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的古代建筑以石砌的为主,所以那个时代的石匠是重要的尖端行业。石匠的圈子规矩很严,很多祖传的技艺是不得外传的,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弧形拱顶的那块石头,它要与两边甚至四周的石块严丝合缝,不得有丝毫的差错,那就是拱心石(keystone)。宾夕法尼亚人把自己的州称为拱心石之州(The Keystone 象征着它对美国建国所起的重要作用。
英属北美殖民地争取独立期间的重要会议大多在宾夕法尼亚的费城召开,包括宣布独立的第二次大陆会议与制宪会议。1776年的大陆会议制定了独立宣言,在整个独立战争期间,费城是美国革命的政治中心。1781年所有的13个州批准了邦联宪法,一直到联邦宪法生效,首都一直都在费城。
宾夕法尼亚的地理位置也与它的这个绰号很相称。在当时的13个英属殖民地中,宾夕法尼亚的位置正好在中间,距离对人们的交流和贸易起着决定性的作用,这也是费城被选为大陆会议会址的原因。
在制定联邦宪法的过程中,宾夕法尼亚的多数人支持联邦制,他们曾经希望把未来的国都仍然设在费城。但是宾夕法尼亚在批准联邦宪法的时候比特拉华州落后了6天,所以在联邦各州的排名当中落到了第二位。这里面还有一段小故事。
宾夕法尼亚当时属于面积大和人口多的大州,在美国的第一次人口普查时,宾夕法尼亚的人口只少于弗吉尼亚和马萨诸塞,是第三大州。反对联邦制的势力在这些州里都比较强大,他们普遍认为建立联邦制中央政府对小州有利,大州比较吃亏。在宾夕法尼亚召开批准联邦宪法的会议时,大约三分之一的代表是反对派,以至于人们要到城里的小酒馆去挨个儿把逃会的代表抓回会场,以保证投票时达到法定的与会人数。
宾夕法尼亚还有几个昵称也都和美国建国时期的历史有关,包括“独立之州”(Independence ,“自由钟之州”(Liberty Bell 等。其中的“贵格教派之州”(Quaker 说明早期那里贵格教派的势力很大。贵格会是基督教新教的一个派别,当年和清教徒一样在英国受到迫害,所以移民到美洲。但是他们的教义在北方也不见容于主流的异教徒,因此到以费城为中心的宾夕法尼亚定居。美国独立期间最知名的人物之一,本杰明•富兰克林就是贵格教徒。现在费城独立广场还有一座贵格会的教堂,是因为与市政道路规划冲突,从附近整体搬迁过来的。
宾夕法尼亚另外一个昵称叫做“收费站之州”(Toll Booth 这个绰号与美国公路建设的历史有关。从建国伊始的18世纪末期开始,直到大兴铁路的19世纪中期,美国曾经有过五六十年建设收费公路的历史,东部各州先后上马了1500多个民营的公路建设项目,其中第一条具有规模的收费公路就位于宾夕法尼亚州,即连接费城与兰卡斯特的收费路,全长62英里,1792年开始修建,两年之后竣工通车。上个世纪高速公路成为美国陆地交通的主力,宾夕法尼法收费公路(Pennsylvania Turnpike)又领风气之先,1940年其中的一段就建成通车。
宾夕法尼亚也有几个与物产有关的昵称,其中的“石油之州”和“钢铁之州”现在大概没有几个人还会记得了,特别是钢铁生产基本上已经消失,倒是在那里留下了许多废弃的工厂,成为让人看着难受的“铁锈地带”(Rust Belt)。只有“煤炭之州”的绰号还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宾夕法尼亚的煤产量在19世纪末排名第一,几乎占全国总产量的三分之二,现在排到第四位,那里的丘陵和山区还闪耀着煤炭之州的余晖。
位于费城美国国家独立公园里的自由钟,右下插图窗外的建筑即召开大陆会议与制宪会议的独立宫(费城市政厅)
继续阅读