,他在任免军官时,对其他地方出身的只说来自某某军团,而对马里兰的则会以“老军团”的人相称。
至于自由州这个绰号的来源,则有好几个版本。在南北战争的后期,尽管林肯总统已经发布了废奴宣言,但是它并不具有宪法效力,要到战后通过的宪法第13修正案才正式从法律上在美国全境废除了奴隶制度。而在这之前,马里兰州在1864年制定了新的宪章,明文在该州废止奴隶制,比联邦政府实现全美废奴要早了一年多,因此该州将自己称之为自由州。
另外一个说法则要晚得多。早期美国的清教徒有强烈的禁欲主义倾向,禁酒就是其中之一,以至于发展到1920年禁酒的宪法修正案成立,在全国范围内禁酒,各州也相继立法,采取措施执行联邦的法律,但是马里兰州迟迟不动,招致一些坚定的禁酒派严词谴责。这时候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太阳报编辑欧文斯(Hamilton Owens)撰写了一系列反击禁酒派的讽刺社评,总题目就是“自由之州马里兰”(The Maryland Free ,辨称宁可退出联邦也不要禁酒。尽管欧文斯觉得作为这种讥讽风格不大适合做社评而没有发表,但是他在其后的社论中大力宣传他对马里兰自由之州的称呼。
除了这两个昵称外,马里兰还有为数众多的绰号,其中有一些和它的地理与物产有关,例如“切萨皮克之州”(Chesapeake 指的是它的领土濒临切萨皮克海湾。海湾有许多名闻遐迩的水产,包括著名的蓝蟹、牡蛎和龟鳖等,也都成了马里兰州的代称。
值得一提的是,马里兰州的州名本身就引出了另外一个昵称“王后 Queen 当年到这里定居的殖民者得到了英王查理一世的特许状,并且用王后亨丽埃塔•玛丽亚(Henrietta Maria)的名字给该地命名。
左:长岛会战的老石屋之役(Alonzo Chappel/布鲁克林历史学会);右:今天的老石屋(纽约市史迹信托基金会)。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